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盾无差】同居生活108天 DAY20-DAY29

DAY 20

Bucky可以一坐一整天,一句话都不说。Steve尝试过跟他说些话,比如,他曾经拿过Coulson探员处得来的影集,翻开照片,说那些时候他们在做些什么;然而Bucky根本没有反应,神色木然,好像在听一个故事。

时常还会给出一个“你特么在逗我我从前才不会那么又蠢又吵又逗逼”的眼神。

下午的阳光开始温暖起来,他拿出了画板,好久没画画了,今天很想画些什么。

Bucky坐在旁边看着他,这个画面太安静了,安静的本身就更像画卷一般,有种被尘封的栩栩如生的鲜活。

只是画风略显不对啊感觉记忆里这个画画的哥们分明又瘦又小很弱鸡啊现在这货很高很壮很肌肉是闹哪样?

冬日战士迷惑于自己的记忆里。

美国队长的画中是自己房间卧室的窗口。

 

DAY 21

“Bucky,喝牛奶还是麦片粥?”Steve在厨房。

“不是Bucky,不认得你。”Bucky冷冰冰地说,他是怎么做到在这儿住了两天就已经没有了黑眼圈的,也是个迷。“牛奶。”

Steve递过牛奶,以及放着煎蛋和培根的盘子。

Bucky吃完早餐,又坐在椅子上看Steve收拾餐盘。冬日战士无比习惯米虫的生活——有点太习惯了吧完全没有帮忙收拾、帮忙做饭或者出点伙食费的意思啊。

“今天想做点什么,Bucky?”收拾好一切的Steve在Bucky面前的椅子上坐下。

又被叫Bucky了好烦。总是固定对白也是很无趣的好么。冬兵觉得实在是懒得继续说“不是Bucky不认得你”了。他盯着自己的手臂看,上面的几道划痕、传说中的“伤员”的伤口还是那个样子,一点都不见好。所以说这人根本就不会照顾伤患是吧!

“Bucky?”Steve又叫了一声,没有听到“不是Bucky不认得你”的对白让美国队长还是觉得有些开心的。

虽然在这里当米虫也挺开心的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尤其看着这个人越久越是想哭是怎么回事。所以伤口要快点好起来。Bucky迅速地思索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快速地跑去卧室跳了窗户。

临走时看了Steve一眼。美国队长心领神会地拎着盾牌跟上了。

 

冬日战士一路走进了美队纪念馆的储物间,踢了踢正在待机状态睡大觉的佐拉。佐拉的屏幕亮起看到冬兵(还带着美队)时简直觉得像做了噩梦恨不得死机了事,之前的几天没有冬兵他过得很开心的啊还终于能静下心来给自己的系统升了个级。

“机械臂受伤了怎么办?”冬日战士冷冷地询问。

本以为会听到“可是我认得他QAQ”的佐拉居然收获了一个专业的问题,这不禁让他很低的内存也为之一振:“没想到你居然还能问出这么专业的问题啊!这就要从机械臂的材质说起了:使用了X@$%&和*(@¥#的混合材料,应用了QY&*$%~的技术,里面--*6%$)(@¥起到了十分关键性的作用,但是我最得意还是%$#@!的使用方式——”

佐拉滔滔不绝地说,直到冬兵和美国队长同时给了他一拳:“Speak English!”

……他死机了。

Steve未经Bucky同意把死机的佐拉拎回了自己的公寓——Bucky也没反对不是。

 

DAY 22

挂掉了Coulson“Duty Call”的电话,美国队长转眼看向Bucky:“九头蛇的残余力量,我有任务了。Bucky,准备好跟随着美国队长一起冲锋陷阵了吗?”他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而后专注地盯着冬日战士的眼睛不放。

不,不是美国队长,我会跟随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他打架从来不会认输,我要看着他。

这句话一下子冲进了冬日战士的心里,甚至他就要将这句话脱口而出了,被他用光了全身的力量抑制在喉咙口。机械手臂狠狠砸进了墙上,抬起眼时Steve仿佛从中见到了火光。

“……好吧,没准备好。”美国队长干巴巴地说了句。

“你。是。任。务。”失败的任务。他没能完成的任务。他永远无法完成的任务。Bucky咬着牙说,全身上下都是杀气,可是他从眼前的人如同天空或是海水般蓝的纯粹的双眼里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矮小,瘦弱,却坚定而从不妥协。

他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曾经是一直旁观着的那个名叫Bucky的故事里的主角——或者说,他就是Bucky。

他冲出了窗口。

 

正在翘首期盼美国队长闪亮登场的Coulson等来了杀气凛然、仿佛受了什么刺激的冬日战士,晚了一步的Steve赶来时战斗已经结束了,Bucky蹲在一边抱着膝盖眼睛里的眼泪都要溢出来了嘴里说着:“可是我记得他。”

背景是东倒西歪伤亡惨重的九头蛇成员。

面前站着“我勒个大槽!你特么在逗我!这是什么!莫非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太对!这货真是冬兵&第一杀手塑造了整个时代的人么!我要安慰他么!我要给他买点牛奶喝么!”的Coulson。

Steve忧心忡忡地扯过冬兵的机械手臂看,看到上面划痕更多了忍不住放下心来。“Bucky你的伤又重了呀。”他语气中的欢欣是怎么回事。

“不是Bucky,不认得你。”Bucky小声说。

卧槽这货连撒娇都会了!!!!Coulson的内心在咆哮。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从心头穿过,仿佛上一秒钟他在夏威夷享受阳光,下一秒已经在北极圈的水里,冷得彻骨。

这寒意来自寒冬战士的眼神。“有点眼熟。”Bucky盯着Coulson使劲看。

是啊我们上次打九头蛇的时候见过啊哈哈哈哈。Coulson想着,还没等说出口,Bucky一副“我想起来了”的恍然大悟的表情看向了Steve,说得无比直截了当:“他在你的博物馆偷东西。”

卧槽不是偷啊!!!我是跟美国队长一起拿走美国队长的东西好吗!!!!为啥只提到我没有提队长啊啊啊啊!!!!为了偶像的名誉,脑残粉Coulson含泪没有说出“队长也去偷了好吗”这种话。

 

“九头蛇的余党针对冬兵有些计划,队长,或许你可以在纽约待一段时间。”Coulson悄悄对Steve说。

 

“哇靠,战斗已经结束了?居然不等我来就结束了!?Jarvis,今天天气不错,不如让王氏企业破产了吧。”穿着金红配色盔甲的土豪停在战场上空。

“接下来三小时之内会有降雨,天气没有很好,Sir。”人工智能管家彬彬有礼地说。

 

DAY 23

“你好,Jarvis?”Steve心情愉悦地说,他其实经常在跟Jarvis通电话。

“Hi Cap是我钢铁侠,等等你刚刚叫了Jarvis?你经常跟Jarvis打电话?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Jarvisssss!”

“Sir,你还在通话中。我们的问题是否可以等挂断电话后讨论。”Jarvis是如何做到在电子音里加入吐槽腔的?

“噢,Cap,我在华盛顿,就在你家门外,确切地说,你家窗户外面。”钢铁侠说。

美国队长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推开窗,看到漂浮在半空中的钢铁侠。

“Tony?”纽约一别之后,Steve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钢铁侠了,与老友的重逢让他忍不住露出笑容。

“好久不见啊Cap,我来是想——卧槽,这个手臂做工不错啊!”Tony的眼睛完全拐去了另外一个方向然后黏在上面不放了。

冬兵就站在Steve身后,冷冰冰地盯着Tony,左手突然攥紧,自带“徒手拆迁”技能的他真的很有冲动想伸手把面前这个铁皮人的铁皮扒掉是怎么回事。Bucky想了想,把理由归结于“好几天待在这儿养伤都没进行过徒手拆迁行动”里。

Steve发誓自己听到Tony对着Bucky的机械手臂吞了下口水。

Steve发誓自己感受到Bucky的机械手臂很想往Tony的战甲上抓。

“Tony,你是说你想……?”他往两人中间站了站,拿紧了盾牌。

“哦哦,这个啊,我就过来聊聊天啊,对了Cap,要不要来纽约住啊,你家脑残粉说你可能要来纽约啊。”钢铁侠说的无比云淡风轻。

“钢铁侠!钢铁侠!!!带我走!!!我每天待在这两个老古董身边都要死20次机!”重启回来的佐拉突然开始大呼小叫。向钢铁侠求救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证明他离丧失理智不远了。

“好吵。”Bucky顺手给了他一下子,佐拉的屏幕,暗了……

“谢谢你,Tony,我的确考虑去纽约。”Steve微笑。他觉得Tony看向佐拉的眼神也很危险啊,不是“我要毁灭你”的那种危险,而是“我要把你大卸八块每个零件都好好玩一下然后扔给Dummy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种危险。当然不管哪种他其实都没有太大意见的。

“那好,Cap,纽约见。”Tony飞走了。

 

“Jarvis,帮我搞定,我要Cap去大厦住。”几乎在转头离开的瞬间,Tony马上说。

“Sir,您刚刚可以自己邀请Rogers先生。”Jarvis彬彬有礼地答。

“我说不出口,我说不出口Cap你要不要来跟我一起住这种话!不管,Jarvis你要帮我搞定,你总在跟他讲电话,你可以邀请他来大厦住的!”

“容我询问原因?”

“我可以仔细研究机械臂,技术真心不错啊。”

“以及?”

“好吧还可以玩佐拉,看他一直死机受折磨还挺不错的。还可以看Dummy欺负他。”

“还有?”

“没有啦Jarvis!这些理由还不够么!”

“唔……”

“好吧还有就是大厦太大了多点人住开心点——绝对没有我觉得孤独的意思。快快快去搞定!骗也要把Cap骗到大厦来!”

“好的,Sir。”

 

关于Jarvis如何把美队劝说住进复仇者大厦的:

“Hi Cap,明天会有飞机来帮您搬家,我也已经为您安排好了住处,稍后会将地址发到您的手机上。”电子管家拨通了美国队长的电话。

“谢谢你,Jarvis。”Steve由衷地感谢。

 

DAY 24

按理说,身为复仇者住进复仇者大厦似乎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然而Steve坐在纯二战风格的房间里——据Jarvis所说这是Tony亲自设计布置实施的——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尤其他肯定付不起这里的房租。

冬兵就无比适应。他已经开始在冰箱里给自己拿牛奶喝了,还拿了小蛋糕吃。

……话说是不是适应得太快了一点。

“Rogers先生,Barnes先生,Stark先生正在实验室里,两位有任何需要可以与我说明。”Jarvis作为管家表达了欢迎。

Steve基本上已经熟悉了现代的科技了,是的他不会再被突然出现的电子音吓到,但是他发现Bucky也完全没有一点受到惊吓的样子。

“我需要给你擦鞋么?”Bucky突然说话了。

“并不,Barnes先生。”Jarvis答道。

“我需要给你倒垃圾么?”Bucky继续说。

“……我想,并不需要,谢谢,Barnes先生。”Jarvis说。

Bucky满意地点点头,打开冰箱拿了第二盒牛奶。

 

DAY 25

Tony Stark打着哈欠走出了实验室,他已经在里面待了超过24个小时,咖啡灼烧着胃的感觉着实不好受,只是每次他都只有等实验告一段落时才注意到这点。

“等等,Jarvis,队长和他的机械手臂小伙伴今天会搬来?”Tony突然想到了什么,精神为之一振。

“他们已经搬来了,Sir,鉴于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半,我并不认为这是个打招呼的好时候。” 敬忠职守的电子管家说道。

“怎么样,还喜欢我布置的房间吗?”深夜的Avengers大厦很是安静,只有他和Jarvis的说话声,甚至Tony自己的脚步声都听不到。

“Rogers先生和Barnes先生都很满意。只是,我们需要更多的牛奶供应了,Sir。”

“哈哈哈我就说嘛我可是——等等,你刚刚说啥?Barnes?是指冬兵?他为什么会住队长的二战房间?卧槽,卧槽!Clint那只傻鸟跟我说他在Cap家里遇到冬兵两人打了四五个小时直到冬兵累了跳窗走了,我以为他在跟我吹牛!难道是真的!?”

“以Barton先生的性格来说,我更倾向于那的确是他在吹牛的,Sir。”

“……所以说,同居的部分是真的!?”

“……同居的部分是真的,Sir。”

 

DAY 26

超过二十四小时的工作往往对Tony来说意味着超过二十四小时的睡眠,他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长时间的睡眠让他的脑子迷迷糊糊,所以,穿着睡衣拖鞋昏昏沉沉走到厨房准备给自己弄杯咖啡的钢铁侠,完全被里面无比居家和谐的一幕吓得清醒了一半。

Steve正在做早餐,看样子已经就要完成了,旁边的餐桌上卸了杀马特妆的冬兵瞪着眼睛打量着他,眼神中的意思非常明显:这人谁啊不认识,跑这儿干嘛。

“Tony,你醒了。”Steve回过头,给了他无比阳光、让整个美国都充满希望的一个笑容,“我昨天有找过你,Jarvis说你还在睡。一起吃早餐吧。”他加多了一个餐盘,往里面盛了点培根,而后倒了一杯牛奶,递给了Tony。

“谢了,Cap。”Tony干巴巴地说。是啊他是美国队长,美国队长会做饭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伸手接过了杯子——是的他还是没有多清醒否则他会去倒咖啡而不是接受这杯牛奶——在餐桌旁坐了下来,而后他突然猛然打了个冷战,仿佛在一瞬间突然被北冰洋的寒风吹了个透彻。

冬兵凝视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冬日的寒冷与肃杀。

“Jarvis,把房间温度提高!”Tony马上说——另一半的他终于也被吓清醒了。冷静下来的钢铁侠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看Steve递给他的这杯牛奶,又看了看冬兵,有些恍然而试探地说:“你要这个?”晃了晃手里的杯子。

冬日战士迅速地看了一眼那杯牛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眨了眨眼睛,继续盯着Tony看。

“噢~你要这个。那给你?”Tony伸出了手——伸出了手然后迅速地又把手送回到了自己嘴边,张嘴一口气把一杯牛奶喝掉了。

“Jarvis哈哈哈哈你觉不觉得——”他大笑着,然后声音戛然而止,被金属撞击之声所取代。冬兵的机械手臂离他无比之近,近到中间只隔了美国队长的盾牌,冷酷嗜血的杀手身上,暴涨的杀气在这刻表露无疑。

“你做个早饭都要带着盾牌?”是的这是Tony第一件意识到的事。

“Bucky,不要这样。”Steve有些无奈地说,从盾牌盾牌后面探出头,“嘿,你要牛奶吗,这一大盒都是你的!”他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把一大盒牛奶推到Bucky面前。

“不是Bucky,不认识你。”Bucky犹豫了下,最后仍然放下了自己的手臂小声说,低下了头眼睛谁都不看。

“卧槽,Cap,他在跟你撒娇!!!”Tony震惊了。

“Sir。”连人工管家Jarvis都看不过去了。

Steve有些尴尬地放下了盾牌。是的他就是一个来做早饭也要带上盾牌的人。他走到Bucky面前,轻声说:“Bucky,Tony是我们的朋友,是可以交付后背的人,就好像咆哮突击队,你记得他们吗?我们曾经生死与共,哪怕生命,都可以信任地交给对方。”

“他还是天才、亿万富翁、慈善家、花花公子谢谢。而且现在这个时候他还是个电灯泡,这点或许跟咆哮突击队一样?”Tony说,他就是总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你们继续打情骂俏吧我要先闪了坐在这里让我觉得我自己又亮又热。”他说完,早餐都没吃,倒了杯咖啡马上溜走了。

“Jarvis刚刚我觉得自己要被闪瞎眼了我墨镜放哪儿了。”他边走边说。

 

DAY 27

“Sir,Rogers先生造访。”Jarvis的电子音让Tony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他抬眼朝外面看了下,提高声音道:“Cap,进来!”

Steve走进Tony的工作间,抬脚踏过地上堆着或者散落着的太多说不上用处的零件——钢铁侠的工作间真的完全与“整洁”二字相差甚远——走到Tony面前。

“找我有事?”Tony摘下了护目镜,随手在旁边一条谈不上多干净的毛巾上擦了擦手。

“是的,Tony,关于Bucky的机械手臂。”Steve说,语气中有些斟酌着的不确定。

“手臂?护理?你想让我看下他的手臂?我们都这么熟了当然没问题!Jarvis,叫那个谁来工作间,快快快,马上!就那个谁你知道的!!”Tony尽量让语气显得平淡些,然而闪着光的眼睛明显已经出卖了他。

“Jarvis等等——”Steve赶紧说,“Tony,Bucky的机械手臂需要维护,但是……”他显出了一种犹豫不决而难以启齿的神色。

“怎么了?说啊Cap,放心,尽管说来,我不会嘲笑你的!”

一分钟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骗他机械手臂上的划痕是伤口然后他真的信了?这就是你们同居的原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arvis马上把这个推送到我的twitter上去!”

所以是谁说不会嘲笑的。

 

Bucky以审视的眼光看了下Tony混乱的工作间,又以审视的眼光看了下混乱的工作间中的那张明显特意为他准备的床,给旁边站着的充满了期待的Tony一个“这算哪门子的工作间脏乱差啊差评滚出”的眼神。

“Tony会帮你维护你的机械手臂,Buck,那需要定期维护,而且,你知道,你还——受了伤。”Steve温和的说,最后三个字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很是艰难地说了出口,而Tony因为这三个字笑了十秒钟。说真的Steve对Tony之前“放心吧Cap一切都包在我身上”的承诺有些惴惴不安。

养好伤快点走人对Bucky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他需要一个没有Steve的地方来好好理理清楚自己的大脑,如果他还有这个东西的话。待在Steve身边经常会让他觉得不安与暴躁,仿佛有些什么东西在心里窜来窜去,却永远都难以捉摸,他甚至有些无法理智的思考。他躺到了那张床上,手臂放到了床边的支架上。

Tony以一种抢食物般的强势动作扑到了Bucky——或者说,Bucky的手臂上,Steve发誓,他从Tony Stark,这个被称为钢铁侠的男人身上,这一刻看到了一种神圣的母性光环。是不是有哪里不对?有哪里不对吧!

他嘴里开始念念叨叨着一些“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的东西,如同Bucky之前所有的手臂修护工一样。他们总是吵得让Bucky头疼,所以他会时常把那些修理工揍一顿,但是那之后他就要被烫头然后头就更疼了。恶性循环。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眼Steve。如果他现在去揍下这个喋喋不休男,Steve会拦住他就好像上次那样,Steve会用一种带着“Bucky这不是你真正会做的事这不是你真正想做的事”的眼神看着他,还会一直念念叨叨关于“队友”“信任的人”“交托背后”“咆哮突击队”等等让他如同烫头一样头疼的话。同样是恶性循环。

几十个屏幕在工作间里面凭空晃来晃去,手臂上传来一些麻麻痒痒的感觉,他皱着眉,使劲儿攥紧了右手,然后看到了Steve担心的眼神。几乎如同不由自主的本能一样,他松开手舒展眉毛让自己看起来放松而什么事都没有。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原因,他不知道,“本能”算不算是一种原因。

Tony终于从旁人无法理解的神叨叨状态中脱离开了(Jarvis在后期也加入了他的神叨叨,两人一直说着无法确定是不是英文的东西),抬起头,轻轻咳嗽了一声,换上了一张难过的脸——是的Steve非常确定他是“换”上了一张难过脸——看向Steve,如同看向身患绝症病人的家属:“Cap,不得不通知你这个很遗憾的消息,但是Bucky,我恐怕,他的伤势过于严重了,只有一种治疗方法,那就是,截肢。”

一片令人有些尴尬的沉寂。Steve眨了眨眼,如果这就是Tony口中的“包在我身上”,那他觉得此刻心中有一百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他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不能截肢!!!不能截肢!!!!不准截肢!!!!那是我心爱的作品,谁也不能截肢!!!”佐拉的声嘶力竭的声音传来,而Dummy伸手就往佐拉的机箱上倒了杯咖啡。

机箱冒烟了,屏幕暗了,佐拉不出声了。

“干得好。”Tony难得夸奖了一下,Dummy开心地满地转圈圈。

“没有截肢,Tony,不要截肢,想都别想。”美国队长说,语气斩钉截铁,“我们可以尝试些别的治疗手段,更加——”他轻轻皱眉。

“更加保守的手段,Cap。”Jarvis接过话。

意兴阑珊的钢铁侠仔细地给机械手臂上了油,确保着所有的划痕都在甚至有增无减,有些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机械手臂。

“医生建议,待在家里休息,少喝牛奶,好好养伤。”他摆了摆手,Steve以最短的时间里拽起冬兵以超级英雄的速度跑出了实验室。

他们一路跑回房间,这点运动量当然不算什么,Steve脸不红气不喘,冲着机械手臂露出了一个微笑:“真高兴不用截肢,Bucky。”

冬兵只觉得头痛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有些晕乎乎的,那句“不认得你”这次怎么也说不出口。

 

DAY 28

Tony Stark当然不差钱,但是美国队长仍然对自己不用付房租这件事颇有在意,更别说他还带了一个压根不是复仇者的米虫一起生活。这点钱对钢铁侠来说肯定不是事儿,Steve也不希望自己显得太过矫情,只是,把冰箱装满这件事他还是很乐意来做的。

“Bucky,我们可以一起去下超市,买些日用品,还有食物。”Steve说,“嗯,超市就是,你知道,很大,很多种商品摆到一起——”

Bucky给了他一个“你当我sb么要走就快走”的眼神,率先朝外面走去。

 

Bucky一动不动地在Steve身边站定,冷漠地注视着超市中人来人往的人潮,Steve对比着手中两种不同香型的洗发水,有些难以抉择——橙子or青草?直到Bucky终于开始不耐烦了,伸手拿过两瓶一起扔进了购物筐。

是的Bucky在用自己的机械手臂挎着购物筐。衣服和皮手套把他的金属手臂挡得严严实实。他们继续走着,直到Bucky在花花绿绿的糖果柜台前站定,眼神悄悄扫了眼Steve,见他也停下了,抬眼从第一排的糖果罐看起,眼神缓慢地看到了第四排。

“都想要。”他说,然后仿佛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把这句话说出口了,有些恼火地看了Steve一眼。

“买买买,全都买。”Steve说,这句话甚至在他能意识到之前就从他的嘴里溜出来了。

“不认得你。”Bucky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心满意足地把各种各样的糖果罐往购物筐里放。

美国队长四倍的视力敏锐地注意到Bucky偏爱蜂蜜口味的糖果。联系到之前的维尼熊,所以九头蛇到底给Bucky洗脑了什么?又到底给Bucky都吃了些什么?!

 

他们走过水产专柜的时候Bucky又停下了,很多种不同种类大大小小的鱼冻在冰块里,陈列在冷冻柜中。Steve脑海中浮现出那张被冰冻起来的冬兵照片,只觉得交织着愤怒与心酸或者更多其他情绪的难以言喻的感觉填满了他的整个胸口,让他有些透不过气。

“你就是这样被冻起来的?”Bucky突然开口了。

他主动与Steve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Steve甚至花了两秒钟时间才确认冬兵确实是在与他说话,而不是自言自语。

“我不记得了,但是冰块更大,我在北极的冰层里。”他诚实地说。

注视着冰块与其中的鱼的冬日战士心中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寒冷,并不是身体传来的对周遭温度的感觉——他早已很难再感受到这些,而是一种心理上的,几乎等同于麻木的寒冷情绪,慢慢将他笼罩。

“走了,Bucky。”Steve说。七十多年前他曾为了自己的老友立誓杀尽九头蛇,七十年后,如果下一秒钟冬兵说出“有点眼熟”这种话,他想他根本无法承受。

过去,也许永远无法真正过去吧,但是幸运的是他们还拥有此刻。美国队长紧紧握紧自己的拳头。

 

DAY 29

他们在纽约清晨暖洋洋的阳光下晨跑,美国队长身上带着让人振奋的清晨阳光一样的柔和,冬日战士身上带着“干嘛不在家待着”的一脸不高兴的冰冷。

有些什么不对。

意识到这点时Steve侧过头,正对上冬兵突然警惕而锋利起来的眼神。他也意识到了。

下一刻,Steve用盾牌挡住两人迅速撤进旁边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躲在柜台后面,一连串的枪声打在了盾牌上。

九个人的小队,目标是,冬兵。

便利店唯一的店员躲在柜台后面瑟瑟发抖,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以阻止尖叫,Steve安抚一样地拍了拍那位姑娘的肩膀,“Jarvis,我需要增援。”他轻声对通讯器说。对方火力压制太过严重,而且,枪声开始越来越近了。

“已定位,Cap,请稍候。”Jarvis的电子音一丝不苟地回答。

冬兵面无表情地掏出了两把枪,“目标是我,你可以走。”他太熟悉九头蛇这一套,静心屏气地数着枪声间的缝隙。

Steve甚至没有分神给他任何回答,他牢牢握紧自己的盾牌,在某个瞬间与冬兵一起仿佛约定好了一样跳了出来,盾牌掩护着他们二人,枪声就从盾牌后面接连不断地响起,冬兵最后还扔了个小型炸弹过去。

干掉四个,还剩五个。

他们躲在一个货架后面,盘算着下一个方向,而Steve透过前方玻璃的反光,正看见一个九头蛇的成员对着柜台后面举起枪。

那里躲着这个便利店的店员,一个年轻的姑娘。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Steve已经扔出了手中的盾牌砸了过去,整个人也撞开货架冲了出去,扯过两个九头蛇的成员狠狠撞到一起。三个人,还剩两个……他拿过盾牌回过头,冬日战士就站在他身后,脸色阴沉,外套已经开线了,机械手臂就露在外面,整只手穿过了一个枪口正对准着Steve的九头蛇的喉咙。

金属手上全是鲜血。

“这就是你的打架方式,总是想要牺牲掉自己?”他缓缓抽回自己的手,而尸体在他们面前倒下了。下一刻,Steve手上的盾牌和Bucky的一柄匕首同时飞出,唯一还生还的九头蛇,那个男人,或许还是这个九头蛇小队的指挥者,一个闪身闪过了Steve的盾牌又接住了冬兵的匕首,对冬兵轻轻说了句什么,很快就离开了。

交叉骨。他离得不近,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Bucky或者Steve都认出了他的嘴型,他说的是,“See you later。”

“我就要赢了。”Steve轻声说,把盾牌重新拿在手里。

他回头看向冬兵,后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低头注视着自己沾满鲜血的金属手。“Steve,我杀过多少人?”他说,声音中满满的迷茫与痛苦。

时隔了七十年,或更久,他终于再次听到这个人叫他Steve了。

“Bucky……”他上前一步,然而只有这短短的几秒钟失控,冬日战士已经重新找回自己也拿回了身体或记忆的主导权,他无法理解自己说了些什么、为什么要说那句话,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不受控制地想要保护那个人不理解这一切的本能源自于何,他感觉到恨与愤怒,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恨些什么。

“Bucky,我在这儿。”Steve握住他的手,那只带着一点点体温的手,还有那只冰冷冷的上面沾满鲜血的手。

 

“我来晚了?”Bruce Banner博士骑着自己的小绵羊晃晃悠悠地在路边停下,默默地看着四手相握的状况,又默默地重新启动了小绵羊,“啊,我还是离开比较好?”

“你应该像我一样,准备个墨镜。”钢铁侠停在他的上空,他甚至给自己的MK盔甲新增了一副墨镜,设计诡(qi)异(chou)无比。

“很抱歉你刚下飞机就如此打扰,Banner先生。”Jarvis彬彬有礼地说。


评论(5)

热度(415)

  1. 蝙蝠围笑环星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坎布南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