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逃跑计划(明星AU,一发完)

*给彩蛋本《RED》的文,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这几天过得无法言喻,就等队三了,队三快快来!


Chapter 1

如何躲过所有记者和fans悄无声息地溜去听一直与你传绯闻的男歌手的演唱会,尤其是在你也是一个正当红的Rock Star的情况下?

James Barnes为这次演唱会之旅做了十足的准备。

步骤一:你需要一套新的衣服,越不摇滚越好,越乡土越好。

在距离Steve Rogers的演唱会还有一个月的时候,James Barnes、令无数fans疯狂的Winter Soldier已经开始准备他的演唱会当日穿着。他特别咨询了邻居Chris的穿衣品牌,最终选定了一件大红色的、肥哒哒的、领口带四粒扣子的老头衫。

试穿之后效果不错,但总觉得还是差了点什么……James对着镜子沉吟片刻,最后恍然,又在里面搭上了一件自己十年前的藏青色圆领打底——完美!他现在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偷了晾衣绳上衣服的流浪汉了!

步骤二:合适的妆容必不可少。

James当然有一直合作的化妆师,化妆这种事很少需要自己动手,但是为了这场Rogers的演唱会,他必须做这个。他选择了色号最深的粉底,给眼睛周围打上了眼影,又顺手往额头上打了些黑粉。再加上他从两周之前就一直留着的胡子,他看起来和步骤一的那身衣服完全契合,谁能认出来这是James Barnes才是有鬼呢!

步骤三:贿赂下演唱会的工作人员。

他用十张James Barnes的签名唱片贿赂了一个在演唱会中工作的姑娘,成功以“送外卖的”身份进入了演唱会后台——那个姑娘只顾着开心压根没注意到给她照片的这个人是谁,这也一定程度上肯定了James的装束有多么天衣无缝——然后他躲进了一个没人的房间里。

演唱会很快开始了,Steve Rogers的歌声在他耳边响起。开场曲目是Rogers最新的单曲《Here Comes the Old Man》。James第一次听这首歌的现场,Rogers的声音举重若轻、又轻描淡写地把那背后的故事倾诉而出,他诠释得比James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完美。

——没人知道这首歌的作曲是James。他写了歌、直接给到了Fury,没有其他人知道,甚至连Rogers自己也不知道。

而现在,他就坐在这个舞台下方的小小的工作间里,听着Rogers的歌,从第一首,到最后一首。演唱会结束了,Rogers带着细小的喘息声道着谢,fans在疯狂地喊安可,James靠着墙,呼出了一口气。

一切都很顺利,他听完了Rogers的演唱会,后者压根不知道他曾经来过。

对了,还有步骤四,最最重要的、一定要遵守的、否则就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的步骤四。

步骤四:不要被任何东西卡住!不要被任何东西卡住!不要被任何东西卡住!!!

“搞什么鬼!?”他喃喃说着,试图把左手从旁边的自动贩售机里拿出来,然而那件红色的老头衫整个儿卡死在了机器的缝隙里,根本拽不出。

James认真地思索了下脱下这件衣服穿着里面的打底衫溜走的可能性——可是那样乔装就不完美了!他不能再冒险了!上次偷偷去看Rogers的纪念展结果被记者发现还拍了照的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一次了!

他默默地给Rumlow、他的经纪人兼损友打了个电话,甫一接通就迅速地说道:“我左手卡住了,来救我,马上,就现在,别问,别问!”他期待自己能做到不给Rumlow留任何思索的时间,他失败了。

“哦,操,你在Rogers那个家伙的演唱会!?”Rumlow沉默了三秒钟,吼了起来。

“我的左手,卡住了!别问!你有哪个词不懂?”

“左手卡住了,你可以用右手撸啊!——等等,你在一边听Rogers的演唱会一边撸?James你是有什么病?”

James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如果有步骤五的话——没错绝对应该有个步骤五,就是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给Rumlow打电话!

挂断电话五秒钟之后他收到了Rumlow的短信:别在Rogers的演唱会上撸!就别他妈的那么做!!!(他甚至全用了大写。)James觉得自己是时候换个正常一点的经纪人了。

或许,他可以等演唱会结束、散场得差不多了,再脱掉这件红色老头衫悄悄溜走,那时候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媒体在了。他只需要在这里多等一会儿。当然,最好这期间没有任何人进到这个工作间才好。

然而墨菲定律告诉我们,一切可能发生的糟糕的情况,都绝对会发生。

 

十分钟之后门外纷乱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女声说道:“Steve,你在这儿休息下吧,等会儿还有一个非常简短的小采访,然后就是庆功宴啦。”

“好的没问题,我就在这儿,你去忙吧。”Steve回答道。

James抓紧时间四下看了看,发现在左臂被卡死的情况下,他压根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紧接着下一刻,门被推开了。

“Cap,刚刚真是棒透了,你今天真的是——诶?”Sam Wilson、Rogers的助理兼好友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门往里走,在看到James的瞬间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Steve说,也走了进来,站到了Sam的旁边。

James一瞬间已经下定了决心:绝对不能让Rogers和Wilson发现他来偷偷看演唱会这件事!绝对不能!他穿着这件十年前的土到爆的红秋衣,他还配了件藏青色的打底衫,他甚至化了妆,他可以的!他第一次演电影就入围了最佳新人奖,他绝对可以的!

拿出你的演技来,Barnes,不就是一个被卡住了的送外卖的伙计吗?你绝对能诠释好这个角色!

然后James微微抬起了他一直低着的头,用嘶哑的、带着气声的嗓音说出了他为此刻的“送外卖”角色量身定制的一句台词:“HELP……”

十分满分的话,他给自己的表现打九分。

“老兄,你怎么了?要帮忙吗?”Sam说道,往前半步,“卡住了?”

果然是完美的表现!James放心了大半,都这样了Rogers能认出他才是有鬼!

“BUCKY!”Steve Rogers大叫了一声(他根本就是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子窜到了他的面前。

……卧槽?等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事情还能更糟一点吗!?James内心愤怒地嘶吼着,然后下一刻:

“Cap记者们过来了——咦,怎么了?这是谁?”一个似乎是助理的姑娘站在门口问道。

“见鬼的,这货是James Barnes?Barnes为什么会在这儿!?这身衣服是特么的什么玩意?”Sam一脸如被雷劈的表情,大声吼道。

“什么?Winter Soldier在这儿?”一个记者尖叫着挤了进来,咔擦先来了张照片。

然后很多记者挤了进来,到处是咔擦咔擦的声音。

James Barnes最后能做的事,就是用红色老头衫的袖子,默默挡住自己的脸。

他悲哀地发现,他的脸好像真的有点变大了,只剩一只右手能用的他,只能堪堪遮住自己脸的一半。

 

本场演唱会的主角Steve已经被瞬间被热情洋溢的记者们挤出了里圈,他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好几个录音笔伸到了James面前提着各种问题,而James Barnes,他的儿时好友Bucky,一脸生不如死地捂着(半个)脸,紧闭着嘴什么都没说。

“他的袖子好像卡住了。”Steve说,他使劲吞咽了一口,“要是我们能早点发现——”

“他居然来听你的演唱会!?”Sam还处于难以相信的阶段,“而且他那身衣服到底是什么鬼?那个发型又是怎么回事?Barnes会不会有个双胞胎兄弟什么的啊,或者双重人格?哦绝对是双重人格!他还有个人格是特么的一个送快递的,还会偷晾衣绳上的衣服穿!”

“这个时候,除非是Tony爆出什么猛料才能把媒体注意力引开了。”Steve说道,完全对Sam的吐槽充耳不闻,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轻轻皱起了眉。

“Stark才不会相信呢,他才不会信Barnes穿成这个鬼样子来听你的演唱会呢——我都难以相信好吗!而且就算他相信了也没有什么卵用,他还能飞过来给你救急不成!”Sam翻了翻眼睛,但是他突然有了新的灵感,没错,Stark——他毫不犹豫地溜出了门外,扯着大嗓门喊道:“Stark先生你今天居然也来看演唱会了?等等你搂着的这位美女是谁啊?”

记者们很快一涌而出,而Steve迅速地关上门。他走到Bucky跟前,没说什么,好像目前的状况非常正常、而他完全没有任何想问的,开始帮James一起拽这件倒霉催的被卡住的老头衫。

“我不是来听你的演唱会的。”James冷静而镇定地说,“我下部电影要演一个送外卖的,我只是来体验下角色。”他冷静而镇定地胡说八道。

“好的,好啊Bucky。”Steve看着他,笑了笑。

“不要叫我Bucky,谁特么是Bucky啊。”

“很难拽得出啊……别担心Bucky,我有剪刀。”Steve道,对Bucky刚刚的话完全无视。

有了剪刀就好办多了,而终于挣脱了被卡住的状况,James觉得心情好了不少。这时Sam从外面探进了头,“Cap,记者们去采访区啦,Coulson在应付他们。”

“我等下有庆功宴,Bucky,你要来吗?”Steve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不要。”James一口拒绝。他不能去Steve的庆功宴,他和Steve分属不同的经纪公司,他是Hydra ENT的人,他甚至从来都不该来这场演唱会!

“Rogers,演唱会不赖。”走出门口的时候,他还是侧过了头,回头望着Steve,说道。

而Steve Roger,这个评论家口中“聚集着世界上仅存的美好品质”的男人,用那双蓝得好像天空或大海的眼睛望着他微微笑了下:“衣服不赖,Bucky。”

 

Chapter 2

自他们的相遇或者该称之为“重逢”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两年。

九年前James初到俄罗斯时便由于一场车祸意外失去了记忆,对于过去,仿佛一层浓雾遮盖住了他的感官,他无法回忆起更多。父母亲和妹妹都说起过意外之后的他变了很多,只是这也无甚意义,很快也没谁再提。对于过去的James,他找不到任何印象,也并没有过丝毫探究的欲望。他整个人都是冷冰冰的——世界在他看来仿佛总是带着些灰蒙蒙的死气沉沉,或许只有音乐,才让一切显得带上了点生气。

他认识了Rumlow,他开始写歌,当一切都归于寒冷,仅剩的那些燃烧着的跳动着的火苗,被他融入了音乐里。他在俄罗斯待了七年,作品不多,然而出乎意料的,每首歌的成绩都相当不错——Rumlow应他要求隐去了曲作者的真名,反而为他赢得了一个绰号:Hydra的鬼魂。

七年后,他重回美国。车祸之后他的记忆力也时常出错,他遗忘了很多事,但是他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Rogers的时候的样子——这段记忆里面所有视觉、听觉、触觉、所有的一切甚至自己当时的每一个想法每一个念头,他都记得,非常鲜活。

是的,那是他第一次见到Rogers,至少是他记忆中的第一次。他在电视台的演播室彩排,那是Hydra ENT为他精心安排的节目,他会带着面具登场唱歌,唱一些由他作曲的曲目串烧;而在串烧的最后,他会拿下面具,自此从一个作曲人走向台前。

他就带着那个黑色的面具,穿着一身黑衣,抱着话筒,把所有的情绪都放在了歌声里。他不记得自己何时扔掉了面具——他过于投入,那个面具有些影响他的发声——他只知道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男人情绪非常激动地跳上了舞台,眼睛里含着眼泪,抱着他的肩膀说“Bucky”,声音都在抖,手用力到让他觉得疼。

“谁见鬼的是Bucky。”他说。

那个男人看起来就要哭了。

Rumlow直接把男人按倒了,Rollins拽着他想往后台走,他用力甩开了Rollins,这个动作简直有点发自潜意识的毫不犹豫的冲动。他回头看向那个男人,男人脸上交织着迷茫、慌乱以及痛楚和欣喜,见他回头,两下也挣脱了Rumlow站起来。

“Bucky——”他急切地叫道。

而更多人涌了上来,Hydra ENT的,Shield ENT的,还有很多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这次James没甩开Rumlow搭到他肩膀上的手,随他一起往后台走去。

 

“我觉得我认得他。”他说,皱着眉坐在休息室里,想着之前的那个男人。

“废话,那是Steve Rogers,他七年前就很红了啊,海报和广告满大街都是,你当然认得他,不认得才比较奇怪好不好。”Rumlow捋了把头发,夸张地说道。

“不是那个……”James摇摇头,有些苦恼而固执地偏着头,“我认得他。”

Rumlow翻了翻白眼,“你复读机了吗?干啊下次再彩排我要要求清场,那家伙以后别想靠近你十公分!”他嘟囔着。

只是Rumlow他没能做到。

第二天的时候有人敲门,James去开门,Rogers就站在门外,看起来有些憔悴,似乎一晚上没有睡。“抱歉,”他说,天空或海一样蓝的眼睛就那么深深看进James的眼睛里,“我问到了你的地址,希望你不要觉得我是个变态什么的——我是Steve Rogers,我是一个歌手,我知道了一些你的事,你七年前在俄罗斯发生意外导致失忆的事,我——”他吞咽了下,脸上、眼睛中、声音里都忍不住染上了一丝苦涩,“Bucky,我们曾经是朋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以为,我失去你了。”

他似乎是花光了所有的力气,才终于说完了最后这句话,连声音中都带上了哽咽。

而直至此刻,James才仿佛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地意识到,Steve Rogers在看着他,却是在通过他,看着另外一个人。

这个认知让James Barnes先前那带着点跃跃欲试的心一下子冷了下来。

“你知道的没错,我在俄罗斯出了车祸,很多事都不记得了。”James说,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Rogers在他眼里已经融入了他面前的世界、一切的背景,没有任何的色彩,归于一片黯淡。“既然我已经记不起,那么我是或者不是Bucky,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我有很多照片,我们过去的,我们那时有个小乐队叫‘咆哮突击队’,我是主唱你是主音吉他手,我唱你写的歌,我们一起住,我们一起试旋律,我还有我们曾经的现场录影,我带来了就在这里我可以拿给你看,Bucky,我只是——”Rogers坚持又急切地说着,然而James把他打断。

“不感兴趣。”他说,拒绝得冷漠而直截了当。“别再烦我。”他关上了门。

 

Rogers没再烦过他,再见面已经是多天之后;也就是从那一天起,Rogers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了他也会出现的场合。James的首次亮相非常成功,他的第一首单曲《Winter Soldier》简直像是暴风雪一般,直接把各种榜单卷了个彻底;他很冷,总是一个表情,这也干脆为他赢得了“冬日战士”的绰号。从幕后到台前,James对闪光灯习惯得没那么快,但是Steve Rogers,他的存在甚至在闪光灯之前,让James更快地习惯了。

他们在一个录音棚偶遇,他们在一个电视台相见,他们参加了同一个派对,他们出席同一个酒会,各种场合,太多太多次。而半年之后,James甚至发现Rogers和他的助理Rollins都不知何时成为了朋友!

“别跟Rumlow提起这个——但是我觉得Rogers人还挺不错,帮了我几个大忙。”Rollins摸着下巴评论说,引得Hydra ENT的几人都纷纷点头。

“他帮我搞到了两张Tony演唱会的VIP票。”一个妹子说。

“他主动在节目里推荐James的单曲,很多次!”又一个妹子说。

“他还说他希望有一天也能唱James写的歌——James,你在写的那首歌其实很适合他的声线。”第三个妹子说。

James一直冷着脸没吭声,这段针对Rogers的谈话直到Brock·我和Rogers有私人恩怨·Rumlow进到工作室里才结束。

Rogers从未再如那天般失控地跑去敲他的门,Rogers甚至没有刻意去同他说过什么套近乎的话。面对James的时候他表现得自然而平和,评论下节目,说说其他嘉宾,再聊上几句James新的曲目,哪怕James不说话,气氛也从未变得尴尬,仍然是那种恰到好处、如阳光般的和煦。

就好像他真的是现在的James Barnes多年的好友——而一切无关乎那个Bucky。之前James在他面前关上门时他眼睛里的破碎的凌乱,仿佛是从未发生过的、James自己的错觉。

只是他仍然执着地继续叫James“Bucky”,执着地仿佛在抓着最后的什么,不肯放手。

 

习惯了Steve Rogers,就好像在习惯了阳光洒到皮肤上的感觉之后,已无法再走回到过去的黑色里。

James不该去那个Rogers的纪念展览。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那里。他对过去不感兴趣、他拒绝了Rogers、他从未去查过任何关于“咆哮突击队”相关、他没问过自己的妈妈他是否过去有位叫Steve的朋友——他不该去那个展览。

他看到了年轻了太多的他自己的侧脸。那仅仅是一个并不起眼的位置里的模糊的侧脸,但他无比确定地认出了那是他自己,因为照片上Steve Rogers准确地笑着望向了他的方向,黑白色的照片都无法遮掩他眼神的神采。

他们两个在照片中,隔着很多人依旧注视着对方,笑着。

James从来不知道自己曾经可以笑得那么毫无保留。

当然,要是他精心准备的帽子+帽衫造型没有被记者发现、甚至拍下照片,就更好了。James Barnes恨Rogers更恨记者,绝对的。

希望这次演唱会的事,记者不要脑补过多才好,更不要搞什么年度最滑稽装束评选,他可不想再来次冠军卫冕。James想着,在“演唱会卡住”事件的第二天,打开了网页。

 

Chapter 3

冬日战士于美国队长演唱会卡住 对暧昧传闻未否认未反驳

高人气歌手Steve Rogers、也即大家熟知的美国队长昨日举办了自己今年首场个人演唱会,现场氛围非常火热、盛况空前,他的好友、有黑寡妇之称的Natasha Romanoff也到现场助阵。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前段时间被爆与Rogers有非比寻常的私人关系的著名歌手冬日战士James Barnes,也神秘现身演唱会现场。

令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位将蒸汽朋克风演绎得出神入化、并以此入选了去年最佳男士着装TOP10的Rock小天王,此次演唱会之行穿着一件领口带着四粒扣子的红色秋衣,还在里面搭配了一件藏青色打底衫。被记者发现的时候,他的左手正卡在了一个自动贩售机里,右手捂着自己的大半个脸。他拒绝记者提供任何帮助,同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对于近日甚嚣尘上的两人暧昧关系的传闻,Barnes未否认未反驳。

这不是Barnes首次在Rogers相关的场合出现。三个月前,Barnes曾被目击独自一人前往Steve Rogers的纪念展参观,当时他的帽衫+帽子的造型就曾引起热议;而本次Barnes的造型显然独特得更创新高,也让人不禁猜测,是否是Rogers的Old Fashion审美影响了这位重金属Rock Star——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

Rogers未针对此接受任何记者采访,而他的经纪人、Shield ENT负责人之一Phil Coulson在接受采访时说:Rogers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Barnes是他的粉丝、来听他的演唱会,也不足为求。之后他不顾记者的提问、打断和阻拦,强行叙述了三十分钟Rogers到底有多完美,笔者在此对这种行为表示愤怒和谴责。

截止至发稿时间,Barnes方未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记者亦无法联系到Barnes本人或是他的经纪人Rumlow;若有后续新闻,本站也会继续跟进。

相关链接:

被爆暧昧 美国队长称他与冬日战士的关系是“私人事宜

知情人士爆料美国队长与冬日战士正处于世纪之恋

冬日战士现身美国队长展览 奇葩装束引热议

相关热搜:

冬兵老头衫 冬兵非主流 冬兵红秋衣 冬兵被卡住

 

James Barnes差点一时冲动怒摔电脑。

只是演唱会而已!只是一场演唱会而已!他只是想去听下Rogers的现场而已!!!这只关乎音乐,是音乐与音乐的交流,跟Steve Rogers本人压根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没有!

他怒气冲冲地打开推特——是的他有自己的官推账号虽然用得不多——想要斥责一下这种胡乱编造扭曲事实的报道,然后发现#冬日战士被卡住#已经是一个有着几百万参与数的热门TAG。

#冬日战士被卡住#这个标签是见鬼的在搞什么?“卡住”又是个什么鬼?我没!有!被卡住!!!我只是去听了个演唱会,跟Rogers没有见鬼的任何关系,到底有大惊小怪的。

他发了推。

十分钟之后他发现#冬日战士被卡住#的话题的参与数已经飙到上千万了,而且关键是他的解释好像也根本没有什么卵用,同时新的热门TAG诞生:#私人事宜VS没有关系#。

顺说迷妹们更加开心了。

在他砸掉本子之前,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见鬼的,你看到那个视频了吗?”甫一接通Rumlow就十分恼火地大声问道。

“什么?”James反问。

“看Shield的官推,一段采访视频!那么久之前的视频现在才PO出来,他们是打算用这个来转移视线吗?——James,在我们讨论决定前,别对外说你就是Rogers口中操他的Bucky!”Rumlow说完,火急火燎地挂断了电话。

James重新打开了笔记本。是的,一段新的采访视频,在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那个视频已经有了很高的热度。他犹豫了一下,点了播放。

 

Peggy Cater:“首先,代表我自己和所有的fans,欢迎回来,Cap。我们都知道你在十八岁正当红时选择了参军、去服兵役,在军队中服役七年,你的表现非常优秀,获得上尉头衔,也成为了我们的美国队长。那么Steve,这也是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你为何在退伍半年后选择了复出?——要知道,我们哀叹不能再听到你的声音,哀叹了七年。”

“谢谢,Peggy。是的,七年,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但是在我退伍之后,本来没有打算继续唱歌——我很喜欢唱歌,很爱那个,只是,唱歌现在对我而言失去了一些意义。”他说着,沉默了一下,微微抬了抬头,“我有一个朋友,我最好的朋友Bucky,我们从小认识,一起长大。他是我开始做音乐的很重要的理由,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任何一首Steve Rogers的歌,没有现在的我。我……我曾经以为,我没办法在Bucky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再次拿起麦克风,再站在舞台上。”

“你是说,Bucky不在你的身边了?”

“我驻扎在伊拉克,有段时间完全没有通讯,而Bucky去了俄罗斯;等我终于恢复了通讯,我已经联系不到Bucky了,甚至联络不到他的家人。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他。”

“我很遗憾这个,Cap,我希望你能尽快找到你的Bucky。这么说,Bucky是你开始音乐的理由、也是你停止音乐的理由,那么,驱使你继续唱歌的理由呢?”

“也是他。就在前段时间,我偶然听到了一首歌,那首《Light Fifty》,不知道为什么,那首歌让我再次想到了Bucky,我简直能想象出Bucky在舞台上用吉他为这首歌伴奏的样子——我突然想,我是Bucky最好的朋友,我没有放弃过寻找Bucky,Bucky该也是一样,他不会放弃寻找我。我希望他能再听到我的歌,我希望他知道我在这里,我希望他知道我在等他,我希望他知道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曾经答应彼此的约定。”

“这就是你复出的原因?也是你复出单曲《Brooklyn》的故事?”

“是的。Bucky,我在等他,我会一直等下去。”

 

James没能看完那段采访。

他的左手一向很稳,然而这次他伸手将笔记本合上的这个简单的动作,都让他的手在难以克制地颤抖。

他快速地呼吸着,觉得心狂跳不止,自己就要喘不过气来。

Rogers提到的那首《Light Fifty》,是他写的。

曾经一个节目中——是的Bucky看过Rogers的一些节目(或者说,所有的)——Rogers提到过,不管人的性格怎么变,但是源自内在的东西不会改变,从音乐就听得出来;这句话他曾经不屑一顾,但是这刻,James变得怀疑起来。

他花了几分钟才让自己的心跳恢复平静。再打开推,新上榜的热搜关键词是“Steve Bucky”,一个“美国队长的真爱到底是竹马Bucky还是天降冬兵”的投票已经转发几千马上就要上万了。

都是些什么鬼。冬日战士皱了皱眉,莫名觉得有些不爽。

Rumlow让他别对任何人说自己就是Bucky。

那么这个说法应该不算。

他毫不犹豫地发推:

Who the hell is Bucky?@SteveRogers

不到一分钟之后Rogers秒回:“:-)”

十分钟之后又一个新的热门TAG迅速飙升而起:#修罗场#。

 

Steve在看到Bucky的那条“跟Rogers没有见鬼的任何关系”的推之后,想了想拨出了给Coulson的电话。

“Phil,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他说,“Bucky只是想来听听歌而已,这件事不该闹到所有人都在议论。更何况为了能让自己不被发现,他连红秋衣都勇敢地穿出来了,他还给自己化了妆!这绝对是应该被载入史册的牺牲!他已经付出了足够多了。”

“Cap,你一直在刷Barnes的推?那条推文才发出了一分钟。”Coulson说——话说他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问题,好像有点跑偏是怎么回事。

“恩,我叫Tony帮我写了一个小程序,当Bucky发推的时候我的手机会有提醒。” 

“Stark居然会帮你写这个程序?——等等,Cap,该不会是因为这个程序,你才答应在他上次翘掉了见面会的时候帮他出面救场?”敏锐的Coulson先生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些了不起的东西。

“完全没有这回事,Phil,我不会那样做。我代为出席那个见面会,因为我和Tony是朋友,我们都是Avengers的一员,我们当然该帮助彼此——Tony会帮我写这个APP也是因为这个。”Steve充满正义感、不紧不慢地说。

“真的吗?”Coulson信了大半,但是仍然有点将信将疑。

“Phil,告诉我你能做些什么引开媒体的注意力——我相信你绝对能做到的。”Steve的声音充斥着诚挚与十足的信心。

“当然,Cap。”Coulson道,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所以十分钟之后Steve看到了那个在他刚刚复出时,和Peggy的采访视频。

那时的他充满着那种执着和执拗,以及不知从何而来的信心——相信Bucky还活着,相信Bucky会找到他,相信Bucky和他还是像从前一样。

能真正地再次遇到Bucky,已经是他所能收到过的最好的馈赠。

 

手机震了一震,Steve划开屏幕,看到了Bucky的那条新推:

Who the hell is Bucky?@SteveRogers

Steve看着手机屏幕觉得屏幕里在放烟花。

Coulson的电话很快到了:“Cap,别,别在推上说‘你就是Bucky是我最好的朋友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只有Bucky’的那些话!我们刚刚把注意力从你和Barnes身上引开!!!”

“Bucky他艾特了我。”Steve微笑着说,声音中的幸福感简直隔着电话糊了Coulson一脸。

“——是的,我们看到了,他艾特了你问‘谁见鬼的是Bucky’。”Coulson艰难地说。

“Bucky他艾特了我。这是他第一次艾特我。我还以为他不知道我也有推。”Steve微笑着重复了一遍,Coulson怀疑他根本没听自己说话,“你知道吗,Phil,从前是Bucky一直在鼓励我做音乐,给我写歌,给我伴奏。没有他我可能早就放弃了。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只有Bucky……”

Coulson先生表示他绝对知道了因为Steve说这些已经说了几百遍了。

“Cap我有其他电话进来了,先不聊。”他坚决地说。之前一次他没挂电话然后Steve整整在电话里说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啊,还有件事,《逃跑计划》节目向Avengers发来了邀请,Stark和Thor那边已经确定意向了,Cap,档期没问题,你怎么说?。”

《逃跑计划》是一个最近非常红的综艺节目,会将七位当红艺人带到一些特别的隔绝外界的乡镇、小岛或者城堡中拍摄,其中也有各种或搞怪或煽情的环节,如今的收视率和话题性都非常高。

“那个综艺节目?我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Phil,你知道的。”Steve略有些为难地说道。

“……我刚刚得到了消息,Barnes已经确定会参加节目了。”

“唔,你说得对Phil,”等等Coulson先生表示他绝对什么都没有说啊,“人总是要尝试新事物的,我不该看起来像个老年人。再说既然Tony和Thor都会去,身为Avengers的一员,我怎么可以擅自缺席——我们去《逃跑计划》吧,Phil!”

“好。”Phil默默地说道。

 

Chapter 4

本期《逃跑计划》选址在了北美乡间的一处远离城市的小庄园里,拍摄一共会进行三天,每天一个不同主题;同时《逃跑计划》有个传统,为了能在拍摄过程中就积攒下热度,期间每天会公布一段时长三十秒的预告版花絮。

这次的七位嘉宾,包括了Avengers三巨头Steve Rogers、Tony Stark、Thor Odinson,以及Thor的弟弟Loki和冬日战士James Barnes;同时还有两位女士,Natasha与Sif。

然后在节目的最开始,就出了点问题。

冬日战士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掌心里的钥匙:“搞什么,我才不要和Rogers一个房间!”他斩钉截铁地拒绝。

“Barnes,我们的房间少了两个,Sif和Natasha都睡一个房间了。”节目的主持人Peggy说道,带着些毫不犹豫的气势直接合上了James的手掌、将钥匙紧握其中,“放心,房间里有两张床。”然后她就踩着高跟鞋不紧不慢地几步走得没影了。

他磨磨蹭蹭地来到了房间。

他该感谢房间里有两张床。

然而这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瞪着眼睛看着Rogers穿着一条短裤、一件白色背心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金发还在滴着水。“你好啊,室友。”他一边走着一边给了James一个能闪瞎人眼的笑容。

见James看他,Steve眨了眨眼:“放心,我没用光热水。”他泰然自若地说着,走到床边放着的行李箱旁,弯腰找着些什么东西。

James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冒出了一堆Rogers官网水区那些迷妹们常用到的形容词(别问他怎么看到的),包括但不限于“人鱼线”“腰”“大卫雕像般完美”“为了能摸下他的屁股我每天都在做好事攒RP”等等。

“不去洗澡吗?”Steve拿出了一条大毛巾擦着头发,湛蓝色的眼睛回望着他。

他没回答,猛地吸了口气,收回了目光,往浴室走去。

直到看着Bucky关上了浴室的门,Steve才收敛了笑容,轻轻叹了一口气。

 

第一天的主题是“Card Day”,下午时,Peggy和所有人坐在了花园的长桌上。

“逃跑计划中关注度最高的一个环节,诸位,欢迎来到纸牌日。”Peggy微笑着说道。

Card Day的确是《逃跑计划》里非常红的一个版块。也很好理解,当红明星们来玩着一些热门的纸牌游戏,其中难免充斥着各种无下限的试探和爆料,观众们本能会对这些元素感兴趣。

然后今天的录制在“国王游戏”阶段非常快速地迎来了第一个小高潮。

“好像大家都没有High起来?我们可以来点现场互动,”国王Loki懒洋洋地说道,绿色的眸子环视了一周,“红桃A,把手机里最新的那张照片发到推上。”

Steve倒吸了一口气,动作有些僵硬地翻过了自己的牌,红桃A。

在前一局的“Kill/Fuck/Marry”游戏中他拒绝回答,这导致他已经用过了自己的唯一的一次跳过权利了。

“队长,看来你的这张照片,很有趣。”Loki观察着Steve的表情,笑着眯了眯眼睛。

Steve恨Loki,绝对的,但是他想很快Coulson就要来恨他了,在Coulson刚刚引导着媒体的目光从他和Bucky身上移开的时候。

“的确很有趣。”Steve说,拿过了手机。点击“发送”之前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Bucky,“抱歉。”他轻声道。

“干嘛?”这让James觉得莫名其妙。

一分钟之后推炸了:Steve PO出来的那张照片,是一张James Barnes的睡颜——Steve今早拍的(别问他为什么要在大早上的时候蹲在冬日战士床前拍他的睡颜)。

三分钟之后推再次炸了:James评论了那张照片,“好丑,不要原谅你。”

新的热门TAG是#花式虐狗#。

 

拍摄终止了半个小时,用来让嘉宾们对着那张照片发表各种评论以及去转推——半个小时之后,那条推文已经几万条转评了,Tony几人的助力绝对不小。

继续回到节目中!总之经过了一些Tony的爆料、Loki的毒舌等等,第二个小高潮来了。

“我选勇敢。”James板着脸说——认真说来,他真的很怕Tony问出什么他难以“诚实”的问题。

“好啊,勇士,就——念出你手机短信列表中第一个人的倒数第七条信息吧。”Tony说,迎来了一片“又是手机”的嘘声——在发现了Steve的手机的乐子后,他们连着玩了好几次的手机梗了。

James耸了耸肩,他的手机里没什么秘密,甚至联系人都不超过十个。打开短信列表,第一个人是Rumlow,那就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而倒数第七条短信——

……。

他恨Rumlow,Rumlow是世界上最蠢的人!他应该把Rumlow拉到手机黑名单里,并随时把所有Rumlow的短信都马上清空!!!

倒数第七条信息是:别在Rogers的演唱会上撸!就别他妈的那么做!!!

“跳过!”他铁青着脸说道,把自己的那枚“跳过”徽章扔到了桌上。

然后他们继续了,在Thor和Loki上演了一段“见鬼的你根本不是我哥哥”“Loki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家人”大家耳熟能详的家庭伦理剧之后——哦,Stark,又是Stark,Tony·真是见鬼的谢谢你了·Stark——James在内心中已经把Stark打上了“你已经死了”标签。

“不得不说,我还是对短信很好奇,来吧勇士,念出你手机短信列表中第一个人的倒数第一条信息。”Tony愉快地说,眨了眨自己过长的眼睫毛。

来自Rumlow的最近一条信息。James咬牙切齿地按亮自己的手机。最后一条,正好是片刻前Steve发出了那张他的睡颜照片之后,Rumlow发来的:

“操你的James,你他妈的搞上了Rogers?居然没告诉我?不是说好做彼此的BFF吗!你还敢挂我的电话?我!很!受!伤!”

James咬牙切齿地念完了这条短信。

是的这是一条Rumlow的短信,首先虽然不知道“BFF”是什么鬼但是James发誓他绝对没和Rumlow说好过,他发誓;其次“我很受伤”(完全不知道Rumlow是犯了什么神经病)也是Rumlow说的,他甚至还全用了大写。在收到这条短信之后James没再拒接Rumlow的来电,导致了这成为了来自Rumlow的最新一条短信而他不得不把这条信息念出来。

羞耻Play。James觉得这根本就是在羞耻Play。

说到Rumlow,他在成为经济人前,也是红透过的摇滚歌手,直到自己弄坏了嗓子,才干脆走下舞台、跑去做经济人了,却也做得有声有色——是的,他的知名度相当高。

“‘很受伤’?Rumlow的短信?那个‘交叉骨’Rumlow?搞死亡摇滚的Brock Rumlow?他很受伤?你们还说好了什么彼此的BFF?Best Friend Forever!?”Tony怪叫了一声,觉得自己胳膊上全是鸡皮疙瘩。

好吧,现在James终于知道那个BFF是什么鬼了。

而James望着Tony,眼神里赤裸裸地写着“你没发现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吗”。

 

于是在今天拍摄的尾声,他们赢来了绝对的高潮。

“Stark,你,我,来玩几局?”James Barnes轻描淡写地说,伸手拿过了一副新的扑克牌拆开,“输一局脱一件衣服——你可以随时叫停,任何你觉得穿得太少有点冷的时候。”

周围口哨声欢呼声和鼓掌声四起,Loki叫得最欢,简直唯恐天下不乱。

Steve眼明手快地在桌子下面踹了Tony一脚,然而这也没有什么卵用,“咬我啊,宝贝儿。”Tony嚣张地挑挑眉道,同意得不假思索。

冬日战士笑了笑,眉眼间一片舒缓。

“谁有打火机吗?”Steve道,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觉得该给Tony准备一根蜡烛。”他喃喃说道。

五分钟之后输得连外裤都没了的总裁终于铁青着脸叫了停——再脱下去节目就要变成NC17级别了。

在众人欢乐的口哨与鼓掌声中,第一天的录制,结束。

 

当晚公布的花絮创造了《逃跑计划》有史以来的点击最快增长速度,至少让所有迷妹们知晓了那条Steve的推到底怎么回事。

“我以为他想起来了,在看到他玩牌的时候,他从前的牌技——”Peggy说,看着Bucky离开的方向,欲言又止。餐桌上现在只剩她和Steve两个人。(顺说Tony躲在房间里根本没出来吃晚饭。)

Steve摇了摇头。“还是没有想起太多。这也没什么。你知道的,我足够有耐性。”他说。

“我知道,那让事情变得更危险。”Peggy说。她认识Steve太久了,在他参军之前,在咆哮突击队还只在一些小酒吧里表演的时候。她还能记得起从前Bucky说话的表情和笑起来的样子——只是如今的James Barnes,看起来更像一个陌生人,她找不到过去的Bucky的一丁点儿影子。“我和Fury通了电话,”她显得有点疲倦,靠到椅背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Steve,这次是一个机会,摆脱掉你和Bu——你和Barnes的那些不实的传闻。要知道,你们现在,已经不是从前弹着吉他唱着歌的你们了。”

Steve看着她,他起来有点遗憾和奇怪,仿佛意外于Peggy会这么说:“Peggy,我们还是从前的我们——我比你更清楚,有些事情不会变,现在、很久以后或是不管什么时候,永远不会。”

 

他回房间时Bucky已经洗过澡了,靠在床上翻着自己的平板,顺说他看的页面底色有点熟悉啊很像Steve个人粉丝论坛的底色——这一定是错觉,Bucky怎么会去他的迷妹聚集地呢。“不准偷拍我。”Bucky面无表情地说,“你拍得很丑。”

“才没有很丑,那很可爱!”Steve马上捍卫起了他的照片的尊严。

Bucky手中的平板倒了下来砸到了他的脸,给鼻子上留下了红印。“见鬼的。”他嘟囔了一句,有些恼火地说道,“我会拍你睡觉的,Rogers。”

他以为Steve会笑,或者其他什么——没有,他得到了一阵良久的沉静。

“你拍过啊。”片刻之后Steve才开口,“我们把沙发垫铺到了地上,你有一台新的DV机。”他说,然而声音越来越轻,也越来越苦涩,空气中都仿佛弥漫了那些带着苦味的因子。“我去洗澡了。”他说,用一种凌乱又仓促地方式结束了对话,走向了浴室。

James Barnes躺在自己的床上,盯着天花板。DV机。沙发垫。他想到了一张小小的脸,一头凌乱的金发,一个声音叫他“Jerk”——可他不知道那是谁。

 

Chapter 5

第二天的主题是“Mission Day”,七位嘉宾连带上主持人Peggy一起被分成四组、两人一组,共同完成一些任务。

Peggy公布了分组结果:第一组是Tony与她自己,第二组是Steve与Natasha,第三组是Thor与Sif,以及第四组,Loki和James。

Natasha目光转动,轻轻笑了声,挽上了Steve的手走向了一边,查看两人的任务和道具;Thor与Sif早是旧识,此时也笑着打闹着去讨论两人的任务了;Tony忙不迭地向Peggy献着殷勤;而Loki和Bucky,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毫无隐藏的赤裸裸的两个字:嫌弃。

“有人好像不太高兴啊。”Loki眯着眼睛冲Steve和Natasha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我可不是那个哭着要哥哥的。”James扔下一句懒得多说,直接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看到了分配给他和Loki的任务:“Mission One:拿到第一组的道具‘Tony的内增高’,解锁下一任务。”

“这特么什么玩意。”Bucky简直有点目瞪口呆。

“很恶心。蝼蚁,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Loki皱着眉摆摆手说。

“没错,我一个人就能完成所有任务,需要你这个废物干嘛。”Bucky道,开始往Tony的房间走了。

“蝼蚁,这正是给你一个证明你自己是个优等蝼蚁的机会!”Loki一边说着一边跟了上去。

 

Steve站在原地,目光完全追着Bucky和Loki的背影,看着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互相说着话,不自觉就觉得有点心塞。“他们之前都没见过几次,为什么他们可以分到一组。”他说,语气中忍不住就加上了一点抱怨。

“看在上帝的份上——”Natasha翻了翻眼睛。

“Tasha,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

“是的是的我知道的你只有Bucky!!!好吧快去把这个任务搞定!”她说,把自己的手机塞到了Steve手里。

而直到此时Steve才注意到,他和Natasha的任务是:亲吻第四组的任一队员。

“什么?不……我不能……”Steve一下子无措起来,盯着Natasha的手机仿佛那是一个定时炸弹。

“你也可以亲Loki。”Natasha无所谓地说。

Steve的表情可以用“惊悚”来形容,好像被Natasha往嘴里塞了一盆毒蘑菇。

“算了,这个任务你搞不定,看着我来。”Natasha说道,踩着高跟鞋,率先走了出去。

 

Loki和Bucky互相支撑着从窗户跳进了Tony的房间,然而找遍了也仍然没找到内增高鞋垫——这根本不合常理,谁都知道Tony出门至少都会带上三双内增高的!

“该不会要去他鞋里拽个出来吧。”Loki喃喃说道,完全没办法接受这个场景。

“先生们。”Natasha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和颜悦色地说道,“我可以帮你们搞定这个任务,条件是,给我亲一下。”

“很好。就交给你了。”Loki和Bucky同时对对方说。

“我才不要!”Loki和Bucky再次同时对对方说。

“这可真是个遗憾。”Natasha耸耸肩道,虽然她的表情一点遗憾的意思都没有,她微微笑了一笑,突然伸手把Steve从旁边拽了出来,“唔,亲他也可以。”

“很好。就交给你了。”Loki说,然而这次,他发现只有他自己说话了,Barnes压根没吭声。“哟。”Loki挑了挑眉。

James Barnes发现自己在盯着Steve的嘴唇看。

“Natasha……我们该……”Steve从没想到自己会有说出“我们该放弃任务”的时候,但是这次他真的打算这么说了。他不能去亲Bucky。他不能那么做。他不知道自己那么做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坚定、镇静,但是Bucky——关乎Bucky的一切,总是能让他轻而易举地失控。

“Natasha还是你去亲Loki吧。”他想这么说,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下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点带着凉意的柔软落到了他的脸颊上——那么轻,甚至他还没来得及感受,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Bucky若无其事、且面无表情地看向了Natasha:“女士,你们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我需要一双内增高。”

 

Bucky看起来很镇定,或者说,有点太过镇定了、镇定得显得他的面部表情有点近乎呆滞与死板,但他的内心绝对不是——那个本该带着些戏谑或者是尴尬的亲吻却让他感受得无比自然且行云流水,好像他们曾经无数次这样亲吻彼此的脸颊。

莫非从前他们是一对?他惊悚地想着,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Rogers的嘴唇和屁股看起来也很熟悉的样子!

“还有十五分钟。”Loki志得意满地说道。现在他们已经在做第三个任务了,守在一个机器前半个小时、不让任何人靠近即是任务成功。“十四分钟。我是赢家,我是最厉害的,我才是宇宙之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Loki已经在开始抽疯了。

Bucky懒得理他,继续专注地想着关于Rogers的嘴唇是否熟悉的小心事,然后他听到了Rogers正正经经地对他说道:“Bu——Barnes,借过?”

Steve Rogers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个芯片样子的东西,目标,正是那台关系到Bucky任务的机器。

“你要去那里?”Bucky示意了下自己要守护的那个任务道具机器。

Steve点了点头。

“Loki,我们还有几分钟?”Bucky向他的队友问道。

 

十分钟之后他和Steve原地扭打着滚来滚去。

滚来滚去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滚来滚去。

“你不能阻止我做这个!”Steve叫道。

“你少废话。”Bucky说,继续撕撕扯扯,用自己的大腿别住了Steve的;Steve的另一条大腿就在他两腿之间。

Loki:“哟。”

Natasha:“呵。”

Natasha和Loki在旁边专注地围观,两人同时掏出了手机开始拍照摄像,显示出了惊人的默契。

“你是我的朋友!!!”

“你是我的任务!!!”

这两句对白让Natasha和Loki同时震惊了一下,对了他们两个还在交流呢:“刚刚那句,你拍下来了吗?”“拍了,角度不错,回头共享。”

怎么说呢,这六个字甫一出口James就后悔了,他完全想象不到自己会蹦出这么一句让人鸡皮疙瘩能掉满地的话。但是Steve,Steve满眼泪光地望着他,突然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那就完成你的任务。”他红着眼圈说,把手里的芯片扔到了一边。

冬日战士如同石化一般地被定到了原地。

十秒钟之后Natasha已经拿着芯片完成了任务,Loki正被Thor使劲抱着不让他动。

“谢啦,伙计。”Natasha和Thor来了个击掌,然后转头望向了Steve两人,饶有兴趣地问道:“我说,你们打算这个造型摆上多久?”

Bucky如同触电一般地跳了起来。

而被他触碰过的皮肤,Steve感受到了那种仿如灼烧的热度。

 

Chapter 6

第三天的主题是“Mucis Day”,音乐,是今天想要讨论的。他们随意坐在阳光房里,房间中有麦克风、有琴、有吉他、有鼓和各种乐器,他们就随意说着话,聊到了什么,干脆拿起麦克风唱上几句。气氛出乎意料地赞,Sif和Natasha合唱的一首《Girls》让所有人High到差点掀开了房顶,Thor抱着麦克风清唱了一首《My Brother》,甚至让Loki都沉默地红了眼圈。

“Barnes,你今天的话很少。”Peggy道,望向了James,“说起来,我们中可是有位歌手,一直很想唱你的歌。”

James想了想,“写给那个人的歌,我还没完全写完,但是——他可以先听一听。”他说,起身站到了电子合成器前。他始终没去看Steve、他甚至没说Steve的名字,然而他能感受到Steve的目光,这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比阳光还要灼热。

他弹起了前奏,他想写给Steve的歌,这首歌叫《The Man on the Bridge》。

他从两年前开始写这首歌,写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Steve,是一个站在桥上的男人。这个场景不知从何而来,但却固执地在他心底扎根。他尝试着那首歌的旋律,斟酌着又一遍遍修改着那首歌的歌词;而桥上的那个男人,随着歌曲的成形,也逐渐在他的心间变得清晰。

他唱这首歌。桥上的男人,难以磨灭的熟悉感,已经抹去的记忆,海水般湛蓝的眼睛,以及仿佛呢喃一般,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的“But I Know Him”。

歌曲结束的时候他有些恍惚,Steve离他没那么近,但是他看着Steve,却觉得这个人的眼睛仿佛就在近前,近得好像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到Steve的时候。

房间里传来了稀稀落落的掌声,Natasha向他比出了大拇指,就连Peggy再说话时,声音都有点哽咽。“很赞的歌,”Peggy说,“那位一直期待着想去唱你的歌的歌手,他很幸运。”

“那位歌手,他现在也想唱一首歌。”Steve说,他站起身,拿起了那把吉他。

“我不知道你还会弹吉他?”Tony挑了挑眉。

“我弹得不好。”Steve说,轻轻拨了下弦,“我的吉他手——他很棒。这首歌,是他曾经写的,可是我们还没来得及排练,我去参军了,他去了俄罗斯。我们曾经说,总会有再次一起唱这首歌的那天……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我只希望那天快点来。”

他停了停,“希望你们喜欢这首歌,《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弹着吉他唱起了这首歌,曲调如此轻快。

我知道你钥匙放在哪里,我知道去哪个垃圾桶后面找你,我知道你更喜欢哪个沙发垫子,我知道你在鞋里垫上报纸。”

他开开心心地唱着,整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那种舒缓的微笑——但是James,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旋律让他想要流泪。

“我知道你想要的远方,我知道你想做的事,我担忧你没有姑娘,又知道你不会孤单一辈子。”

钥匙,沙发垫,垃圾桶,四人约会,舞台,歌曲,笑容——当这一切随着旋律在James的脑海中逐渐清晰,他才突然间意识到,这所有都那么熟悉,仿佛一切记忆都一直在他身边不曾离开,只等他揭开那层纱,吹落上面的灰尘。

他曾经恐惧过,他曾经害怕回忆起从前的一切会让他丢失掉这个James Barnes的存在,现在他才终于了解到,“Bucky”从未离开,他只是一直在这里。

“到了要分开的时候,到了要分开的时候。不去猜想未来的轮廓,我两并肩行走,因为我会陪你,到这首歌结束,也直到世界的尽头。”

吉他声戛然而止,Steve望着他,声音哽咽得没办法继续唱下去;而他走上前,从Steve膝盖上拿起那把吉他,轻轻弹出了这首歌的旋律:“我才是你的吉他手。”他说。

“你想起来了?”Steve说,他费了很大力气问出了这句话、简直有些孤注一掷,他的手死死攥紧,甚至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你的妈妈叫Sarah,你曾经往鞋子里面垫报纸。”Bucky说,他闭上眼睛、深呼出一口气、又再次睁开:“没有全部想起,但是——我会陪你,直到最后,我记得这个。”他说。

Steve注视着他,下一秒,他毫不犹豫丢开了话筒、上前拿开了碍事的吉他紧紧把Bucky抱在怀里——他的手臂太紧了,甚至让Bucky觉得胸口疼——“你不知道我想这个已经想了多久。”他说,嘴唇离得太近,声音简直穿透了皮肤直接融近了Bucky的血液。

说完他就吻上了Bucky的嘴唇。

亲吻着Bucky的那一刻,Steve觉得世界上所有的音乐声,他心中响着的,他耳边能听到的,所有一切的声音,都暂停了,他的世界此刻如此安静。

 

“我不记得我们是一对了。”Bucky说,注视着Steve。

“我们不是。”Steve道,他一只手轻轻划过Bucky的眉眼,另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我们从前不是一对,但这是我想做的。”他坦然地说,整个人显得又无所畏惧,又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些紧张。

“唔。”Bucky说,不置可否地思索了几秒钟,最后他选择把Steve拉近:“现在是了。”他说,和Steve再次吻到了一起。

Tony开始弹琴,Thor打鼓,Sif拉小提琴,所有人开始唱一首歌:《Love Wins》。

 

Chapter 7 终章

Steve从来都觉得自己无比幸运。他与Bucky一起长大,Bucky学吉他的时候他在对着镜子唱歌,Bucky开始写曲子时他给Bucky填词。他那么爱音乐、也那么爱他的朋友,和Bucky一起,他们有了舞台,有了“咆哮突击队”,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合约。

他曾经把一切都投入到了音乐里;后来他参军,又把一切都投入到了每一个任务之中——Steve Rogers永远不会放弃,哪怕失去了Bucky七年之久他也不曾放弃过。现在,他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奖励。

他轻轻又轻吻了一下Bucky的嘴唇,后者懒洋洋地把手搭在他的腰上,迷迷糊糊地蹭了蹭。

他们躺在沙发垫子上,这个夜晚太过美好。

 

只是,并对不是对所有人都很美好。Shield ENT的Fury、Coulson和Hydra ENT的Pierce与Rumlow连夜开会,Coulson和Rumlow一搭上话就变得非常有共同语言:

“我早都想到了,James之间念叨那句‘可是我认识他’念叨了几百遍简直复读机一样啊!”Rumlow拍着大腿说。

“好吧,Cap之前的那句‘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只有Bucky’也念叨了几百遍了吧!”连Coulson都忍不住开始吐槽了。

Fury和Pierce早是老相识,此时忍不住都翻了翻眼睛:“够了!”双方这次倒是很一致,“剪掉,逃跑计划最后的部分全部剪掉!”

地下恋情倒也没什么,Steve本来也不太在意所谓媒体形象那些,恨不得除了出唱片的时候平日都不要露面才好;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表达一下自己喜悦,他在第二天就发了推:“Bucky与我,还有布鲁克林。是的,我找到他了。[微笑]”

配图是布鲁克林夕阳下两条长长的影子。

Bucky对现状非常满意,他可以专注写歌、或者和Steve窝在录音室里一整天,尝试各种不同的曲风;至于出柜什么的,对他而言没什么意义,也就干脆听Rumlow的省得他多说。

但是最终——


那天Bucky在录音,Steve到的时候Rumlow不知哪根筋不对,挡着门不给他进;不给进也就算了,他还在说着话,甚至Rollins挡都挡不住:“我说Rogers,你以为你们在谈恋爱又怎么样,James总归还是我们Hydra的人!没错说的就是那个James,your buddy,your pal,your Bucky,怎么样?”

Steve本来还皱着眉,听到了那句“Your Bucky”,忍不住就微笑了起来,眉眼间一片舒缓。

而Rollins,正在拼命想捂住Rumlow的嘴。

“你搞什么呢。”Rumlow不耐烦地说,转过身的时候,背后的闪光灯开始咔嚓咔嚓闪个不停——隔壁,正是当红新人Peter Parker的媒体试音会结束。

“Rumlow先生,你刚刚是在帮Cap和Winter Soldier出柜吗?你说的‘谈恋爱’就是那个‘谈恋爱’吗?‘Your Bucky’又是什么能详细解释一下吗?”Peter提高声音问道,他看起来比记者们还要兴奋。

Rumlow一脸石化好像吃了一堆毒蘑菇面色十分诡异。

“怎么了?”Bucky在此时走了出来。

而这次Steve毫不犹豫搂住了他的肩膀,对着所有的闪光灯露出了一个能照亮整个美国的微笑:“My Bucky。”他开开心心地说。

新的热门TAG是“#MY BUCKY#”,没错,全是大写的。

(The End)

最后说一句,Cap在我心里是那种会失控(他会在Bucky掉下火车后说要杀光九头蛇)也非常有耐心的人,这篇里希望能把这点写出了:) 谢谢阅读!

蚁人的彩蛋看过太多遍,队二最近也再次不记得第几次看了,只希望队三能快点来,再快点,真的已经迫不及待了。

ps,看过《RED》的姑娘也欢迎repo,谢谢:)

评论(38)

热度(1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