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Sense Of Possibility(Sense8设定)(3)

* 盾冬,Steve/Bucky(斜线有意义),包含副CP贾尼,级别NC17,前文戳这里

* 用了电视剧《Sense 8》的设定,即复仇者六人有通感,不看Sense 8应该也能看懂、不影响阅读,当然啦这部电视剧很好看,强烈安利,有时间的姑娘可以看看。

* 有AU,所以复仇者们目前是一个年代的,队长没有领先70年;队长目前豆芽盾,很快会转成豪华盾;以及部分人物设定(比如鹰眼)杂糅了漫画设定。


Chapter 3

直到几天后Steve的脸才完全消肿,Bucky这几天干脆就住在他家里;他的小妹妹Rebecca也来过,送来了Barnes夫人亲手做的苹果派。

这段时间也让Steve和他的新朋友们熟悉了一些。Tony话很多,但他其实并不像花边新闻里看到的那么讨厌;Bruce很温和,他的微笑简直带着些让人平静的神奇的治愈力量;Thor——这点接受起来有些困难,但那的确就是北欧神话里的雷神Thor——他非常豪爽、很好相处,也热情好客,阿斯加德的景色很美;弓箭手叫Clint,他是个瘦高个儿,非常喜欢高高的地方,几次Steve出现在他身边时都发现自己正坐在树枝上,他很神秘,Steve有些搞不懂他;还有Natasha,他们中间唯一的一位女性,她仍然话很少,Steve只见过她出现在练舞室里,但他很难解释清楚,为何一位学舞蹈的姑娘会有那么好的身手。

Bucky拎着披萨走进来的时候,Steve快速地合上了自己的速写本。

“晚上吃披萨。”Bucky说,他走到Steve旁边,用手扳着他的脸来回仔细地看了看,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得差不多了。”

“本来也并不严重。”Steve说。

“受虐狂。”Bucky撇了撇嘴,拉开椅子坐下,“所以,关于你的那些新朋友,有什么新鲜事吗?”他兴致勃勃地问道。

关于Bruce几人的一切Steve都没有瞒他,几乎全都告诉给了Bucky。在得知是Natasha用Steve的身体狠狠修理了那位小偷之后,Bucky对这几位新朋友的好感倍增,每天都总要问上几次。

“Tony和Bruce似乎在进行一些关于通感方面的研究,说真的,Bruce实验室里总会有机器的警报一直在响个不停,我很担心他会不会有什么实验室事故——”

“他是研究什么的来着?”Bucky插了一句。

“伽马射线。他和Tony会说一些听起来不像是英语的语言,让我觉得好像我跟他们完全是属于两个时代的人。”

“真的要说这个吗?”Bucky大笑,“你是我周围认识的所有人里最后一个用上手机的,比我外婆都要晚。”

“哇哦,说得好,我喜欢你的小男朋友。”Tony突然出现在了餐桌旁边,他手里还拿着一杯威士忌。

Steve忍不住笑了。

“什么?”Bucky顺着Steve的视线看了看,那里什么也没有,“有谁在那儿吗?”他问道——这几天来,他倒也习惯了Steve新朋友们的突然到访。

“是Tony,他说他喜欢你。”Steve说。

“谢啦,我也喜欢你。”Bucky冲着看不见的Tony挤了挤眼睛。

“嘿,你没转述‘小男朋友’的部分。”Tony不满地说。

下一刻Tony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Thor,就坐在Tony刚刚的位子上:“你和你的男朋友,你们感情很好。”他说,脸上写着几分寂寥,披风在房间里,仍然高高飞起。

“……然后,Thor和Loki今天在吵架。”Steve说,雷神的身上笼罩着一层低气压。

“又吵架了?他们是不是每天都要吵几次?”Bucky吐了下舌头。最初Steve与他说起雷神和阿斯加德时Bucky兴奋得要命,然而在听Steve转述了一次Thor与Loki的吵架现场之后,雷神在他心中马上步下了神坛。

“Loki想让他去攻打冰霜巨人的领地。”Steve道,“我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

“Thor不会听你劝,Loki只需激他一下就能搞定了。”Bucky说,不过只是听Steve转述了过,他就已经对这对兄弟的性格了解得彻底。

“我不会被任何人激去做任何事。”Thor冷哼了一声,面色有些阴沉。

Steve没说话,心里想着“可是你已经决定要去冰霜巨人那里了”。

下一刻Clint出现在了房间角落里的一个大柜子上面,“可是你已经决定要去冰霜巨人那里了。”他毫不犹豫地指出。

Thor想反驳些什么,但是没等说出口,他就消失不见了;Clint紧跟着消失,Steve想或许他们去了另一个空间里继续争执着也说不定。

“刚刚Thor在,还有Clint,他还是坐在那个大衣柜上。我觉得当我讨论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更可能出现在我身边。”Steve说道,他伸手拆开了披萨的盒子,拿起一块递向了Bucky,而后者不知在想些什么,目光也飘到了别处。

“Bucky?”他出声道。

Bucky这才晃过神来,接过了那块披萨,“我在想,你眼中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你有了新的朋友了,可是我看不到。”他说,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这句话却没来由的让Steve觉得心多跳了几下。

话一出口Bucky就后悔了,他咬着自己的嘴唇,“天啊,我听起来像个姑娘。”他自己也不禁失笑,伸手拍了拍Steve的肩膀,“说真的,我很高兴你有了其他的朋友,Steve,我也很高兴你和我说起他们。”

“我知道,Jerk。”Steve说,注视着Bucky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大口地咬掉了一口披萨。

他当然知道。

“Jo给了我双倍的芝士。”Bucky不忘向Steve炫耀下自己和披萨店女招待的友好关系。

“那是因为你每次都会给双倍的小费。”Steve毫不留情地指出。

Bucky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Angela的照片在屏幕上一闪一闪。Bucky看了一眼,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你们……?”Steve谨慎地发问。

“我又单身了,哥们。”Bucky说,有些态度夸张地叹了口气,“别指责我挂掉一位姑娘的电话,这已经是今天她第六个打来骂我的电话了——是的,我接了前五个。”

“发生了什么?上次见面时你们看起来还好。”Steve说,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Bucky,你又让Angela带位女伴四人约会?还是因为最近你一直在我这里?”

“跟你没关系。”Bucky回答得斩钉截铁,“只是我们不太合适,她值得更好的。”他闷头吃着披萨,直到把这块披萨全都塞进了嘴里,“以后不会再有四人约会了,你说的对,你不需要那个。Steve,你值得更好的。”

“她们只是不知道你有多好。”他说。

Steve没说任何话。他试图把目光和所有精力都放在他手中的披萨上,他不知道自己做得怎么样,只觉得从心口到咽喉再到鼻子,都是一阵的酸涩。

“某些方面你自不量力,某些方面,你也太看低了自己。”Natasha坐在了桌子旁,用带着些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晚饭后他们一起看了会儿电视,Bucky去洗澡了,Steve再次拿起了铅笔和自己的素描本。最新的那页是Bucky,他还没画完。Steve画过太多的Bucky了,对于Bucky的一些微小的表情,他甚至比Bucky自己都要熟悉得多。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几乎知道对方生命里的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只除了Steve有一个秘密,Bucky不知道。

Steve藏得很好。

回过神来时他才猛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分钟,而那张他正在画着的关于Bucky的素描旁边多了一个评论:“画的不错”——那人甚至还在Bucky的脑袋旁边,画了五六个大小不一的桃心。

不知道来自哪个朋友,但这让Steve不禁失笑,他摇了摇头,合起了素描本放在旁边。

“嘿Steve,我突然想到,你的朋友们,他们曾经在你洗澡时出现过吗?”Bucky从浴室里出来,他裸着上身,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兴冲冲地问道,“你呢,你出现在他们的浴室里吗?”

“Natasha在旁边,你该多穿点。”Steve一本正经地说——假的,Natasha根本不在。

“我的身材又不怕看。”Bucky马上挺了挺胸口,但仍然笑嘻嘻地给自己套上了一件T恤。他打了个哈欠,晃了晃脑袋,“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总觉得头昏,很想睡觉。”他抱怨着说道,“Stevie,你传染了我,和你的傻气一样传染了我。”

“还用传染吗?你身上的傻气已经够多了。”Steve道,从背后拍了拍Bucky的肩膀,“早点睡,Buck。”他说。

 

Steve很快迎来了一个好消息,他接到了Peggy Carter的电话,告诉他他在Carter画廊里的画又卖出了一幅。正好新的那幅画已经完成了,他直接送到了Carter的画廊里去。

“这幅画叫做《Sense》。”Steve说,“谢谢你,Peggy。”他和Peggy的相遇只是偶然,但如果不是她,可能他现在仍然靠着甜品店的打工为生。

Peggy注视了画作半晌,开口说道:“我看到了些新的东西——是我的错觉吗,还是你的生活真的发生了什么?”

“没错,有些新的。”Steve回答。

“Barnes?”Peggy道,随即摇了摇头,“不,不是。”

“我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他说。而就在此刻,他的一位新朋友Tony Stark先生正站在Peggy的旁边,强烈要求Steve提供“这位睿智又美丽的女士”的联系方式。

“我在阿富汗,这里简直见鬼的什么都没有!”Tony还在抱怨着,Steve只好面无表情地无视他。

“Peggy。”一个声音传来,Steve回过头,正看到一位老人微笑着向两人走来。

“Doctor Erskine,你来了。”Peggy道,伸出手和对方相握,“这是Steve Rogers,我的画家;这是Erskine博士。”

她没提及对方是做什么的,Steve也不会多问,只是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就不打扰你们了。”他说。

Erskine笑着和他道别。他的眼睛很亮,目光中也透出些智慧。Steve朝画廊外走着的时候突然有了种奇异的感觉,他觉得,就在不久的以后,他还会再见到这位老人。

没走出画廊的门他就倒下了——突然之间,整个身体仿佛被什么狠狠击中,一瞬间他疼得要命、喘不上气,剧痛把他全身席卷。

他最后意识到的,是自己的眼前一片黑色。

 

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你终于醒了!怎么样,Steve?”Bucky就坐在旁边,脸上混杂着焦虑、放松、欣喜、紧张种种诸多的情绪,一把扯过了他的手,另一只手按响了床头的呼唤铃。

Steve大口地呼吸着,几乎是有些迫切地把空气吸进肺里:“有人出事了,我不知道是谁——”他紧紧握住着Bucky的手,Bucky手心中都是汗水。

“我想我知道是谁。”Bucky说,他坐在Steve的床边,一手握着Steve的手,一手轻轻抚着他的后背,他冲着电视扬了扬下巴。

屏幕里,正铺天盖地播放着Tony Stark在阿富汗被绑架的新闻。

“该起床了,做点正事。”Natasha出现在了床边,说道。

“他们该为此付出代价!”Thor说,手中紧握着自己锤子,Steve能看到其中隐隐的电光流转。

“磁铁可以保护Tony的心脏暂时不受弹片损坏,他仍然昏迷着;Yinsen没对任何人说起过我的存在,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Bruce说,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看起来很疲倦。

“弓箭手从来不放空弦。”Clint说,手里拿着他的弓箭,他看向了Steve,“你怎么说,画家?”

Steve望着面前的所有人。

“他们在这儿?”Bucky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你们想做什么?”他仍然握着Steve的手,声音中不带丝毫犹豫,“Steve,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当然站在你这边。”

“我们需要个计划。”Steve深吸一口气,说道。


(tbc)

真情实感地希望姑娘们和我交流这个脑洞XD 谢谢阅读,谢谢所有评论&心心。

评论(24)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