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evanstan】Sweet, sweet, sweet(下)

*上篇戳这里中篇戳这里

*死蠢风,一定要注意,真的是死蠢风嗷。这篇写得毫无计划,写完了发现偏离之前的设想太远,简称就是lz玩脱儿了又OTL。 

*给 @傻了吧唧 虽然写砸了不过希望你心情好起来。


(下)

“额……啊……?”说完了这两个音节(这甚至不能被称之为是一句话),Sebastian就睁大着眼睛,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一动也不动地瞪着Chris看。

Chris以为他会说什么,耐心地等了三十秒之后,发现Sebastian完全没有要继续那两个音节的样子。

倒是他旁边那位开口了。

“哟,这不是Chris Evans嘛。”Chace终于正眼瞧上了Chris,懒洋洋地说道,明显是刻意拉长了语调,“你刚刚给我们Sebby说什么?什么叫在你身边食物是甜的啊?味觉失调症?这要去看医生的吧。”

Chris心中“呵呵”冷笑一声,脸上挂着个大大的笑容看向了Chace:“你好,是的我是Chris Evans,你是哪位?”

Chace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下,两个人都挂着笑(虽说笑得好像已经算不上是“笑”了),互相盯着对方看,空气中一阵噼里啪啦的火花响。

Sebastian瞬间回过了神:“这是Chace,Chace Crawford。嗯,这是Chris Evans,Chace你知道的。”他赶忙介绍说,一边说一边慌乱地笑了笑,手上惯性又毫无意识地拿叉子叉了口食物,在嘴里嚼了两口才意识到甜得有多过分。

他面前的食物还没有换好,还是上错了的四倍糖的那份。Sebastian勉强咽了下去,突然想起了这些天Chris追着他身边的人喂食的样子。

他一直吃的就是这种味道的食物?

他还在胡乱想着什么,旁边的两位已经针锋相对地说开了。

“原来是Crawford先生啊,跟我们Seb是好朋友啊,不好意思刚刚没认出。”

“哎呀Evans,几年前你跟Seb拍美队一的时候就想认识下了,我妈妈也是你的fan啊,可是那时候你跟Seb也不熟,Seb说连你的手机号都没有。”

这次笑容僵了一下的轮到Chris了。

“啊,我有Chris的手机号!”一直放空状态的Sebastian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地辩解了一句。

Chace白了一眼Sebastian,表情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有?那你打过电话吗?”

好吧,这个在美队一的时候真没有。Sebastian没吭声,扁了下嘴。

Chris好想抢过Sebastian的手机现在就给自己拨100电话再说……

“对了,Evans你刚刚说的那个味觉失调症是怎么回事儿?该我们Seb什么事儿啊?”Chace此时很有种神采飞扬的气质,再接再厉道。

“Chace!”Sebastian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一下,“Chace,你要不要点东西吃?”

“要。”Chace迅速说道,驾轻就熟地叫服务生点了单,完全赖在这桌不走了的意思。

 

Scott觉得这个夜晚非常清静、让人心情舒畅,他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又上网四处晃了会儿,正在考虑要不要泡个澡的时候,门开了,他的哥哥走了进来,浑身上下带着一种凌厉的杀气。

“备用钥匙放在你那里,是因为那是‘备用’钥匙?”Scott皱着眉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隐私,Chris!”

“淡奶油色,半透明的形体,胖胖的。”Chris说,完全无视了Scott刚刚的话。

Scott迷惑地眨眨眼,“你在说什么?”

“Sweety Monster的设定!Scott,我跟Sebby说了关于我在他旁边的时候会觉得食物变甜的事儿了,他说他在google上查过Sweety Monster这个东西,所以我们要尽快做好设定。你来跟我一起做,然后po到些什么超自然的网站上去,要Google能收录的——可能会散发着一种香甜的味道?它出现的地方,食物就会变甜。”

“它出现的地方,人的智商还会降低!!!”Scott大吼一声,“Chris,你的智商呢?你居然跑去跟Sebby就这么说了?你知道他会觉得你是神经病的吧!?如果他没觉得你是神经病我只能说是真爱了好么!!!”

他哥出人意料地保持了沉默,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陷入沉思中,顺便露出了一个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笑容。

Scott清咳了一声,正色道:“嗯,Sweety Monster明显是在胡扯啊,Sebby为什么会信呢?”

 

与此同时,酒吧中,Chace的声音高得连音乐都要盖不住了:“什!么???Sweety Monster???这是什么鬼东西!???明显是胡编乱造的吧,Sebby你也信?”他的表情看起来恨不得就要晃着Sebby的肩膀大声吼“你怎么会信你怎么会信你怎么会信”了。

“就……信一半?”Sebastian慢吞吞地说,“或者信大半?Chris最近的确有点反常啊。万一是真的呢。而且,他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要骗你”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啊好问题!Chace回忆起晚上餐厅中他和Chris的各种暴风骤雨刀光剑影火花四溅(?)觉得答案就要呼之欲出了好么。

Chace让自己镇定下来,正色道:“Sweety Monster什么的就不说了,那他今天说什么在你身边食物才会变甜,又是在鬼扯什么?是说你是Sweety Monster?”

Sebastian没说话,低着头,眼睛藏在了酒吧的阴影里。半晌,他说:“可是,有可能Chris是认真的?他真的是在我身边的时候觉得食物味道不对呢?他没有必要骗我。我们……”他几乎有些艰难地说,“我们不熟。”

“我就不说这有多超自然了,就算是真的,他这是脑子有病吧,什么东西都甜起来他还往你身边凑什么?离得远远的啊!而且今天跟你说这个是干嘛?质问你?要你负责?还是他想试试看saving people hunting things啊?”Chace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虽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气什么。当事人自己倒是一贯的平平淡淡的样子。

“Chace,Chris他很不喜欢甜食的。”Sebastian突然说。

Chace觉得自己被噎了下,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完了才觉得气喘顺了。“你到底看了他多少个访谈啊?你知道我喜欢甜的还是咸的吗?”

“我妈妈喜欢看啊,我陪她看的。”Sebastian说道,不知道在想什么,表情仍然有些迷迷糊糊的。

“你……我真的在想你是不是暗恋他了。”Chace觉得心好累啊。话说完就看见Charles和Toby也到到了。

“谁暗恋谁?我们Sebby暗恋Chris嘛?”Toby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

“我倒觉得是Evans暗恋我们Sebby呢。”Charles大笑着接话说道。

“喝酒吧。”Sebastian笑着说,举起了酒杯。

 

Chris意识到Sebastian在躲着他。

又一次在距离他十几米而Sebastian突然拐去了另一个方向后,Chris站在原地,觉得到处都是酸涩的味道。

果然是被当成神经病了。Chris捧着剧组的外卖,不甜,再正常不过的味道,却让他觉得淡而无味。或许他真的不该向Sebastian说出什么“在你身边的时候食物会变甜”的鬼话,或许他该向Sebastian道歉说自己昨天不该跟他开玩笑,或许他该给Sebastian说关于Sweety Monster什么的这些都是鬼扯的(顺便再让Scott赶紧把那个什么超自然论坛里面的怪物档案删掉)。他该这样,哪怕他们恢复到之前半熟不熟的状态,哪怕Sebastian对着他总是小心翼翼的不自然,也好过现在。

他丢下吃到一半的外卖盒子,没理会助理妹子的那句“Chris你不吃了?还是觉得太甜么?”,走了出去。

Sebastian很好找,他就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闭目养神,脸上的线条放松又安详。Chris走近的时候,他突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地睁开眼,第一反应就是想往后面躲,第二反应是发现后面就是墙壁后紧张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Seb,我……”Sebby的反应又让Chris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我——”他该说“我很抱歉,之前是我在跟你开玩笑,希望你能原谅我,不要往心里去,也不要躲着我,哪怕是为了电影”,他该这么说,然而看着Sebastian的脸Chris发现自己说不出这种虚伪又蹩脚的谎话。

他想说的甚至在他无法控制的时候出口就变了:“Seb,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在你身边的时候,不管吃什么喝什么,我都会觉得很甜,非常甜。我试过了,只有我会这样。现在,空气里都是甜的味道。”

Sebastian使劲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他抬起头,仿佛做出了一个什么决定,直视着Chris的眼睛:“对不起,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对不起Chris,以后我会尽量待在离你远一点的地方。Chris,这不会再困扰到你,我会这样做。”

Sebastian从前在Chris面前的那种小心或紧张完全不见了,他表现得如此坚定而坚决。他第一次在Chris面前表现得如此坚定和坚决,却是说这个。

Chris站在原地,他看着Sebastian走远,带着空气中的那种香甜的味道一起走远,而他发现自己没办法移动脚步。

 

Chris的食物不会再有甜味,完全没有了,Sweety Monster的诅咒已经解除;只是,这一次,他不管吃下什么、哪怕是再甜的马卡龙,他也只觉得苦,就算是水也是一样。

他和Sebastian的对话少得可怜,Seb变得沉默无比,经常推说自己太累了,躲在角落里闭着眼睛养神。他没有再跟Chris去过一个酒吧,没有再在一起吃过饭。

罗素兄弟找Chris谈过,Chris坚决地说他们没什么,更何况,他们不会影响拍摄。

他们现在的确没有影响拍摄,Steve和Bucky在镜头中很好。

Scarlett也和Chris谈过,他们坐在一起喝咖啡,Chris觉得无法说出口他的咖啡这刻有多酸涩,他甚至想摆出个“我没事”的笑脸都无法做到。

“是关于Sebastian,还是你,Chris,还是你自己?”Scarlett说。

Chris不是那个会说“额……啊……我不知道……啊……你知道”的人,但是听到Scarlett的话时,他只觉得心中一片混乱。

如果他都没有那么坚定的话,他又凭什么去要求Sebastian?

 

第四天的时候他觉得空气也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你能想象吗,水是苦的,披萨是苦的,薯片是苦的,培根是苦的,咖啡苦的不能再苦了,现在,连空气都是苦的。我没办法睡着。”

凌晨三点,Scott叹了口气,坐起身,拧开了床头灯,“我可以陪你聊天,Chris,哪怕一直打电话到天亮也可以。只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用。你希望的是怎样呢,和Sebastian恢复到从前的那样?你们不熟,没打过电话,Seb跟我说话都比跟你说话多?还是你想继续在他身边吃饭,很甜很甜,你不喜欢吃甜的但是你喜欢那种甜?Chris,你想怎样呢?”

Chris Evans躺在床上,周围沉默而漆黑,只有手机闪着光,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苦涩。

 

Anthony拉他出去喝酒,还有Samuel和Scarlett,Scott也到了,Chris挤出了笑,喝了一口酒,苦涩纠缠着他的胃。

所以,他到底想怎样呢?他在想这个问题。或者,他早该想这个问题了,在美队一的时候,在他第一次觉得食物甜的时候,在他说出“我没有骗你”的时候,在Sebastian坚定地慢慢走远的时候,在一切都苦涩起来的时候。

他想要现在的苦涩远离,他想念带着点清新的甜味,他想要微笑着看着Seb紧张得简直有点结巴地跟他说话,他想要Sebastian注视着他,好像他就是全世界。

……不止这些,他也想要更多。

杯中的酒苦涩而辛辣地灼烧着他的喉咙,酒很烈,他喝得很快,他应该越喝越醉,但是他没有,他觉得自己的大脑越来越清醒。

他想着接下来他该怎么做,他应该去找Sebastian,不是为了什么鬼扯的Sweety Monster或者他的味觉失调症,他该去找Sebastian,他会为自己的言行道歉,他会告诉Sebastian他们一起正常,没有甜味也没有苦味,他会和Sebastian成为不熟的朋友,或许,可以一起喝喝酒,一起出去玩,慢慢熟起来,变成朋友,再变成很熟的朋友,他们会很放松地交谈,他们会无话不说,他们可以随便地在对方的餐盘中叉食物吃,慢慢的,他总归可以做到。

空气的味道突然变得香甜起来,杯中的最后一口酒带着清新的甘甜划过喉咙,Chris抬起头,正好对上Sebastian的眼睛。

Sebastian有些猝不及防,他怔了一下,马上躲开了Chris的目光,后退了一步拉开和Chris的距离:“对不起,我以为,我……抱歉Chris,我……你知道……”

“我叫Sebby来的啊,Chris你有意见?”Anthony笑着说,露出了一口白牙,让出个位置让Sebastian坐下。

“不不,Chace他们都在,我来打个招呼,Anthony,我就在旁边。”他局促地笑了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指了指旁边的方向,“那我就先……”

“Sebby。”Chris说,叫出这个名字之后他又忍不住觉得想笑了,他怎么还会以为自己可以在Sebby面前说些什么“一切正常没有苦味也没有甜味”呢?他试过的,他做不到。“Sebby。”他又叫了一遍这个名字,对方愣愣地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了。他站起身,扯过Sebastian的手,拽着他走过卡座,走过人群。

站在一个稍微安静的角落里,他看着Sebastian的脸。

“Chris,抱歉,我不是……”Sebastian有些急,“我知道你不喜欢甜味,我知道一切都是甜的对你造成的困扰,Chris,抱歉,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也查到了一些关于Sweety Monster的资料——奶油色半透明而且胖胖的——但是我不知道那个有多少可信度,看起来很奇怪,我会尽量离你远远的,让一切正常……”

他说得越来越急促,甚至有些乱了。

“你说不见我,就是因为这个?”Chris说,他紧紧抓住Sebastian的肩膀,心跳得太快。

“是啊,我知道你讨厌吃甜的东西。”Sebastian说,他又做出了那个紧张中的下意识动作,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Chris忍不住想大笑,他想笑得大声到让整个酒吧的人都听到,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没有时间去笑,甚至没有时间去呼吸、去做其他的任何事了。他抓着Sebastian的肩膀把他拉近,他紧紧搂着Seb,把他固定在自己怀里,他吻上了Sebby的嘴唇。

他永远无法形容这一刻的美妙。Seb的嘴唇无比柔软,所能呼吸的所能尝到的,都是让人着迷的香甜,像青草,像苹果,像蜂蜜,像鲜花,像樱桃,像泡芙,像巧克力,像棉花糖,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最美好的一切加起来的总和——或者说,比这一起都美好,比这一起都更加甜。

等他终于离开了Sebastian嘴唇的时候,他觉得好像已经过去了100年那么久。

Sebastian睁开了眼睛,他看着Chris,他的眼睛无比明亮,嘴唇带着种鲜艳的红,脸颊上亦是如此。

“Seb,我——”Chris开口,然而马上被Sebastian打断。

“好。”Sebastian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好,Chris。”

 

Chris Evans的味觉失调症不治而愈,因为他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甜的那个人了。


(完)


也许会有个H的番外><文章太蠢也太纯了觉得不适合有黄暴内容诶。谢谢姑娘们的阅读和心心❤

用了同样设定的论坛体番外戳这里

评论(37)

热度(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