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美队+POI混同|盾冬+RF】Superhero of Interest(1)

*送 @丛花令 

*美国队长+疑犯追踪(POI)crossover,纯YY不拥有一切不会牟利

*CP:Steve/Bucky,Reese/Finch,Root/Shaw,Jarvis/Tony

*安利一下POI,超级无敌好看的剧嗷嗷嗷!!!以及这俩的混同好难写!会是个中长篇,我慢慢写,谢谢阅读!


1

他伤得很重,这段时间以来最重的一次,断了两根肋骨,腿上和肩膀中了枪,全身很多伤口在滴着血,机械臂开始有些不听使唤,还有两个九头蛇的小队在找他。他悄无声息地潜进这套看起来已经有几个月没有住人的房子,他需要一个地方休息。

他几乎感受不到疼痛,取而代之的是带着血腥味的麻木,但是在他有力气去摧毁下一个九头蛇据点之前,他需要休息。至少让他闭上眼喘口气。

这套房子不错,冰箱中还有些密封食品(甚至还包括一些狗粮),干净,舒适,窗口外面几乎没有适合狙击手的位置,他还找到了一个医药箱。血凝结着衣服粘连于皮肤上的感觉并不好受,如果有换洗衣物的话,或许他可以——

他拉开衣柜的门,里面的确有换洗衣物,借着月光,他看到一排的整整齐齐的西装三件套。他挣扎了一秒钟,最后决定毅然决然地关上衣柜,只是,在有所动作之前,他感受到了被一种熟悉的感觉包围——钢铁手臂直接砸烂了衣柜的后面,那是中空的,里面放着各类手枪、机枪甚至还有两柄榴弹枪,以及很多的弹药,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小型军火库。

果然,这里是一个不知道属于谁的安全屋。

开门的声音突然就在此时响起,他毫不犹豫地躲进了衣柜,从里面关上了衣柜的门。

几个月之后,这个安全屋的屋主,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2

Reese在第一时间拽住了Finch的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个房间的门仍然锁着,灯没开,但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突然,Bear猛地冲了出去,对着房间里的衣柜,大声吠叫了起来。

“出来。”Reese说道,然而衣柜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他靠近,动作轻缓,手里的枪已经拉开了保险,就在他想要踢开衣柜门的那刻,一个金属色的东西突然晃过——那是一条手臂,完全由金属组成的手臂,去向是Reese的喉咙,速度和力道都十分惊人。

特工闪开,手中的枪连续响了三声,金属手臂落空了,子弹也落了空,但他成功把那个拥有金属手臂的人逼出了柜子。

那个男人就站在他跟前,目光阴冷,他的身上,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滴到了地板上。房间里太静,静到能听到血滴的声音。

“再动一下,我会开枪。”Reese说道,略带沙哑的声音中仍然有着点轻缓的节奏。

“我能在你开枪前撕开你的喉咙。”男人说,轻轻攥紧了一下他的金属手臂,“你可以试试。”

“Barnes先生?”Finch从Reese背后探出了头,“我想,你需要帮助?我们并无恶意。”这个拄着拐杖、戴着眼镜的小个子男人说道,冲冬兵露出了一个有些紧张局促却尽量表现得友善的笑容。

神盾航母坠落的这些天以来,金属手臂和冬兵的脸出现在了互联网中太多的地方,Finch马上就认出了他。

冬兵冷笑了一声,又吞咽了一下。他失血过多,此时口渴得要命,中枪的腿简直无法支撑他的身体,他的视线都甚至无法聚焦了,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嘈杂,到处都是刺眼的闪光,然而到处也黑暗成一片。

失却意识的前一刻,他感受到有什么扑到了他身上,舔去他脸上的血污。

 

3

“所以,冬兵。”Reese说,他看着男人安静地躺在床上,伤口已经尽力清理好了,枪伤是贯穿伤,无需取出子弹。有点难以想象这个杀手陷入睡眠中的样子,太不像那个“杀手”了。“Bear,禁止再去舔他。”

“我不确定我们应该怎么办,Reese先生。”Finch说,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快速地搜索些什么,“我们自己都已经在麻烦之中。”很快,他有些沮丧地从屏幕前抬起了头,“神盾局之前泄露在网上的资料里,没有太多冬兵的信息。但是我想……”他犹豫了一下,“我相信美国队长,如果整个美国有什么人还值得相信,那么也就是他了。”

“我以为是我?你伤了我的心,Finch。”Reese轻轻挑了挑眉,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又有几份摸不清的东西。

“Reese先生,我不认为是开玩笑的好——”不等他说完,电话响了。

 

4

“怎么样,眼镜,你和西装男已经到了安全屋?最近还是不要露面了,风声紧,记得一定要告诉你家西装男,麻烦他夹着尾巴做人,不要到处惹事。”Fusco在电话对面说道。

“Detective,不是‘我家’。”Finch说道,他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顺便,我记得你是美国队长的忠实粉丝?”

“我?没有,我儿子是,他很喜欢美国队长,我车上美国队长的玩偶也是他放上的。之前我每期美国队长的漫画都要买,也是因为他喜欢看啊,兵人也是买给他的,那件美国队长的潜行服也是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但是只有大人的尺寸,我绝!对!没有试穿队长的队服!嘿,眼镜,你干嘛问我这个?”Fusco的语气简直越来越激烈起来。

“那么,关于James Barnes先生呢,detective?”Finch继续问道。

“队长公开说过啊,Bucky只是被九头蛇控制了,Bucky救了他,他完全站在Bucky这边,我当然相信队长——这并不代表我是他的fans拜托,他是整个美国最值得让人信任的人了!到底怎么了眼镜?我们收到了队长的社保号码?哇哦这还有点……”Fusco用一种“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啊”的语气说着。

“有了进一步的消息我们再联系,再见,detective。”Finch说,挂掉了电话。

“我会再寻找些关于Barnes先生的蛛丝马迹。”Finch说,“哦等等……”他抬头看向Reese,“我收到了一份Groves女士的邮件,我需要破解一下——这是Barnes先生和九头蛇的资料,很难挖到,哪怕对于Groves女士本人来说,也很难。”

“所以,The Machine?它想做什么?”Reese道,在Finch身边坐下,看着屏幕上的一页一页资料,“他在追杀九头蛇。”

“这就是他伤成这样重的原因。”Finch轻轻叹了口气,“如果资料没错的话,他摧毁了三个纽约九头蛇的据点。自己一个人。”他一边说着一边对照着资料在电脑上快速检索着什么,眉头愈加紧锁,半晌,他抬起头:“我们有麻烦了,Reese先生。”

“冬兵出现在我们的一处安全屋里,我们选择这个安全屋,基于第十四大道上的交通瘫痪。”Reese说道,轻轻偏过了头,“要我说,Finch,我从来不相信巧合。”

 

5

冬兵恢复了一点意识时,他感受到一个湿漉漉的东西,正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

“Bear,别舔他。”一个低沉又带些沙哑的声线说道,“你醒了,Barnes?”

冬兵尽力睁开眼,他躺在一个十分干净的房间里,身上的伤口被包扎好了,他能感受到断掉的肋骨正在逐渐愈合中;一只狗狗就蹲在他的床边,舌头伸得老长,见他睁眼,十分开心地叫了几声,看起来很想马上再舔上去。

“别那么叫我。”冬兵说,他觉得喉咙很痛,声音无比嘶哑。他握住了一下金属手臂的手指,并不那么灵活,但是能用。

“Bear他很喜欢你。”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说道,大狗听到男人叫他的名字,马上跳下床,把头塞到了男人手下,欢腾地摇着尾巴。

“你醒了,Barnes先生。”一个带着眼镜、穿着三件套的男人也走了进来,他这次没拿拐杖,然而走路的姿势一瘸一拐。

他受过伤,衣柜里面的三件套都是他的,看起来没有什么杀伤力,西装男是那个危险的。冬兵相信自己的感知,只是他没有真正从西装男身上感受到敌意。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他不喜欢被叫做Barnes,Finch,我们该想个更好的昵称。”西装男说,他的声音中总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笑意,特别的语调简直更像一种旋律。

“我是Finch,这是我的搭档,Reese先生。”Finch说道。他不高,眼睛在眼镜后面,他很倔强,很执拗,也很聪明。“我们没有恶意,没有、也不会把你的消息透露给任何人。这是一处我们的安全屋,我们并不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他停了停,“你需要帮助。”

“你们已经帮助过我了。”冬兵说道。他的声音他的表情中,全部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情绪,与他整个人一样,只有着最纯粹的冰冷的气息。“我会离开。”

“这恐怕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你受了伤,你受的伤很重,而且……”Finch停了停,显得有点犹豫,“恐怕你自己也清楚,很多人在找你,留在这里,你会很安全。”

“安全?”冬兵轻轻眯了眯眼,“这是我目前最不需要的。”

“我知道过去的日子里,你在追杀九头蛇的余党,你已经干掉了他们的三个据点。”Finch快速地说着,眼睛里闪着专注,冬兵的眼神在听到“九头蛇”时就锋利起来,简直像一把开了封的刀,然而Finch不为所动,“我也知道,九头蛇在纽约的据点,还有至少六个。他们余下的人手正在追杀你,你的机械臂太难掩饰,从你露面到他们找到你,简直不需要几个小时。你不知道纽约的情况。而我们,可以帮助你。”

“你知道很多。”冬兵说,他的棕色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Finch,里面什么都看不出。

“比你想象得要更多。”Finch说,“Barnes先生,我恳请你,在伤好之前与我们在一起,在这个安全屋里,我会抹掉你的痕迹,九头蛇没那么容易找到你;我正在查剩下的九头蛇据点信息,我会成功拿到,我想这些信息对你而言,也十分珍贵。”

冬兵没说话,只是再次攥紧了一下他的机械手臂——这简直成为了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他眼神中的意味很明显:他是现在活着的那个,有无那些信息,他都早晚会将九头蛇赶尽杀绝。

Finch深深吸进一口气,他的目光深深望进冬兵眼中:“Barnes先生,如果这些都无法打动你,那么,Rogers先生的安全,能否让你多做考虑?”

气氛在这刻急转而下,躺在床上的冬兵猛然暴起,几乎就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刹那,他的金属手臂已经落到了Finch脖子上,杀气如同冬日里凛冽的寒风席卷,那个躺在床上因失血过多而无比苍白的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冬日战士:他的确拥有塑造整个时代的能力。

“你在拿他威胁我?”他的金属手臂就停留在Finch的喉咙间,声音中带着按捺不住的愤怒,以及颤抖着的焦躁与不安。

他甚至无法控制住自己。

Finch在这刻表现出了出奇的冷静,他一动不动,平和的如同温和的夏日里水面上漂浮不动的小船,他的目光透过眼镜的镜片,注视着冬兵:“我们并无恶意,威胁Rogers先生安全的,另有其人,我们希望能与你一起阻止——你想阻止那个。你现在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你想阻止那个。”

冬兵没动,他的手没有更紧或是放松,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死死盯着Finch,一动不动,目光中带着些难以控制的怒火与迷茫。然而他没有做更多。

“冷静点,Barnes,你才是闯进我们安全屋的那个。”Reese说,他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语气仍然带着点不紧不慢,倒是他脚边本来趴着的Bear弓起了身子,“我们并无恶意,也并不想和任何人发生冲突,你,或者美国队长。”

没有谁说话,他们沉寂了一段时间,或许几十秒钟,或许几分钟,或许更久,直到冬兵的金属手臂从Finch喉咙间挪开。“你手上握着刀。”他冷冰冰地说,给了Reese一个“所以别装作你真的相信我不会做任何事”的眼神。胸口的绷带裹住的伤口已经裂开,有红色的血浸出,他毫不介意。

“我可以说自己并不崇尚暴力么?”Reese轻松地说,他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这里是一个安全屋,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很安全——Barnes,你知道这个安全屋的枪都在哪里。”

“真的想杀谁,我不需要用枪。”冬兵满不在乎地说,他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重新走到床上坐下,看向Finch和Reese,“最后的问题。你们是谁?又为什么?”

“相关第三方。为了……纽约?”Reese说着,他拍了拍Bear的头,这只大狗从刚刚的紧张中放松了下来,非常开心地晃着尾巴,然后一跃就跳上了冬兵的床,湿漉漉的舌头把他的脸舔了个遍,“也因为,Bear喜欢你。Barnes,或者随便你喜欢的称呼,你总得相信个什么人。”

 

6

“你总得相信个什么人。”

冬日战士不会相信任何人。

这么想的时候,他想到了那个男人说着“我不会跟你打”然后把盾牌扔掉的样子。

Bear的舌头舔在他的脸上,冬兵觉得自己唯一没有现在马上杀掉这只狗的原因,就是他还受着伤所以脑子不太清醒,居然觉得这样挺暖和的。

很温暖。眼皮开始愈加沉重起来。

 

7

“我以为你只用枪。所以你随身带着刀,Reese先生?”Finch轻轻关上冬兵房间的门,转身面对着Reese。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Finch。”后者给了他一个略夸张的假笑,“毕竟,我也是一个很注重隐私的人。”

 

8

他做了个梦,已经不记得情节了,但是他记得梦里的感受:温暖,放松,笑。他仿佛一个旁观者,听着自己在梦中的笑声,那是他自己,又不是他。

这不是他做过的最诡异的梦。

Steve Rogers。这个男人是他一切的梦的原因,去见他一面可能会把一切搞清楚,但是他不能去见他,他没办法去搞清楚这个,现在还没到时候。

然而Steve Rogers是一些事情的原因,冬兵知道,他会在握住枪的时候想到那个人。或者,在很多时候。

 

9

醒来时他发现Bear,那只狗,正在一点一点的舔着他的手。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见他醒来,Bear很开心,飞快地奔下床,嘴里咬住一个球,又跑了回来,把球放到冬兵手边,摇着尾巴。

冬兵盯着Bear。

Bear盯着冬兵。

最后,冬兵迟疑地拿起那个球,扔了出去。

Bear高兴坏了,他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窜了出去,在球落地前,把球咬在了嘴里。很快,他又咬着球乐颠颠地跑了回来,再次把球放到了冬兵手边。

 

10

Reese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情景,就是一个面无表情的杀手沉默地把球扔出,大狗马上奔过去把球咬住,然后重复,一遍又一遍。

“晚饭时间,你该吃点东西,还能走路吗?”Reese说道,而后停顿了一下,示意了一下面前的情景,“还是你喜欢这个游戏?等等,你们玩了多长时间了?”

“一小时二十四分钟。”冬兵冷着脸说,“他会一直把球捡回来。”

“所以?”

“如果不把球扔出去,他会一直把球捡回来,然后看着我。”冬兵抿着嘴。

“所以?”

“他会一直看着我!直到再次把球扔出去!然后他还会咬着球回来,继续看着我!”冬兵说,简直有些恼火了。

“趴下,安静。”Reese说,用荷兰语,下一刻,本来玩的正在超级开心的Bear马上停下了,安静地趴在了Reese身边。“所以,吃点东西?”

 

11

三个人安静地坐在餐桌前。食物是Finch做的,冬兵说不出味道好坏,他看着Finch和Reese一边吃东西一边偶尔说些什么,他们没有看对方,他们没有刻意去关注,然而他们对彼此的熟悉与那种自然的氛围,就安安静静地扩散在整个房间里。

“Barnes先生,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痕迹,有些人在找你。”Finch开口,他说话的语调很缓慢,在斟酌着用词。

“很多人找我。”冬兵说。

“这次找你的人有些不同,”Finch说,眨了眨眼,“嗯……我想,是Rogers先生,美国队长,在找你。”

“他一直在找我。”之前甚至跟着冬兵横跨了半个美国,“他说看到我的行踪可以联络复仇者。是的我看过电视。他就差把我的脸贴到传单上满街发了。”冬兵说道,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嫌弃。

“我不知道您能否理解……是互联网,我看到了检索的痕迹,很巧妙,但是我发现了——有人在通过互联网上的蛛丝马迹,寻找你的行踪——你知道,到处都是摄像头,你进到便利店里面都会留下影像痕迹。我想,Rogers先生已经知道你在纽约了。”Finch说,“我把你近期的痕迹抹去了,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你的想法。”

“为什么不是?如果我需要他找到我,我可以直接去那栋丑到极点的大楼前面,挂上个‘我是冬兵’的牌子站在门口。”冬兵面无表情地说,又勾了勾嘴角,“他开始擅长互联网了?”之前甚至才刚刚习惯使用手机——是的他知道,他们曾经一起横跨过半个美国,他当然知道。

“这并非出自Rogers先生的个人行为,而是……Stark,据我猜想。他的AI系统在代为处理这件事,但应该是出自Rogers先生本人的授意。”Finch说。

“尝试黑过Stark的系统吗,Finch?”Reese说,略带点兴趣地轻轻挑了挑眉。

“不是个好主意,Reese先生。”Finch刻刻板板地答。Reese经常会问一些仿佛是在开玩笑一样地问题,而Finch总是会一字一句认真地回答。

“你们为什么躲在这个安全屋里?”冬兵突然开口问道。

“工作上的小失误。待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比较好。”Finch说,“Barnes先生,不带手机,是个好习惯。你不知道什么能让你暴露在视线下。”

“还不够好。”冬兵说,他抬起眼,眼神正对上Reese。

目光交错。

下一刻,Reese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按低Finch的头躲在了桌后,同时另一只手从桌子下面摸出了一柄机枪。

如同约定好了一般,一串枪声响起,全部整整齐齐地打在了翻倒的桌子上。

“这就是你们想要的?让我来解决这些?”冬兵说道,他站在墙边的一个死角,金属手臂安静而冰冷地闪着光。

Reese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数着枪声,而后毫不犹豫地长身而起,他开了三枪,目标倒地,所有的枪声都停止了。

Reese侧头望向冬兵,嘴角扯出了一个微笑,伸手将Finch拉起,“无意冒犯,然而在拯救我老板生命的这件事上,我更喜欢亲力亲为。”


tbc


队长还没出场OTL下章就出场,以及根肖和贾尼我都没写到呢我慢慢写,好想写AI组土豪组大锤组啊啊啊!不过好难写啊给跪,两个世界揉到一起太费脑细胞,冬兵队长武力值太强,但是特工叔表示武力值没有超自然也不能输阵><

顺说,有没有姑娘看过POI然后有时间能在每次更新之前帮忙试阅下的?由于两个世界的设定不同,我又很怕把哪方写弱了或者写歪了,所以很希望能有个姑娘在文PO出来之前先帮忙看下,有问题了我也好提前修改嗯。先谢过,可以的话求私信我嗷❤_❤

评论(67)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