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Stucky无差】Taste of Icecream(上)

*CP为Stucky无差,一个小短篇,会分上下两部分,下篇明天写。


(1)

冬兵没能控制住平衡,他从半空中狠狠砸落到地上,或许头磕在了机器人的尸体上,或许是散落的砖石,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丧失了意识。再次找回自己时Steve离他只有两步了,他想他或许只晕过去了几秒钟,因为Steve的速度如此之快——Steve在他旁边跪下,把他的头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你怎么样,Bucky?”他说,声音中的焦急与恐慌呼之欲出。

冬兵深吸一口气:“没什么。”他说,金属手臂撑地,努力地站起,不着痕迹地离开了Steve。起身时眼前再次晃过一片黑,他想他可能有点脑震荡。不是大问题,他能克服,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易碎品。“哪里需要支援?”他活动了一下金属手臂。他掩饰得很好,Steve什么都没看出,后退一步撤出了他的个人空间之外。

“已经结束了。”Steve说。直升机来到了两人上方,“Bucky,你……”Steve有些欲言又止。

“我很好。”冬兵说,拽住了直升机的吊梯。

 

他没能拗过Steve,一个小时后,直到神盾的医生对Steve亲口说出了“他没事”,Steve的眉头才终于舒展开来。“你宁可相信穿白大褂的,而不是我。”他说,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

“因为你不是医生啊,Jerk。”Steve笑道,伸手捶了下他的肩膀。“走,庆功宴去吃披萨,Sam他们已经到了。”

冬兵觉得那家披萨店还不错,很多的芝士,饼皮也非常酥脆。他们到时复仇者们已经吃完了一半,进行到了互相扔食物的部分。

“我们的超级士兵来啦,”Tony说,打了个响指,“放心,留了十份披萨给你们。”

Steve笑着把一个芝士火腿披萨推到了冬兵面前,自己拿起了另外一块。

冬兵吃了一口,他面无表情地停了一会儿,然后这次很快吃完了整个披萨,摇摇头,拒绝了侍者端过来的第二份。

终于吃完后他们闹腾腾地往外面走,冬兵最后才起身,Steve在他旁边。

“你吃得很少。”他如同不经意般说道。

冬兵低头,咬了下自己的嘴唇,他有些犹豫,还是平淡地开口说道:“Steve,我尝不出味道了。”

 

(2)

小时Bucky就喜欢从Steve嘴里抢食物吃,“我总觉得你的更好吃一点啊。”少年吐了下舌头,笑嘻嘻地说道。

战时食物短缺,Bucky家境尚可,Steve家里艰难得多。Bucky经常会带着食物来找Steve,一块面包,一个苹果,一块巧克力,他会在Steve拒绝之前笑着说:“又不是全都给你,我也要吃啊。”

Steve习惯了把食物分成两份,多的那份给Bucky,少的那份给自己;Bucky也习惯了在Steve开始吃东西时从他嘴里抢过少的那份,把自己的那份丢过去给Steve。

这个习惯保留了太久。一块面包,一个苹果,一块巧克力,再到战争里简易帐篷中的一盒午餐肉罐头——“还是觉得你的好吃一点啊。”Barnes中士笑嘻嘻地对美国队长说。

 

七十余年之后Steve翻那份Natasha给他的冬兵的档案,每一页每个单词都仔细看过,看的时候他没办法阻止自己让自己停止颤抖。里面有提及冬兵食物的章节,还配了一张图,粘稠成糊状的看不出颜色的物体,文件中说冬兵对食物适应良好。

Sam见过Steve紧握拳头坐在椅子上的样子,地上全是散落的档案纸张——那是他所见过的美国队长最接近失控的样子。

他跟随着Steve全世界找着那位“失踪人口”,总是晚了一步,当冬兵不想被找到的时候,谁也没办法找得到他。

他们在法国,又是一场扑空,当走过路边的一个冰淇淋车时Steve停住了脚步:“Sam,请你吃冰淇淋。”美国队长笑着说,眼睛亮亮的。

“啊……”Sam眨眨眼,“冰淇淋那个冰淇淋?还是冰淇淋是什么拯救世界的新的代名词?”

“拯救世界的新的代名词啊。”Steve耸耸肩。“超级英雄才不用吃早餐和冰淇淋呢。”

但是一分钟之后Sam得到了美国队长亲手递过来的一份奶油冰淇淋,对方手里拿着香草和巧克力的双拼,两个。

“你要吃两个?”Sam默默看他。

“是啊,谁让我没吃早餐呢。”Steve答。

他们站在路边,晒着太阳,吃冰淇淋。

Steve吃了好几口左手的冰淇淋,右手的则任由其融化。

不到一分钟,那个身影就径直朝他们走来。Sam张大了嘴一脸不可置信,Steve则表现得仿佛早已料到一般,镇定自若地注视着男人走近。

他稍微颤抖着的嘴唇和眼睛里蒙上的水雾流露出了他心底真正的情绪。

冬日战士穿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衬衫,牛仔裤,戴着一顶帽子,脸上留着点胡须,他彻底融入着环境,看起来和路边走过的每个人都无甚差别。

他走到了Steve身边,皱起眉头,有点恼火又有点犹豫地看着Steve的手,最后还是拿过了右手边的那个。

“你从前总是愿意从我嘴里抢东西吃。”Steve想这样说,然而终究没说出口。

他们沉默着一起吃冰淇淋,Steve觉得那简直是他人生中吃过的最漫长的冰淇淋。

也是最甜的。

冬兵这次没有离开,他和Steve一起回到了美国。

 

(3)

Steve带他去神盾检查,第一次冬兵没有拒绝,他只是抿着嘴一言不发,表现得很不耐烦,也完全不配合。结果显示一切正常,神盾的医生说不出所以然。

几天后他仍然没有恢复,仍然尝不出任何味道,Steve再次提到检查时,冬兵有些恼火地把叉子直接插到了木制的餐桌上:“不去。”他冷着脸说。“根本没区别。”

没区别。是否有味觉,对他而言没有区别。

Steve能猜想到这点,从那份文件,从那张图片,从冬兵面对食物时的表情和动作——他甚至从来不敢问冬兵,他喜欢吃什么。

从前Bucky喜欢从他嘴里抢食物,现在冬兵不拒绝任何Steve递过去的东西。

但是不管Steve递给他什么,他都觉得没区别。

Steve能猜想到这点,但是从冬兵口中说出来仍然让他觉得如此难过。

冬兵轻轻叹息了一声。“抱歉。”他生硬地说。

“为什么道歉?你又不是错了的那个。”Steve道。

“因为有人表现得要见鬼的哭了一样。”冬兵说,他伸手把金属叉子从桌上拔了下来,放回到自己的餐盘旁边。

“你才要哭了,Jerk。”Steve说,笑着低下头。他犹豫了一会儿,拿叉子来回拨着餐盘里面的东西,最后说:“你以前很愿意抢我的食物。”

冬兵皱起眉,他张了张嘴,使劲吞咽了下,脸上呈现出了一种惊悚的古怪表情:“抢你的?因为……吃不饱,抢你的吃?”

“怎么可能!”Steve提高了声音,他随即意识到自己似乎过于激动了,声音又缓和了下来:“天哪,不是那样的,我是指,你总说我的那份更好吃一点。”他想说得轻松些,却不自禁地哽咽起来,“你……你会吃掉我的,然后把你的那份给我。你总是想让我吃的多些。”

“啊……”冬兵有些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难怪。”他说。

“什么?”Steve反问。

“冰淇淋。”冬兵说,耸了耸肩,舔过了自己的嘴唇,“法国,你拿着两个冰淇淋,我当时觉得你在吃着的那个看起来更好吃一点。”

他想尽力表现得随意或者满不在乎一点,但是说到最后一个单词时,他仍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脸红了起来,他恼火地盯着Steve,心想如果这个男人笑出声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射他,不管自己能不能做得到他都会尝试下——Steve没有笑。

Steve望着他,Steve用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深深凝视着他,Steve没有笑,他看起来就要哭了。

他没说什么,没说任何话,只是叉过一块自己咬了一口的煎牛排,放到了冬兵的餐盘里。

“我已经吃完了。”冬兵抗议。

“多吃点。”Steve说,“你该多吃一点——你以前对我说这句话说过得有一万次。没有想到今天,是吧。”他笑了起来。

“可不是。”冬兵嘟囔了一句,但是还是拿起了餐叉。

他仍然尝不出味道,可是Steve——或是以前的Bucky Barnes说得没错,Steve的食物的确更好吃些。

 

(4)

Steve没再要求冬兵去神盾的医疗部解决下味觉问题,比起那个,他养成了一种新的习惯,他会在看到冬兵时把手里的蛋挞、cupcake、饼干、巧克力或者任何的一种食物递过去。冬兵会皱眉,瞪着眼睛看他,胸口微微起伏着,好像一个小动物一样,那让Steve觉得可爱得要命——但是冬兵从来没有拒绝过。

哪怕他会嫌弃地盯着Steve或是食物看,哪怕他会以一种完成任务的姿态把食物解决掉,他从未拒绝过Steve。

Steve这时总会笑得发自身心,冬兵无法理解他吃东西时到底有哪里好笑。

“别表现得那么蠢。”冬兵忍不住说。

“别表现得那么混蛋。”Steve轻松地还击。

冬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四十年代以前就从来没在嘴上赢过Steve。如果是的话,他还真惨。

与此同时,美国队长的身上总是时时刻刻都带着各种零食。小部分时候Clint会觉得很眼馋,大部分时候——大部分时候除了冬兵,根本没有人会被美国队长喂食。

 

他走进房间时Steve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用勺子挖着一桶冰淇淋吃。“给你。”Steve说,顺手塞到了冬兵手里,“香草味的。”冬兵捧着那桶冰淇淋没动,Steve眨了眨眼,举起自己手中的勺子晃了晃:“我会喂你的——相信我。”

冬兵不知道如果他不拿过勺子的话,会不会表现得如同他真的很希望Steve喂他一样。

“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味道的?”Steve问。

“没区别。”冬兵说。

“告诉我一个。”Steve坚持。

冬兵沉默片刻。“Steve,你不能要求我变得像个正常人。有些事情我能做到,有些我没办法。”他说,他微低着头,刘海挡住了眼睛,难以看清他的表情。

Steve愣住了,他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正常人?Bucky,我从没那么要求你过。”他说,“我自己都不是一个正常人。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还能成为一个什么普通人。”

冬兵仍然没有味觉,但是此刻他觉得自己感受到了苦涩。

 

就在这时,复仇者的卡片响了。

 

(5)

战斗结束时冬兵坐在一面濒临倒塌的墙边喘气,他甚至有点站不起来,胸口都是血,他想他至少断了两根肋骨。Steve朝他走来时他有点慌,但是他根本没力气躲到墙后面。

离他还有十几米时Steve就摘下了他的面罩,狠狠地摔到了地上,他怒火冲冲,冬兵觉得视线有点模糊,但还是能看清他起伏的胸口和在颤抖的手。

“现在你变成了那个不要命的,而我在你身后唠唠叨叨——真没想到这个。”他说,语调里带着尖锐的嘲讽和控制不住的怒火,他俯下身去,想要把冬兵抱起来。

“不要。”冬兵说,“我自己能走。”

Steve倒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以前是不是这么混蛋——看在上帝的份上,至少我没有阻止你抱着我去医院!”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塞到冬兵嘴里,然后不管对方是否愿意,他的手穿过冬兵的后背和膝盖把他抱起,医疗车停在不远处。

(tbc)


昨天和 @Mostly红茶less &  @枚苦 两位太太拼文,结果我以几十字的差距败了,哭晕在厕所。梗是红茶太太的,本来是冰淇淋play,被我写成了奇怪的文章,我最近脑洞不太对,继续哭晕在厕所。本来想一发完的还没写完,我的手速啊啊啊,对自己无语了。明天继续写(下)。

预感到也许大家在看到chapter1之后就会撤退了……HE放心。谢谢阅读!

评论(37)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