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Stucky无差】Taste of Icecream(下)

*CP为Stucky无差,已完结,(上)篇戳这里


(6)

血清让他恢复得很快,冬兵几个小时之后就醒了,看到Steve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里抱着一桶冰淇淋,旁边摞着几个空着的冰淇淋盒子。

“最后一桶了。”他一边吃着一边说,没有想给冬兵留点的意思。“抱歉。”从冰淇淋间流出的声音有点模糊不清。他起身拿起了旁边的玻璃杯,用嘴唇试了试水温,递到了冬兵嘴边;后者微微抬起上半身,喝了几口水。

“为什么道歉?你又不是错了的那个。”冬兵靠着床头坐起,一边说,一边快速地评估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准备好谈谈了吗?”Steve避而不答,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拿起了那桶冰淇淋。

“我不知道你还是心理医生。”冬兵道。

“三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就是彼此的心理医生。”Steve说,理直气壮。

“早就不是三十年代了。时代在进步。”冬兵说。他说得有点心虚,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是心虚的那个。他觉得Steve好像在不讲道理,美国队长不会不讲道理,可是这样的Steve又让他觉得仿佛很熟悉。

“我十三岁的时候,有一次,我昏过去了——你知道,那些自不量力的举动。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我的眼睛肿得都睁不开。你坐在旁边,眼睛也肿了。你不承认自己哭过。我曾经是个混蛋,是吧。”Steve说着,声音苦涩。

“你在做正确的事。”冬兵说。他犹豫了下,还是开口继续:“没怪过你——知道你就是那个样子的。”

这句话让Steve微笑了下,“我知道这个,虽然你从来没说过。”

他终于吃完了那桶冰淇淋,把纸盒放到了床头柜上,就那么毫不退却、毫不避忌地直视着冬兵的眼睛,说道:“Buck,我从来没要求过你和从前一样,从来没想去找回过去的什么。”

这句话让冬兵的心如同发疯一样地狂跳了起来,紧紧攥着的右手手心尽是冷汗——Steve不是心理医生,但是Steve太过了解他,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了解。

“我只是觉得,你会知道这个,以前或是以后的某个时候,你会了解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说给你听。”Steve说,他耸了耸肩,“我改变主意了——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你呢,我既然可以强迫你吃掉巧克力或者冰淇淋,我也可以直接跟你说这个。”

“恩。”冬兵回答,这一个字节已经花掉了他大部分积攒的气力。他紧张而慌乱,所有的情绪连带着他的一些有的没的记忆在他脑海中旋转飞翔想找个出口,让他的大脑嗡嗡作响。

“我不知道怎么办。美国队长总有个计划,可是我——我没有什么计划,一个计划都没有。”Steve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半晌才复又抬起了头:“我曾经那么想上战场,Bucky,你想阻止我放弃那个傻念头,但是后来你放弃了,由得我一遍一遍在征兵简历上作假;现在,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可是我……我不知道是否该让你继续下去——Buck,你可以来说服我。”

他的蓝色的瞳孔注视着冬兵,这让冬兵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人并不是永远都那么坚定、无所退却,或许只是闪过的难以捕捉到的瞬间,但是他也有脆弱的时候。这个发现让冬兵觉得新奇,又不自禁地紧张起来。

“你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他开口说道。

“我想告诉你‘不是你的错’。我告诉过你。”Steve说。

一片沉默。

半晌后冬兵终于再次开口:“如果那就是我的错呢?”他的呼吸变得局促,语速也逐渐加快,“如果那就该是我的错?我不够坚强,我不够坚定,我被利用做那些我永远无法为自己洗脱的事——”

他马上停住了。Steve在他面前发出了一声哽咽,这个无坚不摧的男人用双手盖着自己的脸,有眼泪把手指指缝染得湿润。

“对不起,Steve,抱歉。”冬兵说,声音嘶哑。

“我也曾经这么想过。我不够强,不够快,不够有力量,所以我抓不住你。后来我知道我是多么的愚蠢,才会有那种想法。你也可以这样继续下去,Bucky,你可以,就做所有你想做的,为过去拼命地补偿或者什么——我也不会怪你,我陪你一起。”Steve说,他放下了手,直视着Bucky。

因为我会陪你到最后。

 

早不是过去,早不是从前,时光走过了那么远,冬兵忘却了太多,他与Steve Rogers相识那么久,重逢之后,这刻却是他发现自己离这个人最近的时刻。

他能看到Steve灵魂的样子——他以为他忘记了,这个烙印却在此时浮现到了记忆表层。Steve Rogers,血清、美国队长的称号、七十年的冰封或者其他任何什么,这个人,从来没有被任何东西改变过。

 

“你也要否认说你哭过?”冬兵说道。

“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没哭,”Steve说,“Jerk。”

“Punk。”冬兵答,但是当Steve往他嘴里塞来一大块花生酥的时候他还是张开了嘴。

 

没谁再说起这次谈话。

 

(7)

今天没有任务,Steve在厨房里忙活着,他找到了一份苹果派的食谱,打算自己烤一份;Clint一直在旁边转来转去,表现得比Steve还积极。

“Clint,嘿,你没有在帮忙!”在一次手忙脚乱拿着面粉罐儿差点撞到伸头过来看的Clint之后,Steve终于忍不住笑着说。

“也绝对没有在捣乱。”Clint马上举着双手,示意自己什么都没做。

“好了,做好之后肯定有你的一份。”Steve无奈地道。

“真的?”Clint表示怀疑,“我以为你给吧唧做的呢。”

好吧,认真说来他的确是做给Bucky的——从前在布鲁克林时,Bucky一直就非常爱Steve妈妈的苹果派。

“放心,真的会有你的一份,只要你保证能吃完。”Steve说道,他可以多做一点,只要再加些面粉、鸡蛋和白糖。

“说定了啊队长,你可不能反悔!”Clint很开心,“我就要吃到美国队长亲手做的苹果派啦!”他往起居室里走,正看到冬兵坐在沙发上,用一种死光瞪视着他。

“队长都说了给我的,放心啊肯定也有你的份,别这么小气啊。”Clint不满地叫道。

 

两小时之后Steve的苹果派终于出炉了,热气腾腾,只是房间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焦味。Steve满身面粉、焦糖和其他不明物体,端着两个盘子走了出来,“不好意思,Clint,有点糊了。”他满脸抱歉地说,把一个盘子递给了之前一直在翘首企盼的鹰眼。

问题是从刚刚闻到那股诡异的焦味开始Clint已经在想着偷偷溜走了,只是Jarvis以“Barton特工您已经答应了Rogers队长说要一起吃甜食”为理由不给他开门。(顺便一提,冬兵从沙发下面翻出了一柄枪,并且持续着用威胁的目光扫射他。)

Clint接了过来,苹果派的确烤得有点焦,但是好像不只烤焦了那么简单——这根本就是一盘马赛克!不忍直视的马赛克!他抱着必死的决心说:“确定这是给我的,队长?”还是特别研究出来想要灭掉九头蛇的生化武器?

“是啊,不够吗?烤箱里还有一点。”Steve说。

“够了!!!”Clint崩溃地大叫。

万一……万一只是看着很难吃闻着很奇怪,吃起来却不错呢?毕竟是美国队长亲手烤的派啊。Clint想着,切了一点,放到了嘴里。

他唯一没有马上吐出来的原因,就是Steve正在满怀期盼地注视着他,而冬兵正在若有所思地擦枪。“怎么样?我第一次烤东西吃。”Steve马上问道。

“挺好的。”Clint艰难地说,“Cap我等下要去写报告,派放在冰箱里面,我回来再吃,可以吗?”

“当然,记得吃掉。”Steve说。

Clint从房间拿上外套往外走的时候,正看见冬兵一口一口吃着Steve的那份马赛克状的苹果派,脸上平淡无奇,没有痛苦煎熬不能下咽或者其他什么,好像在吃任何一种Steve喂食给他的东西一样。

Steve在旁边一直笑着看他吃掉。

Clint被吓出满身冷汗。

 

(8)

God bless American!总之他们的精神领袖最近除了在与邪恶力量对抗之外,也迷上了烘焙,他孜孜不倦地尝试着饼干、蛋挞、蛋糕等各类甜品,只是结果有点不尽人意,他的意面或者其他主食还算能吃,但是说到甜品……他孜孜不倦地从厨房往外面端着各种马赛克,至今他成功的作品没有任何一个。

复仇者大楼最近都显得过于冷清了,谁都不想被美国队长热情地(顺便)招呼着“一起吃点东西吧”然后面对一堆马赛克。

Steve大概也觉得自己的食物有些过于难以直视了,从来不会对任何事情丧失信心的他积极改良着也进步着,一个月之后他端出了一份看起来简直完美的芝士蛋糕。

“啊,Bruce你也在,一起吃点?”他说,给Bruce切出了一小块,剩下的全部递给了冬兵,后者压根眉头都没皱一下,面无表情地拿着叉子一口口往嘴里送。

Bruce注视着面前的芝士蛋糕,轻盈,松软,闻起来奶香浓郁,上面简直就像写着“快来吃我”几个字。而且冬兵看起来完全没有接受不良的样子……Bruce舀了一勺吃到了嘴里。

——大概真的有什么“总量守恒”定理在作祟,看起来、闻起来都完美异常的芝士蛋糕味道还不如之前的各种马赛克。

Hulk不出意料地出现了,他当然不会错过任何甜食,尤其是看起来这么好吃的,于是他又吃了一口蛋糕;Hulk不出意料地暴走了,砸烂了整层楼。

 

Steve Rogers队长被以“妨碍国家安全”的理由明令禁止向除了Bucky Barnes之外的人喂食。

 

(9)

“D区完成,Winter Soldier前往支援C区。”冬兵在频道里说,踩着砖土和碎玻璃,往另一个方向走。金属手臂和他的黑色作战服上面已经沾染了很多血污,他满身硝烟的味道。路过一群纽约警察正在疏散的市民时,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女孩突然从警察的胳膊下面钻了出来,颤颤巍巍地跑到他面前,把一个棒棒糖递了过去。

“给你!”小女孩奶声奶气地说道。

冬兵愣了下,下意识摇了摇头。

小女孩大大的蓝眼睛上立即萌上了一层泪水,但是没等她说什么或是有什么更进一步的举动,一个年轻的警察跑了过来把她直接抱起,他满脸尊重地向Bucky点了点头,回到队伍中,带着民众们离开。

冬兵继续往C区赶,他想起刚刚的棒棒糖是西瓜味,Steve会喜欢的味道,或许他该留给Steve。

C区形势已经很紧急,冬兵到时正看到Steve和Thor一个盾与锤的组合技揍翻了一大帮外星过来的机械小兵,只是半空中停着的飞行器里有更多的机械小兵飞了出来。

“需要有人把飞行器打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Natasha在频道里说道,声音有点焦急。

“我去。”冬兵说,他看了眼自己还剩下的子弹,望向Thor,示意自己需要个便车。

“还有我。”Steve说,不带任何讨论的余地。Sam从空中掠过,抓住了他的手;Thor拉起冬兵,带着他们两个往飞行器而去。

 

飞行器上根本没有落脚地,Thor和Sam干脆把两人直接空投了下去。“Tony,注意着点C区情况;Tasha,先去包扎下伤口!嘿,接下来不管谁受伤,我口袋里还有几块自制的蔓越莓饼干可以给他补充能量呢。”Steve在频道里说,“蔓越莓饼干”这么美好的词汇让频道中愁风惨淡,但绝对某种程度上的大大增强了士气。

而后他看向Bucky,后者已经用枪开出了一小条通路。“我说陪你到最后,就是到最后。”他轻声说,盾牌自手中飞出。

 

(10)

冬兵的眼睛里简直在冒着火。

“我可以做这个一整天。”Steve说得轻描淡写,脸上的表情让冬兵觉得似曾相识。他的左手搂着冬兵、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冬兵的身上,右手的制服碎裂成几条,肩膀也在流着血。

“你是在报复我吗,Rogers?”冬兵咬着牙说道。

“我比你更适合完成那个,这是从当时的情势考虑,”Steve说得理所当然,“你更适合给我提供火力支援——我最后做到了。”

“队长要不要尝下你自己做的蔓越莓饼干啊?”Sam在频道里说。

“没错,还有饼干。”Steve懒洋洋地说,从制服的不知道哪里摸出了一块坚硬如磐石、根本很难咬动的蔓越莓饼干,他啃了一口差点没磕掉自己的牙,然后毫不犹豫地就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去。

“天啊……我……我不该再给你做这些吃,”他有些惊悚地看着手里的物体,很怕自己扔到地上会砸碎什么,“我并不是想虐待你,Bucky!”

冬日战士翻了翻眼睛,“没什么。但是现在如果你把你啃了一口的那块石头给我,我会揍你。”

战斗已经结束了,他扶着Steve朝医疗救援处走去,路上还会遇到一些纽约的市民,向着他们投以尊敬的注目礼。冬兵至今没有习惯这个,那些感谢的微笑或是问候,但是在Steve身边,他觉得安心得多。

“等一等!”一个脆生生的童声从一旁传来,他看过去,看到了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有点费力地跨过路上的那些倒塌物,朝两人走来。

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冰淇淋。

“女士,你该撤离,这里仍然有倒塌的危险。”Steve温和地说。哪怕对一个小姑娘,他也仍然用了“女士”的称呼,这让那位小女孩微笑着红了脸。

“给你们。”她说,递上了那个冰淇淋,“我想你们可能口渴了。”她看了看Steve,又看了看Bucky,有点犹豫:“对不起,只有一个冰淇淋了。”

“谢谢你,女士,我们可以吃一个。”Steve笑了起来,他伸出受伤的右手接过了那个冰淇淋,看着有警察接手疏散撤离才继续往前走。

“香草味的。”他说,“想尝尝看吗?”他听起来很轻松,简直有点开心,冬兵不知道他的好心情从何而来,而自己则明明憋火得要死。

“不要。”他说。但他还是在Steve坚持不懈地把冰淇淋递到他的嘴边之后舔了一口。

香草味——或许,他尝不出,他只能感受到凉意从唇舌间逐渐融化,逐渐消散。

冬兵的嘴唇上沾染着一块白色的冰淇淋的痕迹,Steve注视着他,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倾身向前,舌尖从冬兵的唇上舔过。“你的看起来好吃一点。”他说。

冬兵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他沉默着尝试理清什么,却发现所有的感官和思想全部集中在Steve舔过的下唇上。他没办法思考。

“你可以不用思考什么。Bucky,告诉我,你想做什么。”Steve轻声说道,他的手扣在冬兵的头上,指尖擦着冬兵的头发。

他不是心理医生——但是他说得对。冬兵放下了所有、什么都不再去想,他只感受着自己的本能,他拽着Steve的制服把他拉近,狠狠吻了上去。

这是他想做的。

Steve的嘴唇尝起来还有些凉,大概是刚刚吃过了冰淇淋的缘故,冬兵仍然尝不出任何味道,但他感受到了Steve的味道,不像冰淇淋不像巧克力不像糖果不像蛋糕不像任何一种冬兵曾经品尝过的味道。

Steve就是Steve。

 

他们吻到双方都觉得气喘吁吁。

“美国队长总有个计划——这就是你的计划?”冬兵说道。

“不,这是我想做的。‘陪你到最后’才是那个计划,你知道。”Steve说,舔了舔自己的冰淇淋,已经开始在融化了,“快点吃,Bucky。”他犹豫了下,“还是尝不出味道来吗?”

“能尝出你的味道。”冬兵说,“我不知道……也可能是幻觉什么的,也有可能——”他注视着Steve,“我会把冰淇淋涂到的身上,然后一点点地舔完,尝你的味道。”

Steve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再次探身吻了吻Bucky的嘴唇:“你尝起来像冰淇淋和Bucky。”他说,压低了声音,“我会吃着冰淇淋把你含进去。”

 

“那个,队长,频道还开着呢。”Coulson在频道里客客气气地说。

 

(11)

几天之后,Steve再次端了一盘手工自制马卡龙到起居室里。“尝尝看?”他满怀期待地说。

“我不用了我在减肥。”Clint义正辞严地拒绝。

冬兵面无表情地拿起一块马卡龙吃了下去,然后他说:“Steve,你以后不要做东西吃了。”

Clint惊喜地叫道:“你终于说了实话!等等,队长,连你小男朋友都受不了你了!”

“你……你能尝出味道了?”Steve迟疑着问。

冬兵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你没有告诉过我!”

“昨天,我说我尝到了你的味道了,就是因为我尝到了你的味道了。”冬兵说。

Clint有点目瞪口呆,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了!?

“你别再做这个了,Steve。”冬兵继续说道,“我可以给你做着吃。”他认真地说。

 

美国队长终于放弃了烘焙,厨房和烤箱被他的男朋友占领。

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冬兵也是一个马赛克缔造者。

而复仇者们重新认识到了他们的领队美国队长:“我觉得挺好吃的啊。”Steve一边说着一边把一盘马赛克都拽到了自己的面前,全部吃掉了。

Steve Rogers绝对是一个愿意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好人。

只要他别和Bucky Barnes当着所有复仇者的面分着吃一桶冰淇淋就好。


【the end】

拼文赌注终于写完了QAQ,对不起红茶太太!!你的梗被我写得好糟糕……本来是有段冰淇淋play的肉的,我觉得写得太烂了,根本不忍直视,改都不知从何改起,然后又发现好像没有肉也不影响什么,干脆删掉了(滚)求不打脸!以后写肉写得好了有机会了再补足,QAQQQQQ

这篇想写的其实是两个人某些情况的颠倒,也想探讨下冬兵心理的一些问题,但是我后半程专注逗比去了简直无语,算了以后不写正经的文了只写逗比文好了。敲了六千多字手都在痛,写得太急估计bug多,可能明天会修改,但还是先po出来><谢谢阅读,姑娘们晚安!

评论(24)

热度(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