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美队+POI混同|盾冬+RF】Superhero of Interest(3)

*(1)戳这里;(2)戳这里

*美国队长+疑犯追踪(POI)crossover,纯YY不拥有一切不会牟利 

*CP:Steve/Bucky,Reese/Finch,Root/Shaw,Jarvis/Tony,Coulson/Clint

*鸡血上头ing,写了好长,谢谢姑娘们阅读!有任何问题也一定给po主指出嗷!


14

鉴于上一个安全屋已经暴露,他们很快开始撤离。Reese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几个膝盖,冬兵对此表现出了不感兴趣,完全没有插手,却在Reese全部只打伤膝盖、留下活口后多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明明白白地写着“愚蠢”两个字。

“德西玛的人动作比我想象得要快。”Finch说,他坐在车的副驾驶上,手里拿着手机规划着可以尽量避开监控的路线,“Barnes先生,你的伤口状况如何?”

“不用管我。”冬兵在后座冷淡地回答,Bear开始热衷于舔他的机械手臂,将金属都舔得亮晶晶的。

或许他不该再与这两个人待在一起,他该离开,继续做他该做的事,而不是被一只大狗来回舔而他开始表现出对此习惯甚至有了些喜爱的倾向——但他的确在Reese给了他一个上车的眼神后打开了车门。他不能说出这一切的原因。(能肯定的是,与Steve Rogers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Shaw等下会跟我们在安全屋会和。”Reese说,“她错过了收集膝盖的机会,真是遗憾。”他听起来完全没有一点遗憾的意思,倒有点幸灾乐祸。

“我以为你说你是个并不崇尚暴力的人,Reese先生?”Finch说道。

“没想到你会记着我说的每句话,Finch。”Reese说,脸上露出了笑,车一个急转弯,猛地拐进了一条非常窄、且灯光昏暗的巷子,继续在各种小巷子间七拐八拐,行驶了一段时间后才停了下来。

“为了避免Samaritan的监控,我们需要步行前往下一个安全屋,Barnes先生,希望你的身体状况允许。”Finch回头望向冬兵。

当然没有什么不允许的,他经历过太多、糟糕得多的时候,只是……“你说Samaritan?”他开口道。

“是的,我们的敌人。”Finch说,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你知道些什么,Barnes先生?”

“Hydra的一个据点里有一份严格保密的文件,级别很高,标题就是Samaritan。在我能看到更多之前,文件自我损毁了。”冬兵说。

Finch眨了眨眼,他的嘴唇也抖动了几下,“Hydra。”他语调僵硬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Reese先生,如果Samaritan有了Hydra的助力,或者是反过来……会发生什么?”

“对自己也对我多点信心,Finch。”Reese说,每次念到“Finch”的名字时,他的语调中总有种特别的上扬。他打开了车门下车,给了自己的老板一个微笑:“我说过,我不相信巧合——现在,你知道我们会遇到Barnes的原因了。”

 

15

这次的安全屋处于一个设施非常落后的小区中,不上不下的楼层,很小,但是很隐蔽。

“这里条件有限,The Machine正在重新将我们隐藏起来,Groves女士稍候会发来新的身份信息,那之后我们也不必再住在这里了。”Finch说。

对冬兵来说这里完全不是“条件有限”,真要说的话,比他待过的绝大部分藏身处都要好太多。只除了——“只有两个房间。”冬兵突然开口,他望向Finch和Reese,十分直接地问道:“你们是一对?”

Finch露出了一种明显被噎了一下的表情,直愣愣地眨了眨眼,什么都说不出。

“Well……还不是。”Reese耸了耸肩,说道。

“‘还’。”冬兵迅速地抓住了重点。

Finch咳嗽了一声,脸微微红了,Reese倒仍然泰然自若,给了冬兵一个“我什么都没说”的无辜表情。

敲门声将这种诡异的氛围打断,Shaw走了进来,她径直走到冬兵跟前,仰着脸,显得有些局促而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在这之前,Reese完全难以想象她还会有这种表情),“很荣幸见到你。”

然后她注意到了腻在冬兵旁边冲她叫了几声、又继续腻在冬兵旁边舔机械手的Bear,眨了眨眼,沉默了一下,十分坚决又冷酷地说:“其实也没那么荣幸。”

“Shaw女士,你来的正好,我们有了一个新号码。”Finch说,从自己的手机上方抬起头。

 

16

“Jeff Wadlow,34岁,一位程序工作员,没有固定工作,通过在自己的网站接受订单赚取所得。他的技术很不错。”他们坐在桌前,看着Finch在电脑屏幕上调出了Jeff Wadlow的照片,一个看起来棱角分明的男人。“我黑进了他网站,近三个月内,他没有接受一笔订单;然而他的账户内每月都有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注入,来自于一个互联网公司,但那个公司是个空壳,我在继续查。”他顿了顿,话锋一转,“但是,我找到了这个。”

他打开了一段视频,背景是一间餐厅,有几个人在举办生日会,Wadlow坐在靠窗的位置,也被摄录进了视频的一角。他在跟另一个男人说着什么,两人握手、拥抱,他在那个男人耳边说了句话——视频中无法听到声音,但是那个嘴型冬兵再熟悉不过:

Hail Hydra。

“我们现在将查明这位Wadlow先生与Hydra之间——”Finch说,马上被冬兵打断。

“拿上把枪去找他。你还想查明什么?”冬兵说,无比简洁明了。

“我喜欢他!”Shaw马上道,“没错,Finch,就这么办!”

“……这不是我们的处理方式。”Finch说,严肃地直视冬兵,“Barnes先生,我需要向你解释下,这个号码并不意味着他就是行凶者,很可能他只是受害者;这个视频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很多真相其实隐藏在表面之下。我们是相关第三方,我们需要的是救人,这间安全屋里也根本没有武器。”

冬兵用一种“你在开什么玩笑”的眼神瞪着他,而后拍了拍蹲在他脚边的Bear,后者瞬间会意,迅速地窜出,蹲在了电视柜面前,回头开心状冲他们甩着尾巴。

“Reese先生!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这间安全屋里不会有武器!”Finch提高了声音,对Reese说道。

“……抱歉?”特工语气真诚,同时一脸不思悔改,耸了耸肩。

“你惨了。他们会要求你射膝盖。”Shaw对冬兵道,一脸痛不欲生,“射膝盖。让冬兵拿着枪,但是射膝盖。哈。这是年度十大笑谈。荒诞电影。”

“射膝盖。”冬兵僵硬地重复了一遍。哪怕Steve Rogers,也只是用过一些隐晦的、简直只有他们两人能懂的行为向他传递“尽量留手”的意思,射膝盖那是什么鬼!!!

“至少……针对一些并非罪无可恕之人?”Finch说,他在电脑上找到了一张公益广告的照片,而后将屏幕转向冬兵,“你看,这也是美国队长的呼吁!”

屏幕上,Steve Rogers那张明亮到让阳光都为之逊色的脸在广告框里冲着所有人微笑,旁边是几个大字:“拒绝暴力。”

冬兵面不改色地伸出手,直接将屏幕捏碎了。

“嘿!”Finch看了看破碎的屏幕又看了看冬兵,声音中充满了难以置信,“Barnes先生,我一定要向你说明,我们现在的资金严格受限——换句话说,我们没有多少钱了!或者干脆以后规定下数码产品的损毁额度?笔记本每天每人不能损毁超过一台!”

“至少两台,Finch!”Shaw马上说。

“手机的损毁额度需要高一点,十台怎么样?”Reese也接口。

冬兵悄悄看了一眼Finch,又马上把目光移开。Finch的表情让他想到了一些小动物,毛绒绒的小动物,在被人不小心踩到或伤害到了的时候的样子,这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点愧疚感。但是……射膝盖?

Finch已经又打开了另外一台电脑,放到了桌上,“回归话题。”他抿着嘴说,“我们需要查明这位Wadlow先生的状况,而我从他的社交网络签到中了解到,他几乎每天都有超过六个小时在这家餐厅中度过,他在那里进行他的工作。”Finch示意着几张图片,就是刚刚视频里的那家餐厅,Wadlow也就坐在同样的靠窗的位置。“Groves女士已经准备好了新的身份,明天之后,我们在Samaritan中的信息也将被继续更改,我们可以在保持低调的前提下,继续之前的工作。”说着,他将新的身份信息放到了电脑屏幕上。

那家餐厅的女服务生Shaw。那家餐厅的男服务生Reese。

“你们也不用摆出这张脸,好像生无可恋一样,这间餐厅的环境非常不错。”Finch有些无奈地说,他犹豫了一下,“Barnes先生,也为你准备了新的身份,这间餐厅的外卖员。我不知道你是否——”

“不。”冬兵非常坚定地第一时间拒绝,毫不犹豫。

Finch默默打开了推特,键入了检索关键词,很多张美国队长在这家餐厅用餐时被拍到的照片跳了出来,餐厅甚至已经成为“美国队长专属餐厅”了,连餐盘都变成了星盾的样子。

冬日战士的内心十分混乱。他并非不相信Steve Rogers的能力——他当然相信,那个人追着他跑遍半个美国,中间也有数次帮他解决了麻烦,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那个人的实力了,只是……

他用力握紧了机械手,那种不知从何而起的烦躁、不安、迷茫的感觉难以控制地再次涌了上来。“为什么会有餐厅愿意接纳一个残疾的送外卖的。”他开口问道,语气不善。

Finch则仍然保持着波澜不惊的温和,“哦,不用担心这个,我已经买下了那家餐厅。”

冬兵瞪大眼睛,看向Reese:“刚刚有谁在说自己没钱?我听错了?”

“重新认识下吧,这就是我的老板。”Reese轻轻撇了下嘴,笑着说。

 

17

他们在一个没人的储物间里集合。

“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Shaw将几个盘子摔到了储物间的桌子上——做成了星盾样子的餐盘,这个动作让冬兵无法控制地瞪了她一眼。

“放松点,Shaw。”Reese不紧不慢地说,将好几张写着电话的纸巾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居然真的把餐厅服务生的制服穿出了西装范儿!只除了好几桌的客人都表达了“你能大声点报菜名吗我听不出”的意思。

比起来,冬兵还好一点,根本一次外卖都没有送过,只穿着外送员的衣服,头发扎起,戴了副框架眼镜掩饰面容,手套将金属手完全遮住,就这样沉默地坐在角落——除了外送员,机器给他安排的身份也是这家餐厅老板的表弟,这实在是再明智不过。

“整个上午什么都没查到,Wadlow没见任何人没接任何电话没有短信也没有邮件甚至没更新任何社交网络,只是在写程序,三个小时,写了三个小时,我不得不一直给人端茶倒水——”Shaw说道,伸手狠狠砸了下墙。“为什么我的身份不是餐厅老板的表妹什么的!?”

“继续工作吧,你下午就换班了,我还要等到晚上。”Reese说,“我开始想念Lionel了,至少那份工作还有点意思。或者,我该打个电话给他?万一他已经想念他的搭档了呢。”他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冬兵紧跟其后。他想坐回那个他坐了一上午的地方,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Steve Rogers。

 

18

Steve在进门的那个瞬间就看到了他。他们很少离得这么近,半年中他们有过两次共同战斗的时候,然而都离得有点远、各自解决着敌人,冬兵也总能在Steve结束战斗前先悄无声息地溜走,在航母那次之后,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得这样近。

冬兵只觉得心脏跳动得比他坐在Hydra那个让他极度恐惧的椅子上时还要快。太快了,那种由Steve Rogers所带来的慌乱、迷茫、紧张、不安等等情绪又完全不受控制地一股脑涌了上来,他从未怯懦过,然而这一刻,他只想转身就走。

Steve在他转身前就追了上来。

他找了这个人这么久,这个靠近的动作完全近乎于出自本能——找到他,抓住他,跟他说话,说出所有的心里所想,从七十年前到现在,所有的——

他离他只有这么近了。

一个女人突然冲到了他的面前,“美国队长!”她大声惊讶地叫道,拽住了Steve的衣角不让他离开,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能给我签个名吗?”人群骚动了,餐厅中的客人纷纷望向Steve,好几个人马上来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想与他握手。

他离冬兵很近,只是,中间隔着很多人。

“Cap?”Clint挤到了Steve跟前,“嘿,你是……你是Phil的前女友?大提琴的那个?”他突然发现了什么,摘下了墨镜,有些惊讶地看着最开始拽住了Steve的那个女人说。

Root——当然是她——眨了眨眼,放开了Steve的衣角,一脸小女生追星状的表情说:“你好,你是Barton?Phil现在的男朋友?很高兴见到你。我最开始和Phil聊得来,就是因为我们都喜欢队长啊。”说完,她突然伸手从人群里拽出了一个服务生,搂住了她的肩膀,“这是我的女朋友。Shaw,认识下,这是Barton先生,我的前男友的现男友。”

 

19

Steve没说话,周遭的一切在他看来变得无声而透明。他透过人群去寻找Bucky——或者说冬兵,那其实无甚区别——他看着那个曾经儿时的挚友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

冬兵回头看着他。他们平静地对视,Steve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太多。

这是航母事件后他们第一次直接真正的交流。

不是现在。冬兵说。Steve没有听到声音,但他知道冬兵在说什么。

他点点头。

我等你。他说。没有出声,他知道冬兵懂。

(tbc)

昨天麻将输了钱,可能是麻将大神觉得我更新的不够多吧QAQ,今天写了挺多啦><再次多谢姑娘们的阅读和留言,欢迎跟po主一起开脑洞嗷!

评论(67)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