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无差】万籁止寂(一发完)

*Brief:Bucky发现他周围的物体都会讲话,而他是唯一能听到的人。

*写给上海Stucky茶会的文,谢谢主办方,昨天真的玩的非常非常非常开心,希望明年能有机会再聚。标题是亲爱的伐总帮我想的XDDD,偏后部分也有茶总和伐总的一些建议,非常感谢。写文的时候还没看到队三,对Bucky的性格有太多自我脑补在,希望GNS不要嫌弃orz


(上)

闹钟响起的时候Bucky睁开眼,Steve的脸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他的任何颜料或是语言也难描绘其万一的蓝色的眼睛就那样微微眯起,给了Bucky一个微笑。

“嘿,Boyfriend,在想什么?”Steve用带着点懒洋洋的声调说道,他半直起身,轻轻吻了下Bucky的嘴唇,伸手按下了闹钟。

Steve的吻美好得像清晨的阳光,Bucky原本紧绷起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放松下来。“笔记本。”他说。

这个回答让Steve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但是他很快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了放在最上面的那本笔记本,连带着一支笔,一起递给了Bucky。

“继续你的秘密日记吧。”他笑笑说,走下了床,赤着脚走去衣柜前拿T恤。

Bucky起身坐在床上翻开了本子,在新的一页写:

Steve是你的男朋友,他可以亲你,你也该亲他。亲吻很美好。

他们昨晚刚刚从“最好的朋友”变成“可以分享亲吻的恋人”,事实上,Bucky其实还没有完全习惯“最好的朋友”这个身份,更别提“男朋友”了。

他该继续睡一会儿,他想着,顺手把笔记本压到了枕头旁边,重新躺好,拉高了被子。

毕竟时间还早,如果不是他听到了Steve的闹钟正在讲话这件事,他大概真的睡得着。

……没错,就是那个长方形的、灰色的、铃声也中规中矩的、用Tony的话说“带着点老古董气质”的闹钟,正在用一个清晰响亮的男声说道:“早安,大家!笔记本,Bucky写了什么?”

什。么。鬼。

Bucky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压在枕头下的枪已经拿在手里,保险拉开,枪口正对着……嗯,床头柜上的闹钟。

房间中陷入了一片安静,针掉到地上都听得到。

“Bucky?”Steve叫道。他正站在衣柜前面,此时回头看向Bucky,轻轻皱眉。

Bucky眯着眼盯着闹钟,那个邪恶的物体此时看起来安静乖巧。“Steve,刚刚听到了什么声音吗?”他谨慎地发问。

“声音?没有,没谁说话,这里一直很安静。”Steve说,他表现得沉着而清醒,好像他的男朋友拿着一柄枪指着一个闹钟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Bucky放下了枪。或许只是他听错了,他想。然后他听到闹钟——就是那个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闹钟长长吁了口气说:“吓死我了,还以为Bucky能听到我们说话呢!”

……很好,他需要把“Steve的闹钟会说话”这件事记到他的小本本上去,以防止下次听到闹钟声音的时候,他开枪将闹钟就地击毙。

在他真的动笔之前,他听到枕头下面的笔记本说:“Bucky写Steve是他的男朋友,他可以亲Bucky,Bucky也该亲他,亲吻很美好——哦,我的心要融化了!”

台灯发出了一声哀嚎:“天哪!Bucky他怕他忘了这个,他怕他忘了Steve已经是他的男朋友了!我觉得我要哭了!”

相框马上说:“他不该自己一个人待着,这是他们睡在一起的第一个早晨,他该和队长一起去晨跑——今天天气超级好,他会喜欢清晨的阳光的。”

“是啊是啊,去晨跑,去晨跑!”一片附和声传来,从柜子桌子椅子到窗帘再到天花板上的吊灯,房间里的许多物体,一起开口嚷嚷着。

Bucky握着枪柄的手泛起了青筋。

Steve对一切声音表现得无知无觉,好像他压根什么都听不到,一切正常。他没有对“Bucky大早上拿着柄枪指着闹钟”这件事追问过多(事实上这让Bucky松了一口气),又转过身,注意力重新转回了衣柜中整整齐齐挂着的那一排印着神盾局LOGO的T恤上。

Bucky发誓他听到每一件T恤都在争相吵着嚷着“选我选我选我”。

最后被Steve拿在手上的那件T恤用胜利者的语调说:“队长选了我!”它还在Steve把它套到身上之后神秘兮兮地说:“我觉得队长胸更大了哦。”

Bucky有些无语。他把枪重新扔回到了枕头下面,使劲抹了一把脸。

顺说,Bucky的被子和枕头正在用充满着诱惑的声音此起彼伏地碎碎念着:“回来睡啊,回来睡啦,你还是想睡觉的对不对,快来回到我们的怀抱里呀。”

Bucky打了个冷战,嫌弃非常,睡意全无。

“一起去晨跑?”他开口道。

Steve的眼睛里闪过惊喜。“好啊。”他笑着说,顺便回身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瞬间照了进来,将各个空间铺满。房间里的物体们说得没错,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


好消息是离开复仇者大厦之后,所有嘈杂的声音都不见了。所以,晨跑很棒。

坏消息是回到复仇者大厦之后,所有嘈杂的声音又都回来了。所以,早餐不是一般吵。

咖啡机:“Tony、Tony,我煮好啦,快来喝我!”

冰箱:“牛奶还有两天就过期了,他们是忘了吗?Bucky Bucky别忘了我啊!”

微波炉:“叮!香喷喷的蛋挞热好了哦!”

Steve:“草莓果酱怎么样,Bucky?”

……Bucky迟了片刻才意识到是Steve在问他话。“好。”他说,有些呆滞地接过Steve递过来的抹好了草莓果酱的面包,后者有些担心地多看了他几眼,然而什么都没说。

Steve已经认识过了从噩梦里惊醒的Bucky,也认识过了为一个模糊的记忆疯狂翻动所有笔记本的Bucky,或者是抱着拉开着保险的枪醒来的Bucky,现在的这个Bucky不是那个让他觉得该大惊小怪的。

Tony打着哈欠挪动到咖啡机旁给自己倒咖啡,咖啡机在Tony的手指触碰到它的瞬间就开始兴奋地尖叫。所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对吧,不过就是一些声音而已。Bucky想着,把面包塞到了嘴里。

“Bucky今天怎么怪怪的?”被Steve拿在手里的餐叉说。然后餐叉大声嘶吼着:“嗷我碰到了队长的嘴唇!”

“我弯了,Bucky把我掰弯了。”Bucky手里的已经字面意义弯了的餐叉开开心心地说,完全不知道它到底在开心什么。

“哇哦,你干嘛?”正端着杯咖啡想要溜回实验室继续奋战的Tony看着Bucky手上弯了的餐刀说,他挑了挑眉,马上有了个合理猜测:“你该不会是觉得我打扰了你和你的男朋友吃早餐?好了好了这就走。”

“什么?Bucky不希望别人打扰他和队长吃早餐吗?”还带着起床气的Clint一边往餐桌前走一边说道,下一刻,他也马上有了个合理猜测:“……等等,你们该不会想要在这里亲热吧?”

“亲热!亲热!亲热!!!”房间里瞬间沸腾了,差不多是所有物体(甚至包括Steve餐盘里的单面煎蛋)都在兴高采烈地叫道。

Bucky默默地掏出了笔记本翻到了第二页,把上面写着的话默读三遍:

Stark和Barton都是队友,他们很烦,他们很蠢,但他们是队友,别打他们。

“Bucky又在看他的小本本了!”Clint满脸怀疑地说,“他是不是在上面写满了骂人话?”

Steve笑着接过了话:“没有骂人话,也没有谁会在吃饭的地方亲热——你真的还想吃到我做的早餐吗,Clint?”他一边说着,一边面不改色地递了另一柄餐叉给Bucky。

Bucky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去冰箱前面,拿出了那盒据冰箱所说就要过期了的牛奶。“我以为你要抛弃我了,Bucky……”牛奶在他手里感激涕零道。

突然有点嫌弃,不想喝了是怎么回事。


这些天的纽约很是平静,外星生物们不来串门,邪恶反派们不来捣乱,科学家们安分守己。Clint蹭完了早饭就离开了,Tony也是,很快,起居室里再次只剩下了Bucky和Steve两个人。

Steve平日里话不多,Bucky更是难得开口,起居室里很是安静——只针对Steve。对Bucky而言,这里简直热闹得要命。

Bucky一声不吭地默默听着房间中的物体们各种闲聊八卦,直到他听到Bruce的茶杯说:“哇哦,你们快注意队长的表情!”

Steve的表情?Bucky扭过头,正对上Steve望向他的眼神——后者如此专注地注视着他,仿佛此时全部的精力,都用在这个最最简单的动作中了,仿佛,Bucky值得他看上很久很久。

“他总是这么看着Bucky。”茶几说。

“目光太用力了哟,队长。”花瓶说。

“Bucky脸红啦。”电视宣布。

“他们要亲亲了吗?”摄像头从高处急切地叫道。

Bucky黑着脸站起身。“训练场?”他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金属手臂。

“好。”Steve欣然道,他偏过头,“Bucky,今天心情不错?”

Bucky纠结了一下,最后他说:“是的。”

他没说出他的新的小秘密。


(中)

一个月之前Steve找回Bucky、带他回到了纽约的复仇者大厦,这一个月间,训练场是他们待得最久的地方。最开始时他们很少说话,Bucky会回答Steve的问题,用简短的方式,但是他基本上不会主动开口说什么。大多时候他总是在发呆,偶尔突然间忆起了什么,就马上趁着模糊的记忆消逝之前,抓过他的笔记本。

他的小本子已经有十四本了。Steve看过第一本,他甚至只看过了第一页,就马上红了眼眶。

庆幸还有训练场。训练场是个好地方,能让他流汗,能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更多,能让他睡得更好。Bucky喜欢训练场,他喜欢在训练场里和Steve对打,专注,释放,毫无保留。

但是他真的不希望在自己专心致志想要放倒Steve的时候,听到垫子和沙包们替他和Steve加油的声音。

地上放着的矿泉水瓶们甚至还在给他和Steve的动作做解说:“Steve踹了Bucky一脚Bucky压着Steve的腿打他的脸Steve避过了这拳翻过了身,Blablabla,blablabla。”

然后几个矿泉水瓶因为“他和Steve谁的动作更好看”这个话题争吵起来了。

“有人有点不专心。”Steve笑着挑了挑眉,他单膝跪地,膝盖正压在Bucky的金属手臂上,同时手按住了Bucky的胸口,把对方牢牢固定在了地上。

Bucky瞪着眼睛,有些沮丧地舔了下嘴唇,好吧,他今天肯定是没有机会能赢Steve了。

好消息是那几瓶水终于不吵了,它们都在尖叫着“队长让Bucky没办法专心”。假的,Bucky想,分明是你们让我没办法专心。

“在想什么?不打算专心点吗?”Steve道,他伸出手在Bucky眼前晃晃,轻轻探下身拉近了些距离,湛蓝色的眼睛在Bucky面前越来越近。

“不如一起分心来得快。”Bucky说,毫不犹豫地伸手把Steve扯到了一个亲吻里。

吻着Steve的时候他想他需要他的小本子,他要在“亲吻很美好”那句外面加上一个表示强调的框框再加多几个感叹号:不只是美好,亲吻简直是见鬼的美好的要命。

美好到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说话,周围只剩下一片安静。

只是这安静没持续太久,复仇者的警报声响起来了。“Rogers队长,Barnes先生,纽约正在遭受一些仿生机器人混乱,建议集结复仇者。”Jarvis说道。

沙袋、垫子、矿泉水瓶都齐声嚷嚷着抗议起来。好吧,抗议无效,Steve最后恋恋不舍地在Bucky的嘴唇上啄吻了一下,率先起身,向Bucky伸出了手。


他们很快回房间穿好了制服。“准备好跟着美国队长一起赴汤蹈火了吗?”一个和Steve非常相似的声音从Bucky背后传来。

这句话让Bucky下意识地紧绷。他回过头望去,突然意识到,说话的不是Steve,而是Steve手上的星盾。

舒缓和熟悉的温暖感在他脑海间扩散开来。“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伙子,打架从来不会躲,我追随他。”他记得这句话,他想要微笑。

房间里,复仇者们已经聚齐了。

“一帮战斗力五的渣滓,看我轻轻松干翻他们!”Tony的盔甲嚣张地说。

“赶紧打完,我还想睡觉呢。”Clint的弓打着哈欠说道。

“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我出场的机会,我想出场,让我出场啊!”Bruce的——嗯,特制版短裤在Bruce的外裤里面吼道。

Bucky突然间意识到,他的作战服或者枪械或者其他武器,都没有开口说话!莫非他们也是不喜欢说话的?像他一样?这倒是很合他意,他才不想带着一些话痨上战场。

然后他听到他的制服说:“我冬狂拽酷霸天!”

他背上的机枪说:“我冬360°无死角!”

他口袋里的小炸弹说:“我冬帅到要炸裂!”

他腿上别着的匕首说:“我冬无敌最俊朗!”

他腰上的腰带说:“我冬是不是胖了?”

他的制服说:“我冬只是帅得更加有分量!”

“没错。”“对就是这样。”“我冬今天仍然这么帅。”“我冬今天比昨天还要帅。”他身上的所有物件们七嘴八舌地说。

“嘿,你还好?”Steve说,他的男朋友正咬着牙站在原地,脸色铁青,他有种奇怪的错觉,好像自己的男友分分钟要拿下所有武器、脱掉所有衣服然后裸奔一样。

“没什么。”Bucky黑着脸说,率先冲出了复仇者大楼。


他们在夜幕降临后回到了房间里。Steve在前面,Bucky在后面。刚进房间,Steve就愤怒地把自己的头盔摔到了地上。

Bucky听到头盔大叫了一声:“我摔倒了,要队长亲亲才肯起来。”Steve才不会亲你呢,Bucky想。

“发生了什么?”吊灯马上发问。

“Bucky没有听从队长的命令,他擅自离队,自己去干掉了机器人的核心控制装置,但是差点被自爆波及。没有受伤是他运气好,他差点死了。”星盾叹了口气,说道。

星盾的声音和Steve太过相似,听着这个声音重复刚刚发生的一切,Bucky觉得自己简直十恶不赦。

“队长气坏了,他现在呼吸都快了太多。”Steve的制服说,随即压低了声音:“队长生气的时候胸会变大你们知道吗?”

Bucky脸黑了,忍不住恼火地去拽Steve制服的上衣。

“干嘛?”Steve皱着眉,瞪着眼睛回头看他。

“脱掉。”Bucky耐着性子说。

Steve愣了几秒钟。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继续生气了吗!?”他愤怒地吼道,拽过Bucky狠狠地亲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才不会!”他愤怒地宣布。

“我也要被脱掉了吗?可是我还没黏够队长的屁股呢。啊!还有队长的腿!不要分开我和队长!”制服裤子说。

“……裤子!也脱掉!”Bucky真的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脱掉Steve的裤子。

Steve再次愣了几秒钟——那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脱掉了制服,“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揭过,我们之后还是要讨论下这个问题的!”Steve正义凛然地说,几近凶狠地抓过Bucky,亲吻他的嘴唇,“我才不会被这个收买!”他气呼呼地总结。

好吧,事情的发展和Bucky想得不太一样,但是,这样也不错。Bucky毫不犹豫地搂住Steve的腰把他拉得更近,这个初时用力的吻逐渐变得甜蜜缠绵又热情洋溢。

“他们要滚床单了吗?”床单超级兴奋地叫道,“快来滚我啊!”

……。

Bucky简直是花光了他所有的自制力才终于把自己和Steve从亲吻中分开。“介意出去开个房吗?”他说,注视着Steve,用一种缓慢的方式舔过自己的嘴唇,“我们该离开这里,去开个房,Boyfriend。”他特意强调了最后那个词。

Steve看着他好像他已经疯了。“Jerk。”他最后深呼吸了几下,简直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同意这个点子。

房间里的物体们纷纷说着“看不出Bucky还挺会玩儿”,Bucky决定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第二天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写:

Steve是你的男朋友,你很爱他,他喜欢亲吻,他喜欢和你在一起,你也一样。

下面是一行小字:

开房不赖。


Steve没有食言,他的确不会被任何东西收买,那之后他和Bucky进行了一次很严肃的谈话。大多数时候他们两人对峙着、谁都没开口,甚至复仇者大厦里从来都话很多的那些物体都安静了下来。

“那不是你的错。”Steve说。

“你已经安全了。你不能永远活在过去里。”Steve说。

“如果你只是想着把自己的命献出去,那才是你的懦弱。”Steve说。

他看起来那么坚强、无坚不摧,却又带着些难以察觉的脆弱。

事实上Steve想表达的一切Bucky都懂。那些话他甚至曾经都对自己说过,就在他的笔记本上——不是他的错,他知道这点。

他只是没办法,就那么轻易地走过去。

第6本笔记本上有14个名字,Bucky能记起的他的每一个命令、那每一个人,但是有更多人因为他而死,其中很多人他不知道名字,很多人他想他或许已经不记得了。

“你曾经在征兵简历上造假,那是犯罪。”Bucky突然说。“你会死的,你想过吗?”

Steve沉默片刻。最后他说:“Bucky,我尊重你,我会尊重你的一切选择,只要你认为那是值得的。只是,别拒绝让我和你一起——所有的一切,我和你一起承担。”Steve说。他握着Bucky的手,望进了Bucky的眼睛里。

一切就突然间变得“私人”起来。Bucky能懂,九十余年的过去纠结在一起,他们不会允许对方一个人,换了他也是一样。

可是他有时又希望,自己只是一个人。

那场谈话的最后,Steve皱着眉,有些固执又不容退让地抿起嘴,他的表情让Bucky想到了八十多年前、还没有血清的那个Steve,更加倔强,更加固执。

“Bucky,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服从。作为团队的指挥者,如果你不能做到服从我的命令,我不会再允许你参与战斗。”Steve说,他紧紧地盯着Bucky,看起来不容拒绝。

“好。”Bucky说。

他说了好,但是Steve看起来仍然有些难过。他垂下了头紧紧闭起眼,拳头也紧紧握住,好像正在承受着什么痛苦。

下一场战斗来得太快,Tony通过小机器人的残骸追踪到了一个属于九头蛇的信号,他们很快锁定了九头蛇的秘密据点。

Bucky答应了Steve,他就会做到——他没有不服从,但是他看到那个疾闪而过的影子,他没有任何犹豫就跟了上去。

二十几个人,枪,针剂,气体,金属手臂的干扰器,关机指令。

那是一个九头蛇的圈套,计划了太久,只针对他。

昏过去的时候他想,他又让Steve伤心了。


(下)

他在剧痛中醒来。

他小声呼吸着,评估着目前的状况。周围没有人,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看起来像是什么地方的地下室;他的腿受了伤,一个贯穿伤,子弹没有留在身体里,伤口仍然在渗着血。

枪械和匕首都被收走了,金属手臂被困在旁边的冲压机上,他试着用力,然而纹丝不动。

“Bucky醒了!”一个声音突然在寂静的空间里响起,那声音里带着惊喜,听起来有些熟悉——Bucky下意识地摸向了他的笔记本,笔记本还在他的口袋里,那是笔记本的声音。

“他还在流血……他知道口袋里有止血喷雾吗?”他的腰带说道。

Bucky深吸了口气,他突然想要微笑。

这里不是复仇者大厦,他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仍然能听到这些声音,但是,现在他在一个冰冷阴暗的地下室里,他在流血,他的金属手臂被锁住了,他全身都虚弱得要命,他却仍然因为一些声音,想要微笑。

“我能听到你们说话。”Bucky说。

他没得到回应,所有的物体突然间都沉默了,就好像之前他听到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止血喷雾,在哪个口袋里?”他说,“我没疯,从几天前开始,我能听到你们说话。”

他又等了几秒钟,然后整个空间突然被许多个声音所充满。

“你能听得到我们?天哪,你能听到我们!”

“Bucky能听到我们?真的能听到?现在能听到我在说话吗?”

“我冬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一瞬间响起的声音太多,Bucky甚至都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

“安静!”一个声音响起——很像Steve的声音,和Steve一样,带着些固执与严肃。Bucky回过头,看到了Steve的星盾,正放在他的斜后方。“别问没用的问题。止血喷雾呢?”星盾说。

“我在右边的第一个口袋。”止血喷雾马上回答。

“我是阿司匹林,我也在那里,Bucky,你会需要我。”阿司匹林说道。

Bucky打开了那个口袋,拿出了止血喷雾,喷到伤口上;他把阿司匹林拿在手上,白色的药片对他说:“吃掉我,Bucky。”

他想这种药物或许对他的身体无甚意义,但他还是吞了三片。有点苦。

“你右边的口袋里还有巧克力,队长放进来的,如果你需要补充能量的话。”巧克力说。

“为什么你没跟Steve在一起?”Bucky问,他回过身,右手正好堪堪够到星盾,将之拿到了身前。

“九头蛇想带走你,队长在最后的时候把我扔出来了,毁掉了一个引擎,但还不够,直升机仍然起飞了。”星盾说。“不过放心,他会找到我们的。”

“或者队长已经来了。”Bucky的制服扣子说,“看守你的四个九头蛇刚刚接到了什么命令,他们全都离开了。”

Bucky点点头。“谁知道这是哪儿?”

“我是指南针,一直在记录方向。”另一个声音从Bucky的口袋里传来,Bucky简直不知道Steve给他的口袋里到底塞了多少东西,“我们应该在堪萨斯州。”

“我昏迷了多久?”Bucky说。

“两天,他们向你注射了什么药剂。”星盾回答他。

“好。”Bucky说。金属手臂仍然无法活动,但是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他的右手握着星盾,觉得上面还有Steve的温度。

“你要做什么?”星盾有些迟疑地开口,“Bucky,别,别那么做!”他的声音逐渐提高,到了最后,几近是在呼喊。

然而Bucky几乎没有犹豫,他的右手握紧星盾,用力地精准地砸向了他的金属手臂的一个合页。

很痛。痛到他的眼前几乎黑了片刻。

“Bucky,别这么做!你在伤害你自己!”星盾急促地叫道。他和Steve的声音太像了,让Bucky觉得好像是Steve在和他说话。

“我没有别的选择。干扰器、指令还有别的,九头蛇永远会通过金属手臂控制我。我不会再被九头蛇控制。我不能。”Bucky说。眼前的黑暗散去,他大口呼吸着。

“金属手臂连着你的神经,你会在砍断金属手臂之前就死的!”星盾说,他听起来愤怒又难过。

Bucky摇摇头。“我不会。”他平静地开口道。“Steve在等我,我不会。”

“这不是在伤害我自己。我不会再让九头蛇控制我。”他重复了一遍,重新将星盾在手中牢牢紧握,“我不会忘记任何人。我不会让这一切再重来一遍。”

他如此坚定。

没有任何物体开口了,地下室重新变得逼仄又沉闷。

Bucky深呼口气,他拿着星盾,对准着金属手臂的那个合页的缝隙,星盾的边缘很锋利,他想他总归做得到,他能做得到,他会离开这里,他会出现在Steve面前告知他一切安好,他会保留着这一切的记忆,他所有的小本子上面记载着的,或是没有记下的。

可能会很痛,但是他能做到这个。

“停止!”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停止,你这是在自杀。”声音带着些生涩,仿佛声音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

这是Bucky的金属手臂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会说话。”Bucky愣了下。

“我们都没听到过——你为什么从来不说话?”Bucky的腰带问道。

“因为没人会想听到我。”金属手臂用一种毫不在意的声音不耐烦地说道。“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死掉吗?然后让Rogers一辈子都活在痛不欲生里?”

Bucky没回答,他只是握紧了星盾。

“最上面的那个合页,你应该能摸到一个螺丝。”金属手臂最后有些别扭地说道。

“你在教他如何拆掉你自己?”星盾说。

“所以我看起来像是在干什么?”金属手臂反问道。

“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星盾嘟囔着。但是Bucky终于放下了他,这又让他终于舒了口气。

“Bucky,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需要再来点巧克力吗?”他的制服问道。

Bucky摇摇头。他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他失去了很多血,他这么久都没有喝过一口水,他在撑着,他需要在自己撑不住之前离开这里。

“我摸到了螺丝,告诉我怎么做。”他说。

“拆掉它。旁边有一根线,弄断。”金属手臂说。

他依言做了。

“疼吗?”星盾问。

他听起来太像Steve了。这让Bucky觉得鼻子一酸,他想要流泪。

Bucky摇了摇头。“笔记本。”他说,“说点什么……就说些什么。别让我昏过去。”

“说些什么?是的,说些。”笔记本说,他听起来难过又紧张,“复仇者大厦里面大家都会说话,绿眼睛的神让我们说话的,他经常也会和我们聊天,我不知道你能听到我们。”

“别说这些!”Bucky的鞋子叫了起来,“说点别的,比如你自己。”

“我自己……”笔记本沉默了一下,“我是Bucky的第14本笔记本,我知道前14本写了什么,我们总是会互相交流。我记得第1本的第18页,Bucky写下了一个地址,他想起了这个地址,他以为那是他家,几个月之后,他修改了,那是Steve的地址。”

“是的,用盾牌把那里砍断,小心点,别碰到后面的线。再弄断另外那边。”金属手臂小声说着话,指导着Bucky的动作。

这里只有笔记本和金属手臂的声音。

“第3本笔记本的第24页,Bucky想起了一个未来展,他和Steve看到了可以起飞的汽车,他们有一个约会。”笔记本说。

“好了,你可以拆掉那块合页了,掰断它,或者用盾牌砍断。”金属手臂说。

“第7本的第13页,关于科尼岛的游乐园,那里有过山车,那让Steve吐了出来。Bucky写着,永远别再带Steve去坐过山车。”笔记本说。

“那是几个传感器,直接扯掉也没关系,不会疼。”金属手臂说。

“第11本的第9页,Steve找到了Bucky,他给Bucky做了晚饭,是沙拉和意面。吃着饭的时候Bucky发现Steve就要哭了,他以为Steve只是不喜欢那些食物,他在本子上写Steve不喜欢吃沙拉和意面。”笔记本说。

他们一直在说话,说了很多,没有停过。

没有别的什么插嘴,Bucky也没有说任何话,他只是听着,他没有什么表情,脸色愈加苍白,手却依然很稳。

“到最后了。你需要用星盾一下子把所有连接线砍断,所有的。”金属手臂说。“会有点疼——很疼,忍着点。”

“谢谢。”Bucky说。

他在九头蛇的这个地下洞穴,但是他不是独自在这儿。

“Bucky,我们可以等——”星盾开口,只是Bucky摇了摇头。

“不会很疼。我能承受。”他说。他曾经坐在九头蛇的椅子上感受着所有他珍惜的重要的东西一点一点离去,不会有什么比那更疼了。

他深吸口气,活动了一下握着星盾的右手。“笔记本。我的第一本第一页。”他说。

“你写着:Steve Rogers,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记得他,你爱他。”笔记本说。

是的,记得他,永远都不会忘记。Bucky想着。

星盾落下了。

Bucky咬着牙没叫出声。

他跪坐在地上,等着那痛苦消散,眼前尽是黑与金色的闪光,他几乎不能看得清。

然而他自由了。

“Bucky,你怎么样?”熟悉的声音问。

“我很好,Steve。”Bucky下意识地回答。然后他想到,那不是Steve,是星盾在问他。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他想要站起身,却膝盖一软,再次跪坐在地上,想要支撑着他的地方只剩一片虚无——他没有金属手臂了,有的只是带着伤疤、金属、各种导线的一段残骸,连接着血肉之躯,显得恐怖又残酷。

他又尝试了一次,这次他站了起来,身体还没有习惯失去金属手臂之后的平衡,他走得不稳,有些踉跄。他失去了枪械和匕首,他没有了金属手臂,他甚至没有了战斗的力气,但是他仍然将星盾在手里握紧。

他不会认输,他在为自己和Steve的未来而战。

门开了,四个人冲了进来,Bucky手里的盾牌击出、打倒了其中两个,然后和另外两个人陷入了缠斗——最后将他们都打倒之后他腿上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他一瘸一拐走向星盾,将之重新拿在手里。

“我没事。”Bucky轻声说。他觉得星盾就要哭了。

“有其他人来了。别扔出我,我保护你。”星盾说。

“不扔出你。”Bucky说。他站立着,觉得自己摇摇欲坠。

那个人冲了进来。

Bucky食言了,他没能抓住星盾,星盾掉到了地上,他觉得自己的双腿已经无法支撑住身体,就要瘫倒下去——那个人支撑住了他。

盾牌、Bucky的制服和他身上的每一个小物件,都在呼喊着叫着。

那是Steve。

Steve的制服上都是灰尘和血,腰间的制服碎裂了一片露出下面渗着血的皮肤,他把Bucky抱在怀里,那么紧地抱着,就如同他在拥抱着他的整个世界里,他所有珍视的一切。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离开了点,带着些匆忙的恐惧努力睁大眼睛仔细看向Bucky,他的手颤抖着,他摸Bucky的脸和头发,他有些忙乱地想包扎Bucky腿上的伤口,他看着金属手臂断裂的地方痛苦地闭上了眼。他在为Bucky难过,可是Bucky想要告诉他,那不疼,那不疼了。

“没事了,我找到你了,Bucky。”Steve说。他哽咽着,好像说完这句话已经花光了所有的他的气力。他亲吻Bucky的头发和颈间,亲吻他的断裂的金属手臂。

丑陋的伤疤、断开的导线、碎裂的金属残骸,一切就暴露在外面,残缺又残忍。

可是亲吻,亲吻又这么美丽,这么美好,好像这世界上所有的花儿都同时开了。

Bucky回过头,他的金属手臂仍然在冲压机里。“你该走了。你摆脱我了。你不再需要我,你自由了。”金属手臂说。

“不。”Bucky摇摇头。“你是我的一部分。”他说。

金属手臂是他的一部分。永远。和他的过去一样,那些失去,那些鲜血,那些所有的荣耀、罪恶或是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一部分,他永远不能摆脱。

他永远不能走过去。只是,现在,他接受这重担,他接受这阴影。

他愿意把生命献给他的未来。

而Steve,他看向Steve的眼睛,蓝色的、写着太多东西的眼睛,他看着这个人,他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了而他仍然用力地想看得更清楚——Steve就在他的身边,Steve会陪着他一起,他知道这个,他当然知道,就好像他永远都会记着他的第一本笔记本的第一页。

Steve Rogers,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记得他,你爱他。


那是一场苦战,几乎聚集了九头蛇所有剩余的人手,基地最终被彻底摧毁了,复仇者们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他们在医院里待了几天,Steve和Bucky是最后离开医院的两个。

Tony几人甚至在医院里为他俩搞了个欢送会。深夜时他们回到了复仇者大厦,事实是,刚刚走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欢呼、问候、雀跃还有其他,房间里所有的物体们都吵吵嚷嚷开来。

“我们回来了。晚上好,台灯,床,枕头,闹钟,吊灯,书架,椅子,画板——大家。”Bucky说。

Steve牵着他的手。“晚上好。”他微笑着说。

他仍然什么都听不到,但是他由衷地感谢这一切、感谢所有的声音,感谢他们的陪伴,让Bucky在九头蛇的地下基地里,不是自己一个人。

蚁人将金属手臂从冲压机里带出,现在正在Tony的实验室里,他说很快就能再让Bucky“重新变得炫酷”。

而现在,这个有着温柔的晚风的夜晚,Bucky把所有的十四本小本子都拿了出来,放在地板上,他就坐在那中间。

第1本第19页:Sarah,苹果派,浓汤。

“你喜欢Sarah的苹果派,我喜欢浓汤。”Steve说,他也坐到了地板上,就在Bucky的旁边。“后来你一直央求着Sarah可以做苹果浓汤。”他微笑了起来。

Bucky又拿起了另一本。

第3本第9页:DumDum,酒吧,有人喝醉了。

“你和DumDum拼酒,你们都喝醉了,赖在酒吧里不肯走。后来我只好把你的酒都换成了水,但是你还是变得更醉。”Steve摇摇头,笑着说。

第6本第22页:Steve要死了,Sarah让我回家。

“我……我生病了,很严重,我以为我要死了,我还向你口述了遗书。你陪着我待了几天,Sarah让你回家去,她也以为我撑不下去了,她不想你看着我死。”

第10本第19页:Claire,罐头。

“Claire是随军的护士,你说她长得很像Rebbeca,你的小妹妹,你们关系很好。食物不足的时候,她经常会把自己分的罐头留下来给你。”Steve说。

第13本第30页:一幅画,太阳和麦田,金色。

“我临摹过的一幅画。你很喜欢,你说看到的时候会觉得暖洋洋的。我说等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回家,我会在你的房间的墙壁上画上一整幅。”Steve说。

他们看过了所有的小本子,他们说了很久,或者说,Steve说了很久,一直到Bucky放下最后的那本。

“你知道我所有的事吗?”Bucky问。

“不是。”Steve说,“比如现在,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Bucky没说话,他沉默着,低着头望着手里的笔记本。

“抱歉。”他最后说。

Steve摇摇头。“我想过了,Bucky,我不该太过自私。所以,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边——任何决定,只要你认为是值得的。”

“我知道。”Bucky说。

“你不再需要我了。”笔记本说。

“你不再需要我们了。”所有的笔记本们都说。

Bucky点点头,他将笔记本一本一本捡起,摞好,珍而重之地放进了抽屉里。

关上抽屉之前,他说:“谢谢你们,再见。”

“再见,Bucky。希望你一生安好。”所有的笔记本们说道。

“希望你一生安好。”房间内所有的物体们齐声说道。

他关上了抽屉。

那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房间的一切回复了最初时的安静,仿佛之前他所经历过的只是一场童话梦境。

Steve在望着他。

“科尼岛,和我说说看。”他说。

“好。”Steve微笑起来。“我可以说上一整晚。”

(完)

谢谢阅读!

讲真关于Stucky我真的有一千一万句话想说,但是又觉得,啊,想法好多好杂乱要从何说起呢?写文章的时候更多是把一些情绪抽离开来,或者是纯kuso或者是吐槽或者甩甩梗或者偶尔写正剧,其实也只是抒发对这对CP的感受。看到大家喜欢的时候我也很开心,虽说更多时候大家可能只是233333一下啦我也依然很开心XDDD 萌这对CP很开心啦。经常觉得自己写的比太多太太差好多,不过……啊,会一直爱下去也写下去,希望GNS别嫌弃XD

评论(152)

热度(1983)

  1. 黑色文血环星土 转载了此文字
    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