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Sense Of Possibility(Sense8设定)(6)

* 盾冬,Steve/Bucky(斜线有意义),包含副CP贾尼(后文会提及锤基和鹰寡),级别NC17。用了电视剧《Sense 8》的通感设定、当然不看剧也能看懂文的。前文戳这里


Chapter 6

“我以为我已经看过了足够多的事,这次我看到了更多。阿富汗的山,我比任何一次更接近那里。还有岩石,土壤,破旧的卤光灯,金属,没怎么洗过的碗,武器,我看到很多武器,我造的。还有死亡。我看到年轻的军人被杀害,死在我本想用来保护他们的武器下。这段时间有个问题我问了自己很多遍,我们到底在和什么战斗?我至今没能找到答案。现在我要说的是我的决定,从此刻开始,Stark工业的武器设计部将不再存在。”

Tony Stark对着摄像头说完了这句话,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一下子乱了起来,很多人拥上前,各种提问的声音让周遭变得嘈杂无比。Stane搂着Tony的肩膀往外走,他一直在说着些什么,Tony没在听。

他回过头,看到他的朋友们,就站在人群外的各处。

他冲他们笑了笑,向外面走去。

 

“看来,他还不是那么混蛋。”Bucky耸耸肩,他在看直播,在主持人开始把话题转向Stark工业的股票会跌到多惨之后,顺手用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了。

“他只是有些习惯于扮演一个混蛋了。”Steve说。

“认真的说,他在天才领域里还算比较正常的。”Bruce出现在了房间里,说道。

“接下来你们是不是就要说‘他其实有着一颗脆弱敏感的心’了?”Clint说,坐在了惯常喜欢的那个衣柜上面的位置。

“他诚然是有心的,然而脆弱敏感?”Thor也到了,有些迷惑地眨了眨眼,“是否中庭对于这两个词的含义与阿斯加德不同?”

“你们在为Stark写传记吗?他该付给你们薪水。”Natasha说,挑了挑眉。

“事实上,我愿意付钱让你们闭嘴。”Tony说道,有些无语地翻了翻眼睛。

“所以,不制造武器的话,你会去研究清洁能源?”Clint颇感兴趣地问道,“漫画里所有的总裁都会去搞那个。”

“我不想和一个背不出元素周期表的人说新能源。”Tony道,“见鬼的,好吧,我会去搞方舟反应堆,我会成立一个新的实验室,Yinsen答应过来帮我了。我需要点时间说服Stane,他现在还认为我处于脑震荡后遗症期间。”

“Stark,如果你没有处于脑震荡的后遗症期间,就用你的脑袋想想看——你的身边有人想要你的命,你死了,最大的受益者是谁?你挡了谁的路?”Natasha轻描淡写地说道。

Tony沉默了,脸上本来尚带着的笑容也一扫而空,他很快从房间里消失不见了。

“总得有人跟他说这个。”Natasha道。

没人回答他,大家都有些沉默。

“怎么了?”Bucky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望向了Steve。

“是Tony,Stane是那个背叛了他的人。”Steve轻轻摇摇头,“这不难猜到。旁观者反而看得更清楚些。”

“这句话说得没错,旁观者的确看得更清楚些。”Bruce温和地说。

“所以你们还在等什么?”Thor道,望着Steve和Bucky。

“等一支可以穿透心口的箭吗?”Clint说道,举起手做了个拉弓射箭的动作。

“别说了。”Steve提高声音、带着些果决地打断道,他突然觉得烦躁起来,好像胸口有些什么东西乱成了一团,让他焦虑不已。

他太清楚自己等不到那支箭。

“Steve?你哮喘犯了吗?”Bucky马上到他面前、伸手抚着他的后背,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有多急促;而Bruce他们已消失不见,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两人。

“没事,Bucky,我没事。”Steve说。他突然觉得自己没办法去看Bucky的眼睛。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口、复又睁开,“我想去画画了。”前段时间由于Tony的事,Steve已有一些日子没动过画笔。

“好啊。”Bucky道,手仍然在Steve的后背上没挪开,他打了个哈欠,“你画室里的那张椅子,窗口旁边的,我真的超爱那里,每次睡在那儿都有好梦。走了,Stevie。”

Steve想到了淡淡的阳光下Bucky睡着的侧脸。他画过太多次,但是那有着他永远画不出的美好。

所以旁观者或是自身、看得清楚或是不清楚,又有什么区别。

他心口刚刚乱成一团的焦躁融化了,变成了苦涩。

 

“……然后我说我们可以去喝喝酒跳跳舞,但是Cassie非要去看电影,那部电影真的很无聊啊,我中途睡着了她又不高兴。”Bucky一边和Steve一起往Peggy的画廊走,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他昨晚失败的约会。

“你看了十遍Die Hard,第十一遍看的时候也没有睡着。”Steve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随口回道。

“我看第十二遍都不会睡着,那可是Die Hard!”Bucky迅速维护着自己最爱的电影的尊严,说完自己也笑了。他的手中拿着Steve的一幅画,画廊就在前面不远处,“我觉得Cassie不会再和我约会了。”他说,习惯性地舔了舔嘴唇,冲着Steve挤了挤眼睛,“嘿,Stevie,你和Peggy,真的没什么吗?”

“没有。”Steve干脆地回答他,“我们是朋友。”他侧过脸看了看Bucky,“别再和Peggy说那些有的没的,惹恼了她会直接揍你,在脸上,相信我。”

“Peggy或者Natasha,现在的姑娘都怎么啦。”Bucky撇撇嘴,夸张地说道。

“Natasha……她可能……”Steve有些欲言又止,“我不知道,有时我能感受到她的情绪——很少的时候——她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坚强。我不知道她到底处在怎样的环境里,我想她需要帮助,她不能一切只靠她自己撑着,但是我不知道到底可以做些什么。”

“你们六个人这样联结着,或许就是为了能够帮助彼此?”Bucky若有所思,他瞄了眼Steve,见对方有些郁郁不乐,就用空出的一只手晃了晃他肩膀,“嘿,放松些,Natasha可是可以随随便便揍翻几个男人的姑娘,世界上还有哪个姑娘能做到这个?——恩,Peggy应该也做不到?”

“Bucky,再说一次,别和Peggy说那些有的没的。”Steve无奈地说。

事实证明Steve说了也是白说,Bucky从见到Peggy那一刻就开始献殷勤。Steve倒也清楚,Bucky不是真的对Peggy有什么意思,他只是——他就只是这样。

Peggy一如既往地对他非常冷淡,简短地打过招呼,就带Bucky上楼,去把Steve的画放到楼上去。“等我下,我们可以一起喝茶。”她对Steve道,率先上楼。

“Stevie,你在的时候,她把我都当成背景板了。”Bucky轻声假意抱怨着道,“等下我先走啦,你们可以去喝茶。”丢下这句话,他就拿着画上楼去了。

 

Steve自己站在画廊的一楼里。

正是下午时分,画廊里人不多,很安静。一段时间没来,这里又添了些新作,他走着看着,最后在一幅名为《Blankness》的画前停住了脚步。

画面里全然尽是一些灰色的凌乱的线条。这种风格Steve并不是特别感冒,然而只不过扫过一眼,这幅画就马上牢牢吸引住他的目光,占据了他的所有的思维,好像那些凌乱的线条已经脱离了画框,缠绕上了他的大脑,在他的整个脑海之间飞旋延伸。

那些线条快速地组合着,在某个瞬间突然染上了色彩,Steve马上意识到,他脑海中呈现出来的不仅仅是这幅画上的不知所云的意向了——他看到了一幅如同地图般在脑海中铺展开来的画卷,画卷上,是他从小长大的布鲁克林,而他沉浸其中。

“你看到了什么?”一句男声突然传来,如果从梦中惊醒,Steve颤抖了一下,意识马上脱离开来、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上。他回过头,看到一位40岁左右的男人站在他身边,他的衣着非常整齐,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整个人身上带着些刻板偏执的痕迹,瞳孔是红色的,看起来有些危险。

“一些线条。你想看到什么,它们就是什么。”Steve说,他下意识地撒了谎。也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幅名为《Blankness》的画的作者,是Erskine——Peggy从未说过他也是个画家,那位老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科学家。

“有趣。”男人笑笑,向Steve伸出了手,“你是?”

“Rogers。”Steve道,与他握了握手。

“啊……”男人恍然大悟,“那幅《Sense》是你的作品。”他笃定地说,肆无忌惮地打量着Steve,这目光让Steve觉得有些不舒服,而Steve也毫不退让地直视了回去。

“我是Shmidt,我很喜欢你的画,也向Carter女士提出过,想见你一面。”男人眯了眯眼,“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不过是一幅画而已,又何必在乎拿着笔的是谁。”Steve说。他看起来仍然镇定自若,但是Shmidt身上带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他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Steve,你的朋友?”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这让Steve觉得些如释重负,他转过头,看着Bucky笑嘻嘻地走到身边,胳膊搭到了他的肩膀上——这是一个保护的姿态,他看出了Steve这时有多紧张。

“Shmidt先生,我已经和您解释过了,这幅画并不出售。”Peggy走了过来,礼貌而疏远地说道。

“只是想再来欣赏一下,看来今天我来得很是时候。”Shmidt道,语气中带着些傲慢的居高临下,“很高兴认识你,Rogers先生,我想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话这句话,他转身离开。

“怎么了?”Bucky道,轻轻搂着Steve的肩膀关切地问。

“不知道。”Steve摇摇头,看着Shmidt的背影,“那个人在旁边的时候,我控制不住地觉得紧张,现在没事了。”他看向Peggy,“他想买这幅画?”

Peggy点点头,“他为这幅画来过好几次了。”

“有什么出奇的?”Bucky打量着画,“就是把布鲁克林画得很抽象而已。”

“你说这是布鲁克林?”Steve闻言马上侧头注视着他。

“是啊,布鲁克林?”Peggy道,轻轻皱起眉头,目光也落到了画上,“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些线条。”

Bucky偏了偏头,有些迷茫,“好像又不是布鲁克林?刚刚第一眼看上去,简直就像看到了一张那儿的全景地图一样,可是多看几眼,又觉得只剩下些线条了。真是古怪。”他评论道,然而没有多想,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笑容,“你们去喝茶吧,我先走了。”他按着Steve的肩膀把他推到了Peggy的跟前,又打了个哈欠,“我觉得我要睡会儿。”

他倒退着往画廊外面走,一边走一边笑着朝Steve做了个“再见”的手势,“这次可别在这儿晕倒了,Stevie。”

Steve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微笑,“走你的路吧,Punk。”他也挥了挥手。

然后下一刻,他就看着原本正笑着的Bucky,在他面前以一种缓慢而古怪的方式,倒了下去,慢得好像降速播放的黑白默片电影,那么慢,然而他却被强制固定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世界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他才终于觉得平静了下来。之前他的表现甚至有些吓到了Peggy,他抱着Bucky往外走、简直慌不择路,却又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去——Bucky比他重得多,他说不上自己瘦骨嶙峋的手臂是怎么能抱住Bucky的。

Barnes先生和夫人回去了,Steve无比固执地要求守在这里,最后,Barnes夫人只得让步说明天早上来换他的班。医生无法查明原因,他们说Bucky的体征指数看起来一切正常,和Steve上次时昏迷一样——他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呼吸都无比平稳。

“至少喝点水,否则你会比他更早撑不下去。”Natasha道。

Steve点了点头,却没有任何动作,眼睛始终放在了病床上的Bucky身上。

“Jarvis联系了最好的脑外科医生,明天就到。”Tony说,“或者他可能真的只是睡着了,明天早上闹钟响了他就醒了呢,还会给你带早餐,哦,还有咖啡,你会喜欢的咖啡。”

他越扯越远,Clint白了他一眼,用嘴型说着“你没有在帮忙”。

“这或许和我们的能力有关。”Bruce说,推了推眼镜,“Steve,告诉我们,那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话音刚落Steve才意识到自己的嗓音此刻沙哑无比,他清了清喉咙,“我看到了一幅画,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中全都是布鲁克林,很多人、很多建筑、所有的真实的一切,我像是在空中俯瞰着布鲁克林一样,一个立体而真实的地图。”

“那是你的精神地图,你找到它了。”Bruce道。

“Bucky也看到了那幅画,我不知道是否和画有关系。”

“告诉我那幅画的名字和作者?”

“《Blankness》,作者叫做Erskine。”Steve道,“我问过Peggy了,她说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他,电话也无法接通。”

“好,Jarvis去查了。”

Steve点点头,重新陷入了沉静。

他想起了自己昏迷的那次,Bucky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坐在旁边,看着他的呢?

Thor轻声叹息了一下,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取下自己的披风,为Steve披上。

(tbc)

其实有点想写出人物性格的变化吧,复仇者众人和Bucky,他们都在慢慢成长,奈何还是笔力不够。其实总觉得Steve在最开始、没有注射血清的时候,更加执拗、倔强,也有些过分的自尊心;等到他获得了血清的力量之后,反而相比从前变得柔和了一些。总觉得开始跑剧情之后,想表达的东西有些没写出。

Ps今天一位三次元朋友说我写文太在意仪式感,所以写正剧时斧凿重。想了下的确如此,尝试着改正。

谢谢阅读!谢谢回复和心心。很希望和大家聊这篇文XD,有想说的请一定告诉我:)

评论(41)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