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SD】随时光远去(上)

*SPN+MCU的crossover,CP为盾冬+SD,冰棍组带童年SD梗:907 那集Dean偷东西被抓住时,如果他遇到了Steve,会怎么样。

*之前提过的那个脑洞,本来想填坑的,但是都没什么灵感,反而是这篇写得很快。大概……最近心情超差,跟这篇比较像吧(眼神死)

*狂冒字数,本来觉得五六千字搞定的文,写了1w多了居然只写了一半。这周内会把(下)也写完的。谢谢阅读。


那个便利店的女营业员抓住Dean的手、从他的背包里翻出面包的时候嘴里一直在说着什么,Dean没有在听,他只觉得周围的空间变得沉寂,时间也变得缓慢,每一秒仿佛都拉长到一个小时那么久。而他没有觉得羞愧也没有后悔,有的只是一种木然的迟钝。

他呆滞地站在原地,诸多念头纷至沓来:Sam要怎么办?Sam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Sam会饿吗?Sam会以为他丢下他不管就离开了吗?Sam会出来找他吗?Sam要怎么办?Sam要怎么办?

不过是那么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想了很多,可是或许又什么都没想。他甚至没有想过挣脱那只手逃离这个便利店,只是站在原地,机械地注视着营业员拿起电话想要报警。

接着警察会来,会带他走,会要求找他的监护人可是他们找不到,然后会把他送去个给犯罪的男孩子待的地方,让他就烂在那里。他想着,突然觉得心都抽紧了,鼻子和喉咙间一片酸涩:Sam要怎么办?

“女士。”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他是跟我一起的。”

Dean愣了几秒钟才猛地抬头看向那个男人。他很高,腰挺得笔直,穿着一件有点旧的格子衬衫,带着一顶深蓝色的帽子和一副墨镜,露在外面的皮肤很白,此时,带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他跟我一起的。”

“真的?”女人有些将信将疑。

“是的。”男人说,轻轻拍了拍Dean的肩膀。他身上有种东西跟John有点像,那让Dean不自禁地觉得熟悉和亲切。

“随你们。”女人耸耸肩,松开了一直抓着Dean的手,眼神中露出了一些讥诮。

男人付好了钱,和Dean一起走了出去。直到走出了便利店,Dean才完全找回了自己的呼吸,他大口地急促地喘着气,手摸向胸口,直到摸到了那个护身符,又把护身符用力地攥紧。

“我是Steve,你是?”男人说,把面包、饼干连带着一些其他的食物都放进了Dean的背包里。

“听着,我,我——”Dean说,下意识地抓着背包不放,“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你住在哪儿?”Steve继续不急不缓地说道,“你家里还有谁?”他的语气称得上温和,那种过分坚定的感觉也不会让人觉得高高在上。然后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一双海蓝色的眼睛。

Dean大口地吞咽了一下,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会还你钱的。我会尽快还。”他简短地说,说完就毫不迟疑地转身要走。

Steve没拦他。Dean走出了两步之后又停下了脚步,转头回来:“给我你的电话。我会还你钱的。”他说。

Steve注视了他几秒钟,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Dean简直不能想象,这个时代居然还会有人随身携带纸笔——他给Dean写下了一串号码,然后把那页纸撕下,连带着一些现金,一起递给了Dean。

“这是什么?”Dean没有接,他的心脏跳得猛然加快,简直就要再次喘不上气来。他觉得出奇地愤怒,又不知道这种愤怒从何而来。

Steve望着他,蓝色的眼睛中波澜不惊:“这是帮助,比你去偷、去抢、去在街头发毒品,更好的帮助。”

他太直接了,这是一种不带一点虚伪的善意。

心中的愤怒荡然无存,Dean接过,“谢谢。”他低声说。

然后他转身离开。这次,没有回头。

 

Sam正在家里等他回来。现在正是暑假,天气有些闷,Sam穿着一件从前Dean穿过的T恤,坐在床上玩了他的玩具飞机。

“吃饭了。”Dean说。

Sam下床跑到了房间外面的小客厅,对着面包扁起了嘴:“就吃这个吗?”

“是的。”Dean说,拿牛奶泡麦片时差点打碎了碗。

Sam耸了耸肩,没有多抱怨什么,安静地啃着那块面包。“你不吃吗?”他有些奇怪地问Dean。

“吃过了。”Dean说。他看着Sam啃面包的样子觉得很难过,愧疚和心酸如潮水般将他淹没,他弄丢了所有John留下的钱,所有,他还差点被报警带走——John把Sam交给了他,他唯一的任务就是照顾好Sam,他就是这样照顾Sam的吗?

“你怎么了?”Sam问,他扔下了面包,抓住Dean的手晃了晃,“Dean,怎么了?”

Sam的手小小的胖胖的软软的,Dean逐渐又觉得平静下来。他轻轻摸了摸Sam的头:“快吃东西吧。”

“嗯。”Sam松开了Dean的手,拿过了那碗麦片。

 

Steve给他的现金够他和Sam坚持几天,幸运的是Dean在三天后就找到了一个兼职,在一个酒吧里帮忙。酒吧的老板叫做Rick,是个整天都醉醺醺的中年男人,Dean的工作是清洗杯子和打扫整理,Rick人不错,他给的薪水不多,但好处是按天结,而且他丝毫不在意Dean还不到16岁这件事。

不过这也意味着,Dean下午就要离开去上班,直到第二天凌晨才能回来。

他离开前会在整个房间都撒好盐线。Sam没有吵着要他留下,只是盘腿坐在床上,抓着毯子,眨着小狗一样的眼神望着他。

“你早上会回来的,对吧,Dean?”Sam问。

“会的,Sammy,等你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回来了。”Dean说。他给了Sam一个拥抱,又轻轻亲了亲Sam的额头。

他算过了钱,他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后他就够钱给Sam买一架新的玩具飞机了,Sam已经眼馋了那么久。

“你会自己好好地待在家里,自己吃晚饭?”他问。

“会的,Dean。”Sam答。他注视着Dean离开,丢开被子,躺到了床上。

好好待在家里,按时吃晚饭,前几天他也的确是这样做的。

他们搬来这里不过两个月,一切都很陌生,Sam没有熟识的朋友,更没有什么来往亲近的人,他没有Dean独自度过的第一晚根本睡不着,但是几天之后,他会在Dean上班之后,自己悄悄地溜出去。

不去找谁,不去做什么,就自己在街上走走,或者干脆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看其他人,一家人,恋人,或是一个人,从他跟前走过。他喜欢那个公园、那个椅子,那里面对着一大块草坪,有人在上面铺着毯子野餐,或是放风筝,也有鸽子停在不远处,他每次都会带些面包出门,把面包屑扔给鸽子。

那天晚上回去的时候,他没想到自己会遇到Jack他们几个。Sam本来想绕道走,直到他听到Jack骂出“怪胎”这个词。他狠狠揍了Jack两拳,然后被其他几个人按着揍他也不后悔,不认输,只是咬着牙,抓着机会揍回去。

有谁往他眼睛上揍了一拳,或者是Jack,或者是Jimmy,Sam不知道,但是他的眼睛有些看不清东西了,眼前闪着模模糊糊的亮晶晶的其他色彩。

甚至已经没有拳脚落在他身上了,他都没有感觉到,只顾着咬紧牙往外挥出拳头。

他的拳头落在另一个人手里,那手很大,很温暖。Sam努力地睁大眼睛,看到了一个绿眼睛的男人正蹲在他跟前,“没事了。”男人说,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你怎么样?”另一个男人说,也蹲了下来,有些担心地朝他伸出手,看了看他脸上的伤。“我是Steve,”男人说,“你记得你爸妈的电话吗?”

Sam觉得鼻子一酸,差点流下眼泪来——被Jack他们打得再疼的时候他都不会想哭,可是现在,他要强忍住才能让眼泪不往下淌。“不。”他说。

“他们打你,为什么不认输,不求饶?”先前那个绿眼睛的男人问。

“他们又不可能揍上一整晚。”Sam说。

男人笑了起来,“听起来真是熟悉,对吧,Steve?”他说,一只手就轻轻松松地把Sam抱了起来,“我是Bucky。现在,让我们去处理下伤口吧。”

 

Steve和Bucky就住在Sam他们的同一条街上。他们的房子不算大,一个客厅、一个卧室,房间里也没有太多带有他们个人印记的东西——这种感觉太熟悉了,Sam马上就有了判断:一个出租屋,他们不会在这里住上很久。

Bucky拿出了一个不小的药箱,给Sam擦药。Sam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是一个金属的义肢,只是出奇地灵活与精准。他的动作很轻柔,Sam却仍然忍不住龇牙咧嘴,又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Steve检查了他的手臂跟胸口,他说他只有些皮外伤,用不上几天就好了,“相信我,我很有经验。”他说,微笑了下。

回到房间之后他就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一头金发。Bucky则是棕色的头发,很长,被他在后面扎了起来。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小男子汉?”Bucky说,去冰箱拿了些冰,给Sam敷着眼睛,那里肿得厉害。

Dean和John都严厉地跟他说过,他不能告诉陌生人自己的名字,但是Sam想,他已经认识Steve和Bucky了,他们不算陌生人。“我叫Sam。”他说。

“你跟我的一位朋友一个名字。”Steve笑了,“那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战士,也是最值得尊重的朋友。”

Sam能从Steve的笑容里看到他对那位“Sam”的纯粹的信任,那让他觉得有些期待又有些难过:他没有这样的朋友,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有这样的一个朋友。

“所以,Sam,吃过晚饭了吗?”Bucky说。

Sam点点头。“吃过了。”他低声说。谎话,他还没有吃。

“吃过了也跟我们一起再吃一点吧。”Steve说,“这家的热狗很棒。”

他给了Sam一罐可乐,从袋子里拿出了热狗,三人每人一个。

Sam的牙有些疼,嘴角还肿着,咀嚼总是能牵动着伤口,但是,Steve说得没错,这个热狗很好吃。他在这个出租屋里,和两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一起吃晚饭,他鼻青脸肿、身上到处都疼,可是Sam觉得这里很温暖,这个夜晚很美好。

Steve会问些问题,比如Sam推荐的电影、喜欢的歌手、爱看的卡通片,他甚至还会把Sam的答案记录到一个小本子上,那让Sam有种由衷的自豪感,好像他真的帮上了忙;他也会问起这个小城,得知最近会有棒球比赛的时候他非常激动,对Bucky说他们绝对不该错过这场比赛。Bucky话不多,他时常会带着一种奇异的与世界的疏离感,可是他会因为Steve的话而微笑。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角会呈现出一些细小的纹路,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无比鲜活。

吃完了热狗,Steve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块芝士蛋糕,给三个人各切了一块。

“Sam,他们为什么要打你?”Bucky突然问。

Sam耸了耸肩,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满不在乎些,“我先动的手。”他顿了顿,用小勺子戳了戳芝士蛋糕,“他们说我是怪胎。”

“那没什么。”Steve说,“别人评判不了你真正是什么人。”

“所以,我没做错?”Sam睁大眼睛望着他,他的眼睛很疼,他仍然用力地睁大着。

Steve沉默了几秒钟,“实际上,你不该让自己陷入险境——好吧,我想我没资格对你说这些,毕竟,我从前也总是挨揍的那个。”

Bucky似乎想到了什么,噗嗤笑出了声。他摇了摇头,正色道:“我想我有资格?毕竟,我从前是给你上药的那个。Sam,”他望向了Sam,“做没做错或者是否值得都要你自己给出答案,只是,下次在这样做的时候,确信你知道,在意你的人,会为你的伤难过。”

Sam的心沉了下去,他第一个想到了Dean。是啊,Dean看到了他的伤口会怎样?他会愤怒地想要杀了Jack他们,或者心疼地恨不得所有伤口都在他身上,然后,他会埋怨自己,因为他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Sam,可这压根就不关他的事。

“怎么了?”Steve柔声问。

“这感觉不好。这让我觉得,是我做错了。”Sam轻声嘟囔着,声音中都染上了一点点哭腔。

“是啊。会让人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混蛋。”Steve笑了,也轻轻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过了,“Sam,你住哪里?我和Bucky送你回去?”

Sam想到了那个空荡荡黑漆漆的房子,Dean不在,房间周围撒着盐线,可他还是觉得害怕——不是惧怕黑暗,也不是惧怕黑暗里的东西,只是,他惧怕于自己一个人。

他不想回去那里。

Steve已经吃完了他的芝士蛋糕,他在Sam面前蹲下了,轻轻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Sam,告诉我,你家里还有谁?”

“Dean上班去了,家里没有人。”Sam低声说。

“那是你父亲?还是哥哥?”

“我哥。”Sam说。他猛然抬起头,墨绿色的眼睛里有眼泪在打圈,“我可以等伤口好了再回去吗?Dean看到会难过的。”

“可是Dean回家之后看不到你,他会更担心。”Steve说。

Sam低下了眼。

“我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Steve道,“你受伤了,他不该让你一个人待着。”

“可是他要早上才下班。”Sam说。

“今天可以早一点。”Steve说,“你记得他的电话吗?”

Sam点点头。

 

Dean正在后厨间里洗杯子,他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接电话,然后手中的杯子就掉下去了,碎成了几片。

“Julia,帮我顶一下。”他急匆匆地说,“我有点事要先走。”

Julia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身材肥胖,看起来很凶,但是其实人再和善不过,“怎么了?”她问,去捡地上碎了的玻璃片,拍开了Dean不让他动手。

“是Sammy,我弟。”Dean说。他觉得心乱如麻。给他电话的人说Sam有了一点小伤,“小伤”?他还很小,甚至发烧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冷静点,他出了什么事?冷静点,Dean!”Julia往他后背上拍了一下,“你这样冒冒失失地冲出去,想出车祸吗?”

Dean使劲呼吸了一下,“我去找他。不,我先去跟Rick说一声——”

“你走吧,我去给他说。”Julia道,“路上小心点。”

Dean点点头,轻轻搂住Julia的肩膀抱了她一下,马上就冲了出去。

Sam受伤了,而且他在一个陌生人家里,想到这点Dean简直就要发疯,他恨自己不能跑得再快一些。

敲开那扇门的时候他愣了一下:“Steve?”他冲口就叫出了这个名字——他记得这个人,当然记得,他的写着一串电话号码的纸还压在家里的桌上。

“你就是Dean?Sam他哥?”Steve也愣了一下,马上让出了门。

“Sam呢?”Dean问,他紧张得要命,简直就要过呼吸了。

“在房间里。”另一个男人说,站在房间门口朝里面指了指,“他喝了点牛奶,睡着了。”

Dean马上冲进了房间,Sam正躺在床上,盖着一块毯子,胖乎乎的小手抓着毯子的边缘。他的眼睛肿了一大块,露在外面的胳膊上也是,Dean只觉得鼻子一酸,喉咙口都被堵住了。他不该去上班的,他不该接受那份愚蠢的工作,他应该陪着Sam,这样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他没事。”那个长发的男人打量着他,开口说道,“你看起来更像有事的样子。”

“抱歉。”Dean抹了一把脸,“我是说,谢谢你们,我带他回去。”

Sam在这时醒了,“Dean。”他说,马上坐了起来,又因为自己的动作咧了一下嘴。

Dean只觉得全身的血在这瞬间都一下子冲到了头顶:“是哪个狗娘养的——”

“Dean!”Steve提高声音打断了他。

Dean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Sam,我们该回去了。”

Sam点点头,他下床穿好鞋子,Dean想要背他,他摇摇头拒绝了,自己一瘸一拐地走到Dean旁边,扯住了他的手。

“我们送你们回去。”长发的男人说道。

“谢谢,Bucky。”Sam说。

四人一路走了回去,没人说话,Dean心烦意乱,几百个念头都在心里飞来飞去。到家之后Dean看着Sam上了床,才去送Steve和Bucky下楼。“听着,谢谢你们,Steve,我会还你钱的,我会尽快还你钱——”

“我不需要你尽快还我钱。”Steve说,“Dean,你在酒吧打工?你满十六岁了吗?”

十六岁。Dean在心中冷漠地大笑。

“我跟你过的生活不一样。”他勉强说道。

“Dean。”Bucky突然叫住了他。

Dean抬起头。

“你是一个好哥哥。”Bucky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已经做到最好了,你已经做了所有你能做的事,这不是你的错,你是一个好哥哥。”

Dean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意识到他正在无声地流眼泪。

Steve又拿了些钱在他手里,他说了些什么,但是Dean已经没有在听了。他抓着Steve的钱,一边流着泪一边胡乱地点着头。

他想,或许这是他一辈子里最难熬的一个晚上。

 

Dean辞掉了酒吧的工作。Julia塞了些水果给他,说会帮他留意下有没有其他地方需要兼职。他回家的时候,还未开门就听到里面传出了Sam的笑声。

Sam已经有很久,没这么开心地笑过了?

“Bucky买了水果给我吃。”见Dean回来了,Sam笑着对他说。他的眼睛仍然肿着,透出了一些青紫,嘴角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早上擦药时也没喊过疼。

Bucky正靠着房间里的柜子站着,左手上带着黑色的皮手套,头发没扎起来,被他随意地别到了脑后。“很甜,我挑这个可有一手。”他说。

“谢谢,伙计。”Dean冲他笑了笑,“我把工作辞掉了。”他故作轻松地说。

“这么说,晚上你也有时间了。Steve说晚上会做苹果派,”Bucky道,“他现在正在采购原料——怎么样,可以邀请你们共进晚餐吗?”

Dean想要拒绝,可是Sam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派!”他叫道,“Dean最喜欢派啦。”

“那就说定了。”Bucky道,“我和Steve刚来这里不到一周,很高兴交些本地朋友,带我们快点熟悉这里。Dean,你会带着Sam按时过来吃晚饭的,对吧?”

Dean看着Sam雀跃的脸,最后点了点头。

 

Sam为这个晚饭邀请表现得兴奋不已,Dean把Julia拿给他的水果洗好了,放在了一个盘子里,想着等下带去Steve和Bucky那里。

他最终还是给Bobby打了个电话。Bobby没说什么,只说明天会过来一趟。

“Bucky的金属手臂超酷。Steve呢,他的胸肌有那——么大。”Sam说,一边说一边比划个不停。

“爸说我们不该去别人家里做客。”Dean尽量耐着性子说道,“你甚至压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人类。”

Sam的脸上瞬间闪过了嘲讽:“他说的事情足够多了。”

“别那么说他,他毕竟是——”Dean的话被说完,Sam捂着眼睛上的伤抽了口气,Dean马上凑过去看,又去拿出了冰块,给他敷眼睛。

五点时他和Sam敲开了Steve公寓的门。Bucky开的门,Steve从厨房里跟他们匆匆打了声招呼又去忙活了,Bucky给Sam和Dean倒了饮料,又兴致勃勃地拿过了一个手柄晃了晃,“我搞到了一台游戏机。”

Dean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那台任天堂:“哥们,这玩意看起来比你都要老了。”

“这可不可能。”Bucky耸了耸肩,“好玩就好了。三局两胜,怎么样?”他冲Sam挑了挑眉。Sam大声笑着说“好”,抓过了另一个手柄。

Bucky输了第一局,然后接连赢了五局。Dean按耐不住从Sam手里拿过手柄,却也一直输给Bucky。后来Steve穿着围裙也加入了战局,但是没谁再能赢过Bucky了,大家都总是输给他。

“这很有趣。”Steve由衷地说道,将手柄翻过来又转过去地看了看。

“你听起来就好像你已经九十岁了。”Dean说,却也忍不住笑了出声。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Steve说,然后扔开了手柄跳了起来:“我的苹果派!”他冲进了厨房,有焦味在房间里弥漫着。

“惨了,我有不好的预感。”Bucky摸着鼻子说,“我好像没告诉过你们,就是Steve厨艺一般——好像不该用‘一般’这次形容词,是比一般还要一般。”

“焦掉的苹果派Dean也都能吃掉。Dean最喜欢派啦。”Sam抢着说。

“我才不会!”Dean大声反驳。

但是晚饭时他忍不住吃了第二份。Steve做得苹果派里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

“这是Sarah的配方。”Steve说,“我妈妈。”他向Sam和Dean解释道,“Bucky从前就最喜欢吃Sarah做的东西。”

“妈妈”。这个单词让Sam和Dean的眼睛同时暗淡了一下。

Dean发现自己已经记不起Mary的样子了。

“你们为什么搬到这里?”Dean问,有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我和我的同事们,我们就一件事,有不同的意见,也有了不同的选择。”Steve说,有点谨慎地思索着措辞,“然后,那时我正好找到了Bucky——他的记忆有些问题,我想,不如和他一起换个环境。正好这里有些新的机会。”

“记忆问题?”Dean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Bucky,Bucky身上有时会带着些淡淡的疏离感,但他有种不会动摇的自信与笃定,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有什么“记忆问题”的人。

“是啊。”Bucky道,“我失去了关于过去的记忆,直到最近才开始渐渐恢复。”他笑了笑,“我很小时就认识Steve了,想起了Steve,就几乎想起了过去的大部分。”

“像我和Dean认识得那么久吗?”Sam说。他想,Dean也是存在在他绝大部分的记忆里。

“是的。很久很久。”Bucky轻声说。他想到了什么,和Steve对视了一眼,两人又同时笑了起来。

“你们是做什么的呢?”Sam好奇地问。

“保镖。”“私家侦探。”Steve和Bucky同时开口道。然后他们又再次同时笑出了声。“我是保镖,Bucky是私家侦探。”Steve道。

“哇哦。”Sam小小地赞叹了一声,“所以,你们知道怎么打架?”

“Steve更擅长?”Bucky耸耸肩,“我呢,金属手臂太重,我的方式可能不适用于一般人。”

“你的手臂好酷。是Stark的吗?”Dean道,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Bucky的手臂。

“不是。”Bucky说,随即闭上了嘴,他似乎不愿就这个问题多说。

“战争。”Steve低低说了一句。

“你们服役过?”Dean道,他突然明白了第一次见到Steve的时候,那种他察觉到的、和John身上有些相似的气息源自何处了,“我爸也是!”他大声道,声音中有着一种自豪感。

“是啊,我们服役过。”Steve微笑着说,“你爸……他现在在做些什么?”

Dean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猎人。他……嗯,很忙,去打猎了。我妈去世得早。所以,家里就只有我跟Sam了。”他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着,他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

Steve点点头,没有多问。

饭后他们一起吃了水果,还吃了一份冰淇淋,又玩儿了一会儿游戏,直到十点过了,Steve才提出送他们回去。

夜里的风很暖。Dean牵着Sam的手往回走,觉得这个夜晚真的很美好。

 

第二天时Bobby开了几小时车来了,他没有责怪Sam或是Dean,只是检查了Sam的伤口,确认真的没事才放下了心。他说要带他们两个回他那里去,被Dean谢绝了。

这个城市现在对Dean来说,突然有了点不同的意义。

Bobby留下了足够多的钱。他不善言辞,没说太多的话,只是嘱咐Dean有任何事都随时给他电话,嘱咐了几遍。

那之后Steve和Bucky经常会过来,往冰箱里放些牛奶或是冰淇淋,Dean说他现在已经不缺钱了可以自己买,他们也仍然如此。

等到Sam脸上的伤终于都好了的时候,Dean提出,请Steve和Bucky过来做客。

他们三人在客厅中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看电影的时候,Dean就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着,他有些手忙脚乱地抓着张从John日记里找到的Mary的苹果派的配方,把厨房弄得一团糟,面粉甚至都糊了一身——最后他还是失败了,苹果派变成了诡异的一团褐色。

Bucky大笑着,仿佛早料到了这点。“有些人天生就不是好厨子。”他说,“你至少没有把厨房烧着。”

“我也没有。”Steve说。

“真的?我可都记着呢。”Bucky用打趣的口吻说。

“只是很多烟,Bucky,我没真的把厨房烧着。”Steve也笑了起来。

他们最后叫了披萨。

每个人都吃了很多,最后大家一起歪倒在了沙发上。Bucky提议打扑克,他和Dean一组,Steve和Sam一组,他总是赢,甚至Dean牌很烂的时候他们也都能赢。

“你真的没在出老千吗?”Dean怀疑。

Bucky笑了,懒洋洋地说道:“没被发现的老千,就不算老千。”他手上的动作突然放慢了很多,Dean看着,忍不住就惊异地睁大了眼睛。

“Buck,你这是教坏小孩子。”Steve笑着摇了摇头。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Sam说,歪着头去看Bucky手上的动作,却怎么也学不会。

“我们该玩些正常的运动。”Steve道,“打篮球怎么样?”他提议,随即耸耸肩,“其实我从来没玩过。”

Sam也从来没打过,Dean也是。

“我也是。不过,好啊,打篮球,”Bucky说,“明天。”

他们又玩了会儿牌,一起玩到了很晚。Steve和Buck离开之后,Sam突然对Dean说:“这就是普通人生活的感觉吗?有人跟你在一起,有人在意你,很温暖?”

Dean没办法回答他。他试图想起自己四岁前是什么样的生活……他记不起来了。

 

第二天时他们去打篮球了。Steve很棒,Bucky也很棒,他们比赛背对着篮筐投篮,但是不管多远,两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把球扔进去。Sam就差得远了,他个子太小,怎么也扔不进去,于是Bucky用一只手就把他举得高高的,让他灌篮。Sam大笑着,他现在可以得分了。

后来换Dean和Bucky玩,他和Steve就坐在旁边休息。喝水的时候Sam看到了Jack,他带着他的那几个小伙伴从旁边经过。Sam发现自己压根不恨他了,看到他的时候,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小的时候,我也总被人叫‘怪胎’。”Steve说,“也总挨揍。”

“怎么会?”Sam说。

“我总是对一些事情看不惯,”Steve说,“比如,有人在电影院里大声说话,我就是没办法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我被揍了很多次,Bucky说他都要怀疑我是不是受虐狂了。”

他停了停,继续道:“没有谁能评判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也不需要改变任何人的看法,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Sam听得似懂非懂,但是他使劲点了点头。“我不会再跟Jack他们打架了。”他说,“我不在意他们怎么说我。”

Steve微笑了起来。

Dean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他们跟前:“我们来打二对二怎么样,我跟Bucky一组,你们两个一组?”

“好啊。”Steve欣然道,“输了的人,晚上做饭。”

最后是Dean和Bucky输了。他们吃了意面,味道有些奇怪,但是他们都吃光了。

“这时候应该有杯酒。”Bucky舔着嘴唇,懒洋洋地说道。

Steve笑着站起身去厨房间里,很快就真的拿着一瓶酒回来了。“之前Nat给我的这瓶,她说是她从俄罗斯带回来的。”

“你该早点告诉我!”Bucky惊呼道,眼睛都亮了。

“我去拿点冰块。”Steve笑道。

“哇哦。”Dean的眼睛也亮了,快速地舔了舔嘴唇。

“别给他喝酒,Bucky!”Steve从厨房里叫道。

Dean的脑袋耷拉了下来,“他看起来真的就像已经九十岁了。”他嘟囔道。

“他的确九十多岁了。”Bucky说。他还是趁着Steve不注意的时候给了Dean一口酒喝。Sam也吵着要,Bucky拿了个勺子蘸了点,Sam舔了下就咧着嘴推开了。“这不好喝。大人们为什么会喜欢喝这个?”他皱着眉说。

Dean还想要,被Bucky拒绝了。“这酒很烈,喝一口你就会醉了。”他说。

Dean不信,可是片刻之后他就倒在了沙发上。“我知道爸为什么喜欢喝酒了。”他说,脸颊都被染成了红色,自顾自傻笑了半天才继续道:“因为喝醉酒的时候,就可以忘记妈她已经不在了。”

“我也想念我妈妈。还有Sarah。我很想念她们。”Bucky说,他的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Steve轻轻叹息了一声,伸手抱住了他,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胸口。“我也是。”他低声说。

 

Sam后来总会想起那个夜晚。得知Dean只有一年生命的时候,和Lucifer一起被锁在笼子里的时候,他抱着Dean的尸体回到地堡的时候,很多很多个时候他都会想起那个晚上,想起Steve和Bucky看向对方的眼神,想起Bucky靠着Steve闭上眼的样子,想起他尝到的第一口酒的味道,想起Dean当时的微笑。

(tbc)


如果(下)不冒字数,会把这篇印成无料,短篇集和《108》本子通贩时带着一起发发。冒字数导致骑马钉排不下的话……就……再说吧……

其实还想写个30多岁的SD兄弟遇到小时候的Bucky和豆芽Steve的故事。或许会写(x)

谢谢阅读!

评论(42)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