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盾无差】同居生活108天 DAY50-DAY59

DAY 50

钢铁侠再次办起了Party,虽说交叉骨跑了,但是带着绿色黏液的恶心生物还是解决了不是,当然最关键的,是他的防闪光弹眼镜真的研究成功了。

“这玩意看起来如同墨镜一样,但是会检测周围一定距离内的人类体温、心跳、费洛蒙还有些其他什么的,在超过预定指标的情况下,就会利用光的衍射还是什么射的,显示被目标遮挡的环境部分,造成目标根本不存在的视角效果。”猎鹰拿着副眼镜坐在一堆身材爆好的模特里侃侃而谈。“再多就不要问我啦,也没有人要听这个吧,我又不是科学家!”他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周围的美女们跟着一起大笑起来。

这里人太多了。

冬兵坐在一角的沙发上,一动不动,手里握着一杯酒。“不习惯的话,你可以回楼上去。”Steve柔声说,在他旁边坐下。

“有点熟悉。”冬兵说。

Steve不禁一怔,又笑了:“是啊,以前你喜欢和各种姑娘们喝酒跳舞。我就,”他眨眨眼,“在旁边看着你。”

“你们该去找点乐子。”Natasha走了过来,“Tony的眼镜刚刚已经屏蔽了你们两个了。”她用下巴扫了扫玩得不亦乐乎的Clint、Sam和Tony,“他们在比赛今晚哪个更受欢迎,怎么样,你们也该一起玩。队长,我压你。”

Steve失笑,“不,Natasha,这个游戏不适合我。”

黑寡妇嚼着泡泡糖走了。

冬兵转过头看他,语气冰冷而严肃:“你很想念Bucky?”

Steve一怔,他不知道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等到答案,冬兵皱起眉,有些执拗地说:“告诉我,你想看到他?”

沉默半晌,Steve点点头。“我很想念Bucky,我很想念他。”他小声说,然后笑了笑,然而这个笑容比哭出来还要难过。

冬兵面无表情地喝光了所有的酒。他轻轻闭上眼,在回忆着什么,良久,他慢慢转过头,看着Steve,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眼睛里闪着光,露出了脸上一个无比灿烂笑容:“Steve,哥们,你该去个找个姑娘跳舞,不要总是坐在这里,拜托啦,你打算留着你的处男之身直到九十岁吗?”

Steve整个人愣在原地。Bucky。Bucky。Bucky。他感到喉咙的紧绷感到鼻子的酸痛感动心口的抽痛感动眼睛的酸涩感到脑海中突然炸开的回忆将整个人都填满完全的填满,Stark大厦、这里的人群、音乐、嘈杂一切都不在了,他仿佛在七十年前,只有他,只有Bucky。

“Bucky。”他轻声说,难以阻止语气中的哽咽,难以控制眼睛里有眼泪在往下流。

“拜托你可是美国队长,多少姑娘排着队愿意亲你下呢,为了美国什么的……我们可以再搞个四人约会,不过这次被无视的肯定变我了。哇哦,真不敢相信。”Bucky眉飞色舞地说着,做了个特别夸张地悲伤的表情,而后继续笑得没心没肺彻彻底底。他突然靠近,声音压低,“怎么样,Steve,约会?”他眨眨眼,咬着嘴唇,等着Steve的回应。

Steve什么都没有说,Steve什么都说不出口。

“Steve,你怎么不说话?”Bucky说。他离的太近了,近到可以看到Steve眼神中的每一个细小的变化。“哦……Steve。”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而后他轻轻凑过去,右手搂住Steve的脖子,吻上了Steve的嘴唇。一个轻柔又浅尝辄止的吻。

Steve呆住了。

冬兵也是。

现在他是冬兵了,他的眼神带着焦虑恐惧迷惑震惊以及太多,他的右手僵硬得要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使劲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又不自觉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我在回忆里找他,我在用他的方式,那个吻……那是他曾经想要做的。”他几近慌张地躲避着Steve的眼神,简直恨不得马上逃跑掉。

Steve深深地注视着他,注视着冬兵,就只是看着他。这曾经是Bucky,是他最好的朋友,但现在已经不是了。他震惊于自己为何直到这刻才终于认清这点。

“这是Bucky曾经想要做的,那你呢?”他问。

冬兵紧紧皱着眉,他的眼神失焦,他思索着这个问题,然而心太乱他无法想出,他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无法从他的脑海中他的心里感受到他到底想要什么。他不知道。

下一刻,Steve拉过他,左手自他的眉角扫过脸颊直到停留在颈间,然后他吻了上去。

 

“好累噢Jarvis,你有在统计吗,今晚我该不会比不过Clint那只蠢鸟吧。”Tony念念叨叨地说,走向角落里一个空着的沙发,鼻子上还架着那副他特意研究出来的防闪光弹眼镜。

“您何必跟有固定同性伴侣的Barton先生比赛这个,Sir。”Jarvis彬彬有礼(一针见血)地说道。

“说得也是。”Tony说,在沙发上坐下,长舒口气。

下一个瞬间他“嗷”一声大叫跳了起来一把摘掉了自己的防闪光弹墨镜——卧槽沙发上正坐着美队和冬兵两个人的手都环在对方的脖子上嘴唇红肿呼吸完全说不上平稳Cap的脸红得都要爆炸了!!!更%&¥#的是他刚刚坐到了冬兵的大腿上!冬!兵!的!大!腿!上!冬兵看起来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你们继续我带着防闪光弹眼镜完全看不到你们啊哈哈哈哈。”Tony干笑着迅速跑走了。

 

“Jarvis你故意的么!!为什么不提醒我!!!”Tony大声嚎叫。

“……我以为您是故意的,Sir。”Jarvis说。

“我为什么要故意去坐冬兵大腿!活腻歪了么我!!??卧槽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形象!!??”

“花花公子,亿万富翁,天才,慈善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Sir。”

“有这么好嘛。”钢铁侠突然觉得没那么气了,甚至有些飘飘然了起来。

“就有这么好,Sir。”电子管家微笑着说。

 

DAY 51

Steve带着Bucky在超市买日常品,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Hill和Sharon,神盾局的副局长,与十三号特工,也是他曾经的邻居。

“Cap,出来买东西?”Hill迅速习惯了冬日战士挽着个超市购物筐的形象,若无其事地说。

“是的。”Steve笑笑,“Clint最近都住在大厦里,还有Hulk在,有时候我真怕我们会把Tony吃穷。”他甚至开了个玩笑。

“所以,一切还好?”她探寻的目光扫过冬兵,又落回到Steve身上。

“很好,我想。不会比现在更好了。”Steve说,这是一句再诚实不过的话。

“Cap,关于从前——”Sharon开口,她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不必介怀,Agent。”Steve说道,给了Sharon一个“我理解”的微笑。

冬兵开始不耐烦起来。他没说话,只是毫不犹豫地伸手拉住了Steve的手,握住,然后自己朝前走。

“抱歉,我们要走了,再见,两位。”Steve赶忙说。

前方是糖果柜子。

Hill和Sharon默默看两人牵手走远。“所以,他们真的……我还以为那些是传言……”Sharon喃喃说道。

“哇哦,你可别让Coulson听到这个。”Hill翻了个白眼。

下一刻,无处不在的Coulson探员突然如同凭空出现般冒了出来,严肃地望着两位女士:“你们有什么意见?我会努力捍卫美国队长的权利!就算美国队长是个同性恋并不影响美国队长的高大形象!”

“……没有意见。”Hill连吐槽都懒得吐了。

“嗯。很好。对了,你们听说过盾冬盾么?”安利小能手(并不是)Coulson探员继续说道。

“你tm到底有什么病!!!”Hill大吼一声,转头就走。

Sharon站在原地,有些迷茫地眨眨眼,“所以,什么是盾冬盾?”她问。

听Coulson滔滔不绝三个小时后Sharon恨自己曾经的嘴欠。

 

DAY 52

Steve和冬兵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就在下午温暖的阳光里,没什么人说话,两人偶尔从爆米花桶中抓些爆米花吃。

Clint优哉游哉地走进客厅,鼻子上架着Tony的反闪光弹神器眼镜,嘴里还哼着歌,然后面不改色自然无比地走到沙发前面打算往Steve大腿上坐。

冬兵面不改色自然无比地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把匕首,头朝上立在了Steve大腿上。

“Clint!”Steve叫道,眼疾手快地一把把鹰眼推开了让他的屁股免于被戳个洞,“你在干嘛,故意的吧,这太明显了!还是你们又在搞什么恶作剧?”他说,不赞同地皱起眉。

冬兵已经悄无声息地把匕首摸走不知道放回到哪儿了。

“卧槽我是被逼的啊队长都怪我一时不小心打赌输给了Sam!”Clint飞快地扯掉眼镜开始控诉猎鹰提出了一个多么危险又不合理的赌注。“但是刚刚眼镜屏蔽你们两个了,这是真的,你们看个电视也能看得这么有爱呀。”他补充了一句,咧开嘴大笑了一声,很快跑走了。

 

DAY 53

Steve和冬兵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就在下午温暖的阳光里,没什么人说话,两人偶尔从爆米花桶中抓些爆米花吃。

Sam带着一脸苦大仇深英勇就义的表情走进客厅,鼻子上架着Tony的反闪光弹神器眼镜,目标,美国队长的大腿。

“Sam,这并不有趣,又是你跟Clint的赌注?”Steve无奈地开口。

猎鹰继续无比坚强又坚定地往前走,装作Steve的声音也被屏蔽了的样子。

冬兵面无表情地伸手从他一直坐着的沙发垫子下面摸出了一把轻机枪,直接把子弹上了膛。(代表着“我要维护美国队大腿的权益”。)

Sam觉得他再往前一步冬兵真的会开枪。美国队长看起来完全没有想阻止他的样子。

“Okay!Okay!Clint我宁愿接下来三个月每天早上帮你去抢限量的芝士蛋糕!”猎鹰扯掉眼镜一边大声叫道一边往外走。

枪响了,子弹擦着他的衣角而过。Sam回头有些警惕地看着冬兵、同时感受到了背上传来的幻肢痛,“你干嘛。”他说。

冬兵面无表情自然而淡定地把枪又塞回到了沙发垫子下面,“我也要。”他无比平淡地说。

 

DAY 54

这个赌局开始没完没了起来。冬兵一边吃着Sam一大早排队买来的芝士蛋糕一边瞪着黑寡妇不带任何表情地走到他和Steve的沙发前,然后试图在他们两个中间坐下——带着防闪光弹眼镜,当然。但是鉴于他们两个离得太近了,身材苗条如Natasha也很难挤到几乎不存在的缝隙里。

“Tasha……”Steve无奈地开口,“我以为你……”我以为你不是这么无聊的人我以为你是妇联里最正常的爷们啊喂!

Natasha干净利落地把眼镜扔到了一边,“鹰眼,我愿意接下来三个月每天帮你买巧克力饼干。”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活动了一下手腕,“现在,我们去训练室活动下如何。我想知道你明天能不能下得了床吃那些饼干。”

冬兵的机械手敲了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轻机枪。

“有你的份儿,Barnes。”Natasha头也不回地说。

冬兵眼角流露过一丝满意和得意。Steve难得看到冬兵除了面无表情之外的表情,这让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柔和了起来,就连那个没完没了的赌局也突然有了美好的意义。后者把吃了一半的芝士蛋糕递到了Steve面前,十分专注而认真地注视着Steve:“你要吃么?”而后他严肃而迅速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很好吃。”

Steve无法控制地低声发出了一声接近呻吟的叹息,将冬兵拉进了一个吻里。

在这个吻开始变得激烈而越来越不受控制的时候冬兵有些敬畏地抬眼看了下摄像头(也就是最终boss Jarvis的眼睛),拉着Steve一起磕磕绊绊地回了房间。

 

Tony拿着杯咖啡走到客厅时看到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放着半块芝士蛋糕。“这不是Clint那只蠢鸟最喜欢的那家每天限量的芝士蛋糕?”他说,因为惊讶而睁大了眼睛,“他居然剩了一半没吃……发生了啥?世界终于要毁灭了么?”

Jarvis答道:“这就要从您坐了Barnes先生的大腿说起——”

Tony被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停停停停停!不要说了Jarvis!我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回忆的片段忘了好不好!!!不要让我回想起来!!!”

 

DAY 55

一切的赌局终止于Steve委婉地给Coulson说明了正在发生的事。

Clint两天没出现。

对他下不了床的事实大家心照不宣(谁也不想知道细节好吗),美国队长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DAY 56

佐拉在看到冬兵的第一时间强制关机了。

冬兵也不说话,甚至出乎意料地没有伸手揍佐拉的屏幕或机箱,安安静静地坐在了旁边,一声不吭。

佐拉最终耐不住好奇心开机了。“你怎么不说‘可是我认识他’了?”佐拉问,“第三万三百七十二遍?”

“总重复一句废话有什么意思。你是白痴么。”冬兵面无表情地说。不过情绪还挺正常的,至少机械手还老老实实地抱在膝盖上,没有往佐拉的屏幕上招呼。

“你心情不错啊。”佐拉赶紧说,“快快,给我换个CPU吧。”

冬兵活动了一下机械手的手腕,佐拉不吱声了。

“我又想起了一些事。”冬兵开口道,“从前的事,跟Steve的。”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嘴角轻轻勾起——算不上一个笑容,但是这已经是冬兵所有的表情中,最接近笑的了。

佐拉差点被吓死机。他的老旧的cpu缓慢地运转着运转着,然后又差点被自己的运算结果再次吓死机。“你俩滚床单啦?”他脱口问出。问完已经做好了被揍的准备。

冬兵没回答他,也没揍他,脸上的表情比较耐人寻味。

“你俩谁攻谁受啊?”佐拉继续问。

“这根本不是问题。”冬兵说,脸上的表情继续耐人寻味,然而已经明确地用眼神传达出了“再问蠢问题我就弄死你”的意思。

“这都不是问题了,那问题是啥?”佐拉问。

冬兵的眼神中敛去了神采,带上了些迷茫,还有些恐惧。“我不知道。”他茫然地说。

佐拉用已经被淘汰很久、可以进入古董商店了的CPU吱吱呀呀的计算了一会儿……“我知道啦。”他说,“现在的生活太好了,好的让你没有安全感,是吧?有一句歌词专门是形容你这种心情的来着——”

知心姐姐佐拉(并不是)放出来一句音乐:“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冬兵没开口,微微皱起眉,似乎在专注地考虑着些什么。

佐拉开了话头完全就刹不住闸了:“这也完全可以理解,美国队长是全美排名第一的性幻想对象啊,想想吧,大胸,大长腿,蓝眼睛,金发,哎呀还有屁股,想当年红骷髅整天都在念念叨叨的,烦死人了简直,都让我怀疑他干嘛要征服世界了——”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冬日战士的机械臂敲了下地板,几条裂缝自他手下蔓延开来。“说点好听的,要不就闭嘴。”他面无表情地说。

“您两位青梅竹马,真是灵魂伴侣,天作之合。”心灵之友(并不是)佐拉干巴巴地说。说完意识到好像自己用词绝壁是用错了。

“青梅竹马”四个字让冬兵微微迷茫,脸上的表情介乎于“把佐拉弄死”和“把佐拉弄死”之间。

但是他能想到从前。他能够回忆起一些清晰的片段,当他还是Bucky,Steve还是只是Steve的时候,布鲁克林的街道,公园中的长椅,房间里的沙发垫,阳光斜斜照入的午后,冰淇淋,气球,电影,音乐,笑容……无比清晰的片段,他甚至已经完全记起了Bucky在那时的所感所想,那些发自内心的情感。

“Barnes先生,Cap已经做好了午饭。”Jarvis开口。

“你真是太米虫了。九头蛇知道你变成现在这样会哭出来的。”佐拉不无嫉妒地说。

冬兵伸手给了佐拉一下起身去吃饭。“青梅竹马”什么的,佐拉没说错。但是谁管那个。

 

DAY 57

Bucky Barnes AKA Winter Soldier的一天

6:00 与Steve一起晨跑,途遇猎鹰。

6:30 第十二次途遇猎鹰,猎鹰不跑了拐弯回去了。

7:00 晨跑完毕,冲凉

7:15 Steve做好了早餐,与Steve一起吃早饭

7:40 吃好了早饭,Steve有事要去神盾,自己在客厅看电视

12:00 Steve没回来,和Stark一起吃外卖,听Stark和Jarvis一直聊天,觉得需要一副那个防闪光弹眼镜

14:00 去找佐拉

15:00 佐拉的屏幕碎到完全不能用了

15:15 看着Dummy给佐拉换屏幕

15:20 不知道Dummy为什么要把咖啡倒进佐拉的机箱里,机箱在冒烟

15:30 Jarvis说佐拉一时半会儿都不肯开机了,回客厅看电视

16:00 Hulk砸了冰箱,因为冰箱里没有一点吃的了,Steve什么时候回来呢?

16:40 喝偷偷藏起来的牛奶时被Hulk发现,hulk smash

17:10 Stark发飙了,因为Hulk(肯定是Hulk才不是冬兵他自己)把他做的一个&*…%¥模型弄坏了,他的盔甲手掌会发光,挺有意思的

17:40 Steve回来了,带了好多吃的

18:00 和Steve一起吃晚饭

19:00 Pepper来了,对Stark大喊大叫,Stark满脸崩溃的表情,挺有意思的

20:00 和Steve一起看Jarvis推荐的一部电影《kiss kiss bang bang》,可是不觉得哪里好笑,Steve也没有觉得

22:00 看完电影,喝睡前牛奶,回房间准备睡觉

22:30 拉灯

 

DAY 58

Steve坐在客厅靠近窗口的地方画自己的素描,冬兵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杯牛奶,面无表情又十分专注地看电视。

“我们……曾经约会过?”他突然开口,带着些犹豫与不确定性,“我记起一些片段。”

Steve侧过头看他,电视里的肥皂剧正播放到一个点着烛光的餐厅里,男女主角的一个约会。

“晚饭,很多次,各种各样的都有。”Steve笑了起来,“但是烛光晚餐,没有。而且,Bucky,我们那时没有在约会。”晚饭,电影院,游乐场,喝饮料,喝酒,散步,所有的这一切都有过很多很多次。那时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一切都顺理成章,只是,那并不是“约会”。

Bucky有些迷茫地皱起了眉,“我记得有。”他说,“有烛光,很暗,音乐很好听。”他努力回忆着,“还有两个女人。那时的你小小的。”他补充。

……好吧,他们的确有过约会,很多很多次。“那是个四人约会。”Steve有些干巴巴地说,思索着该如何向冬兵解释四人约会是什么,“就是,嗯,两对情侣一起约会,人多,可能会开心点。我们有过很多次那个。”

“噢。”冬兵眼神中闪过一些恍然大悟,“两对情侣一起约会。我们两个是一对。那两个女人是一对。”他总结说。

Steve差点被呛到。“不是!我们那时是最好的朋友!”他急急地道,“你和那个女士是一对,你那时非常受女性欢迎,只是我,没有姑娘喜欢我。我们有过很多次的四人约会。”

冬兵眼中满满都是迷惑。“我跟那个女人是一对?”他重复了一下,“那么,你跟另外一个女人是一对?”

“也不算。”Steve有些难以定义,“只是那时候我根本没有什么女朋友,而你对我的终身大事有些过于热衷了,好像生怕我一辈子都是一个人一样。”说道这里,最后解决美国队长终身大事的仍然是Bucky Barnes啊。

“可是我记得我没有怎么跟那个女人讲话。”Bucky道,仍然满心疑惑,“你也是。一直是我们两个在聊天。四人约会都是这样吗?”

啊哈谢谢你说到点子上了。“……我们的四人约会总是非常失败。你让我被姑娘们恨死了。”Steve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Bucky的脸色闪过一些失望。“我们的四人约会都非常失败。”他重复了一些这句话,扁了扁嘴,更用力地抱着了手中的杯子。“我们没有过成功的约会。”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轻轻垂下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我们现在可以有。”这句话从Steve嘴里溜了出来。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之后吓了一跳,但是冬兵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好吧。好吧。四人约会。从前都是Bucky组织四人约会带上他,他应该给Bucky一次成功的四人约会。非常成功的。顺说,再找一对情侣(正常的情侣)也没那么难是吧。

 

SMS:

From Steve Rogers to Phil Coulson:Phil,请问后天晚上有空吗?

From Phil Coulson to Steve Rogers:当然,任何时间!Cap,有什么需要我的?

From Steve Rogers to Phil Coulson:我在想,能否邀请你和Clint一起吃饭?之后也许一起去看电影?或者逛逛,抱歉,我不是很了解现在double date都做些什么……

(十分钟后)

From Steve Rogers to Phil Coulson:Hi?Phil?你还在吗?

 

Clint看见他的上级兼恋人Phil Coulson先生抱着个手机在床上滚来滚去。他十分冷静地打开了通讯器中复仇者的频道:“Cap,你做了啥?Coulson正在床上滚来滚去。字面意义上的滚来滚去。”

“什么?”Steve有些迷茫,“我问他有没有时间double date,他还没有回复我。他为什么要滚来滚去?”

“四人约会!?Cap你要带着冬兵去四人约会啦。Coulson会带谁啊,啊哈哈哈。”鹰眼干巴巴地说。

“……当然是你呀。Clint。”Steve说。

“哇哦。队长,Clint一直以为他四周是有个柜子的。虽然我们都知道那个柜子完全不存在,但是你让他从那个完全不存在的柜子里出来了。说真的鹰眼你真还当大家不知道你跟发际线先生那档子事儿?”

鹰眼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事实是,他之前真的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只是在开玩笑。他心中用“FML”刷着屏表面上开始尖锐地反击了:“铁罐你以为你跟J——”

声音戛然而止。

“Barton先生已离线。”Jarvis若无其事地说。

 

DAY 59

“Double Date,哈?真没想到我们也有约会的一天。”Clint走到沙发旁在冬兵身边坐下,手上抱着一桶饼干在吃。

冬兵正在专注地看着电视,没理他。

什么东西这么好看……Clint转眼去看电视,看了三秒钟一下子跳了起来:“卧槽这啥!”

冬兵在看Avengers Assemble的动画片。正看到的一集是Clint因为炸坏了Hulk的水晶小玩具被Huik狂扁。

“谁给你看的这个!???你知道的吧,这是给小孩儿看的,而且,这不是真的!!!”他有些抓狂地叫道。“我不会因为食物就跟Hulk干架,我也不会被Hulk往死里揍,开玩笑,我根本不怕他好吗!!!”

Bucky抬眼给了他一个“明明两件事都很有可能发生”的眼神,然后继续专注地看动画片。正好演到搏击场里战五渣的鹰眼同学。

“换个台换个台,我给你说我知道有个台放人与自然的,可有意思啦。”鹰眼伸手去拿遥控器。

冬兵速度更快,机械手臂已经抢先把遥控器拿到了手里。“就看这个。”他终于说话了,语气中带着无比的固执。

鹰眼扑上去抢遥控器,但是就近身搏击来说,他还真不是冬兵对手,更何况,金属手臂在近战中可有着压倒的优势——结果就是,遥控器被冬兵牢牢拿在手里,金属手臂压着Clint的脖子。冬兵保持着这个姿势继续去看电视。这么巧动画里的鹰眼也被KO了……冬兵脸上丝毫不加掩饰地写着“我就说很有可能发生啊”。

Clint要气死了,直接拉开了距离手里的弓拉开对准了冬兵:“少年,要玩心吗?”语气中挑衅力十足,箭矢明显是特制的,一闪一闪闪着光。

冬兵面无表情地从沙发垫子下面拎出了一柄轻机枪,子弹咔哒上了膛。

正在这个紧张的时刻,浩克走进了客厅。“浩克饿了。你们在干什么?”他说,边说边拉开了冰箱。然后他全身都变得更加绿了。“鹰眼!!!”他怒吼一声,“你把饼干都吃光了!???”

“我才没有!”沙发上还放着之前鹰眼拿在手里的那桶饼干。“有又怎么样?”他挑衅地抬了抬自己的弓。

“Smash!!!”浩克大吼道,直接扯掉了冰箱门砸了过去。

Clint闪身闪开,抽空给了Hulk两箭。

冰箱门砸中了电视。正在看电视的冬兵火了。

 

Steve回来时客厅已经完全乱成了一团,他的第一反应是复仇者大厦被红骷髅或者什么反派攻击了,然后他看到了尘土飞扬中仍然打成一团的三个人。

Clint的箭枝所剩无几,Hulk身上还挂着几支,其中一根正在滋哩啪啦地冒着火花,冬兵身上也挂着一支,卡在了金属手臂上,垂落着一团的绳子。

冬兵手上拿着一支榴弹枪(Steve真的完全不知道这柄枪是怎么出现在Stark大楼的),把个滴溜溜转着的小炸弹冲Clint扔了过去,金属手臂重重砸到了Hulk身上,背景是客厅里到处散落着的二十几柄机枪。

Hulk全身绿得不能再绿了,来自冬兵机械手臂的一拳他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抓住了冬兵的手臂狠狠扔了出去,另一只手拿起一个已经很破碎的茶几摔向了鹰眼。

局势混乱到不能混乱了。“看到你回来真好,Cap。”Jarvis由衷地说。

“你们在做什么?停下来!”Steve大声叫道。

能让复仇者从争斗(玩脱)中马上停下来的,只有美国队长了,更何况,还是抱着一大堆食物的,美国队长。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接下来他们会面对美国队长义正辞严的批评教育(俗称叨逼叨),杀伤力可比Coulson探员的安利谈话。

Bucky马上停了手,他眨眨眼,眼睛又转了转,突然之间全身杀气大盛:“你是我的任务!!”他冲着Steve冲了过去,然后在离Steve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很快停住了脚步,表情放空,一脸迷茫:“发生了什么?”他带着悲伤与自责的痛苦颜色注视着Steve:“我刚刚是想伤害你?我不记得了。”

“Bucky,Bucky,没事的,你没有伤害到我。”Steve的声音马上轻柔了下来,他上前几步想要靠近冬兵,而冬兵在后退。

“别靠近我,Steve。”他说,缓慢地摇了摇头,“我要静一下,别跟过来。”然后他迅速地冲出了客厅。

真。是。Tmd。演。技。派!目睹了全过程的Clint惊呆了。

他看向了也罢手了的Hulk:“卧槽你刚刚看到发生了什么没有?他就这么撤了?这也行????”

Hulk突然给了Clint一个“哈哈哈你惨了”的眼神,然后他慢慢倒在了地上,很快,Bruce出现了。“啊哈,这是个什么状况。”博士说,一脸疲倦与迷茫。

鹰眼有些绝望地看着美国队长,准备放手一搏:“Cap,我刚刚的眼睛变成黑色了你注意到没。我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了。一定是Loki的错。我有后遗症了。啊,我的头也疼。”

“Clint,你刚刚的眼睛没有变成黑色,你记得刚刚的事情。Bruce,你去休息吧。”美国队长无比坚定严肃地看向鹰眼:“鹰眼,我们需要谈一下。”

Clint Barton,今日卒。


评论(13)

热度(433)

  1. 蝙蝠围笑环星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坎布南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