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星土

求别催坑!

【盾冬盾无差】同居生活108天 DAY1-DAY19

DAY 1

那人从窗子里跳进来时Steve在第一时间醒来,床头的盾牌也瞬间拿在了手里,而他很快看清了是谁。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冬日战士一身黑衣、黑鞋、黑斗篷、甚至眼睛上也不忘涂上杀马特烟熏妆的夜间装束,眼神凌厉地注视着他。

“Bucky!”Steve叫道。

“谁tmd是Bucky!”窗口的风吹动他的一头乱发,投射在墙上的影子显得张牙舞爪,冬兵恶狠狠地说,瞳孔在黑漆漆的烟熏妆眼眶中闪着光。

“你就是Bucky啊!”Steve把盾牌收到一边,掀起被子想要下床。

“别再找我!”冬兵后退一步。

“你认得我,Bucky,我们是好朋友,你认得我!”Steve说道,目光中的坚定简直可以穿过70年的时光与记忆。

Bucky注视着他的眼神一瞬间有些迷茫。他低下眼想了两秒钟,在Steve向他靠近的时候迅速跳出了窗子,丢下了句“别跟着我”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穿着睡衣的Steve没有追出窗口。他想了很久没搞清楚Bucky今天晚上为什么会来。

 

DAY 2

午夜十二点时Steve再次听到了脚步声——猎鹰今天关于“队长你不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的玩笑之语让他也对自己有了一瞬间的怀疑,不得不说,Bucky的到来让他的紧张全部消散的无影无踪。

“Bucky,我们需要谈谈。”Steve说,眼神中用上了全部的美国队长自带技能“当我用这样的眼神注视你时你一定拒绝不了”。

“不认得你。”Bucky无比简单粗暴地说,眼睛一直盯着美国队长的床头看——或许是因为深夜没开灯,美国队长的目光攻击效果大为削弱。

Steve顺着Bucky的眼神,发现他在看自己的盾牌。

“不认得我,那你认得这个盾牌吗?”Steve立即抱起了盾牌给Bucky看。

“有点眼熟。”Bucky皱眉想着什么,声音很低,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Bucky,因为我曾经拿着盾牌与你并肩作战,”Steve有些激动,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上前一步给面前的人太多压迫感,“我们经历过那么多战斗,我们一起,你还记得吗,Bucky?”

冷漠的冬日战士突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就是国旗的样子,难怪眼熟。”而后恶狠狠地对队长挥了下拳头:“别跟着我!”跳出窗口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Steve抱着国旗配色的盾牌默默站在窗口。

 

DAY 3

冬兵这次出现Steve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惊讶了。今晚他准备采取缓和一点的沟通方式,实际上,他也想知道冬兵每天跑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是的,美国队长在装睡。

他一直闭着眼睛控制着呼吸,感受到冬兵站在离他不远不近的位置,一动不动。

仍然一动不动。

还是一动不动。

一直一动不动。

二十分钟时Steve终于忍不住悄悄睁开眼,看到冬兵还是在盯着他的床头,皱着眉,满脸迷惑,歪头在想些什么。

他没抬眼,甚至没有移开目光,但是仿佛马上就知道Steve已经睁开了眼睛——他从一开始就知道Steve根本没睡着。“那是什么,有点眼熟。”他说。

目光落在Steve床头的小熊上。

Steve的心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他拿起小熊,放在自己的手心上。“这是Bucky熊。你给它起的名字。”后半句他没说出口——Bucky起的名字,在他们还太小的时候,他说,Bucky熊可以守护所有的黑夜。

“Bucky熊……好像听说过。”Bucky继续自言自语道。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一次露出了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喜欢吃蜂蜜那个!难怪眼熟!”

这人在说啥。Steve感受到了一种迷惑。“别跟着我!”冬兵瞬间恢复了杀人机器的冷酷,冷冷看过Steve一眼,又一次消失在了夜色里。

 

Steve的Bucky熊是他从自己的纪念馆里偷出来的。斯坦李老爷子再次失去了工作。

经过了Jarvis的疑难解惑,Steve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增添了一项需恶补的现代文化:维尼熊。他很好奇Bucky怎么会知道维尼熊的。

 

DAY 4

Steve花了一天时间把自己的房间布置成了二战时他和Bucky曾居住过最久的营房的样子,甚至把床也换成了一张上下铺床。Phil Coulson探员与他一起忙碌了一整天。Steve很感谢Coulson先生,但是如果Coulson的脸上不要总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傻笑跟他一起布置房间,他会觉得更自然些。

他们快把美队博物馆搬光了。

躺在床上时Steve真的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但他清楚,这种熟悉感并不是周遭一切的旧时代物品能够带给他的——来自于与他分享了一样的时光和太多共同回忆的人。

Bucky仍然在午夜时来到,仿佛这是一个约好的不见不散的局。他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站在曾经的时光里。

Steve一直闭着眼。

Bucky一直一动不动。

……结果是Steve后来睡着了。睡得太过安稳,再睁眼时已是早上,他甚至没能注意到Bucky是何时离开的。

Bucky离开时甚至关好了窗。

Steve敏锐地发现Bucky熊变换了一个位置,从前是冲着窗口,现在是面向着他。

 

DAY 5

十二点过去了,Bucky没有出现。等到12点一刻时Steve开始觉得不安,12点过半时他再也无法安静地等待,冰雪列车上抓空的那只手他在眼前闪现,他迅速地换好制服、拿上盾牌,一回头,就看见刚刚跳进窗户的Bucky。

“Bucky……”Steve只觉得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看着Bucky忍不住露出笑,是谁说的,“失而复得”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词汇?

“别叫我Bucky,Bucky是只熊。”冬兵冷冰冰硬邦邦地说。他的头发上沾染着灰尘,斗篷上隐约看到打斗的痕迹。

“Bucky,有人在追杀你?”Steve皱起了眉。

“现在没有了。”冬兵满不在乎地说,毫不掩饰身上凛冽的杀气。

Steve吸进一口气。“Bucky,你需要找到真正的自己。”他无比坚定地说,语气中带着属于美国队长的那种可以感染一切的力量。

坚强如铁的杀人机器甚至在这一瞬间有些退却。他愣了一愣,避开了Steve的眼神,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认识这里。”他低声喃喃自语。“我认得他。”声音中有种痛苦与迷惑的纠缠。

再抬起眼时却只有冷酷的杀气:“你是任务!”他说,转身跳出窗口离开。

他没说“别跟着我”,而Steve这次跟了上去。

Bucky在距离美国队长纪念馆不远的地方不见了。

 

DAY 6

与九头蛇残余势力的战斗持续了太久,结束战斗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三点。甚至还来不及换下满是血污的制服,Steve在回家的第一时间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

冬兵,James Barnes,Bucky,杀人机器,或者随便什么称呼,那个人躺在卧室床的上铺,已经睡着了,呼吸无比平稳。

Steve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很小声。

但是Bucky仍然感受到了什么,很快醒了,迷茫地眨了一下眼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跳下了床,带着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莫名愤怒的语气大吼了声“我不认识你”,马上跳出了窗口。

他走时带走了Bucky熊。

Steve发现上铺的床上还留有这个冰冷的冬日战士的温度。

 

DAY 7

12点过了,Bucky仍然没有来。Steve决定不再等待——70年的时光已经够久了,他摸上盾牌,走进华盛顿浓重的夜色里。

Bucky的隐匿与反追踪技巧太过出色,哪里跟丢了就从哪里找起,Steve选择了美国队长纪念馆作为他“寻找Bucky大作战”的起点。午夜时分的纪念馆内太过安静,保安早已在一楼睡下,而Steve听到二楼一个储物间里有声音传出。

他把呼吸声与脚步放到最轻,慢慢靠近。

房间里有谁在说话,熟悉的声音:“……可是你和Rogers的家族是世仇,你们的家族完全不同意你和他的婚事,而且想让你娶别的姑娘。就在新婚前夜,你拿到了一种假死的药剂,准备第二天假死,而后和Rogers远走天涯。但是没想到Rogers以为你真的死了,痛不欲生,跑去南极冰川自杀,结果没死成,一晃就过去了七十年——”

是佐拉的声音。讲得煞有介事还有挺认真的。但是门外的美国队长听得全身发麻好像被自己阿斯加德星的好朋友拿锤子召唤雷给劈了。这位反派真的是认真的么!!!?他就是这么洗脑Bucky的!!!?

“嘭”一声一种金属砸到另一种金属上的声音,Bucky低沉的声音里充满恼火与怒气冲冲:“你在骗我,这个故事听起来一点都不熟悉!”

“给我台内存大点的机器吧,我就能运算出来了,现在这台破电脑我什么都不知道。”佐拉赶紧趁机说。

“不行。”冬日战士拒绝得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不熟悉不熟悉!楼下放映厅里的故事你倒是熟悉了,你又不信!!!”美国队长发誓自己从佐拉的声音里听到了抓狂。

“谁知道是不是他们在骗我!”冬兵冰冷地说。

“Bucky!我不会骗你的,你记得我!”Steve一下子推开了储物间的门。

Bucky没有注意到他在门外,第一反应是用无比雷厉风行的超快速度把Bucky熊藏在了自己身后。

还没等他说话,他旁边一个破破烂烂的电脑十分惊喜地大叫:“美国队长!快带我走!我编故事编得已经要死了!!!就要死了你知道吗!!!”

Steve一拳打碎了显示屏,佐拉苦逼兮兮地躲到了显示屏右下角尚还算完好的一小块儿屏幕里。

“你就睡在这儿?”Steve忧心忡忡地看了下过多灰尘十分杂乱的储物间。

“不该你事。”Bucky说。他警惕地看着Steve,两只手仍然放在自己身后,牢牢抓着Bucky熊。

“你可以留着Bucky熊,本来也是你送给我的。”Steve说,声音里的惆怅比最苦涩的咖啡都要苦。

看着这个人的眼睛Bucky觉得自己完好的那只手臂差点把熊直接递过去了,多亏了机械臂尚且保留了一丝理性。“为什么会这样?他有魔法么?”他迷惑地低声自言自语。

“没有魔法。因为我们是朋友,Bucky,你是我的朋友,你记得我。”Steve说,他的眼睛又重新变得明亮,“Bucky,我会等你想起来,想起过去的一切。那可能会很痛苦,你会发现你曾经做了些真正的Bucky不会做的事,但是你仍然需要找到自己,Bucky,我会陪你承担这所有一切。”

机械臂也缴械投降了,Bucky两只手捧着Bucky熊送到Steve面前:“Bucky熊可以守护所有的黑夜。”这句话从他嘴里溜了出来,无比熟悉,但是其余的一切仿佛被最浓的浓雾罩起,他想不出,看不清。

Steve微笑起来,月光照着他的笑容,好像一首让人心都柔软了的歌曲。“让Bucky熊陪着你,我会等你想起来。”

 

DAY 8

“可是我认得他。”Bucky带着哭腔惨兮兮地说。

佐拉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他听这句话听了一万遍了已经。回想起爆炸后自己仅剩的那点数据全部都在这个每天要死机十遍的破电脑里、而冬兵从废墟里拣出这个电脑时自己居然还十分庆幸,好想把那个居然会庆幸的自己掐死啊。

“教你个方法,你找朵花揪花瓣,揪一个花瓣说‘我认得他’,再揪一个说‘我不认得他’,看最后花瓣没了的时候你说了什么,你就知道自己认不认得他了。”佐拉有气无力地说。

冬兵用“你是sb吗”的眼神扫过破破烂烂的电脑一眼,继续带着哭腔惨兮兮地说:“可是我认得他。”

一万零一遍。

“你每天晚上跑去看他!从前不认得现在也认得了!!!”佐拉大叫。

Bucky脸上显现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

“给我连个网怎么样?”佐拉趁热打铁。

“不行。”冬日战士拒绝得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Steve如愿在午夜时见到自己曾经的亲密战友。

“我知道我为什么觉得你熟悉了。”冬日战士满身杀气,冷冷看他。

“你知道了?”Steve用一种“虽然不知道你知道了什么但是你知道的肯定不是你应该知道的”的眼神看着他。

“因为我每天都来这里看你,肯定觉得你熟悉。”冬兵说。

今天就又来了。

“明天还会来吗?”Steve忍不住问。

冬日战士没有回答,转身从窗口走了。

 

DAY 9

Natasha看到一个黑衣黑鞋黑斗篷杀马特发型浓烟熏妆的男人坐在花坛边上揪一朵花。“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

她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这位神盾局最出色的特工用了自己全部的意志力做到了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地走过那位洗剪吹男,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注意到。

 

午夜时冬兵跳进美队公寓,“我今天不会来的,你不要去找我!”他冷漠地说。

Steve眨眨眼,“好啊,Bucky。”

“不是Bucky,不认得你。”Bucky扔下一句话又从窗口利落地走了。

 

DAY 10

“风筝的线,拉太紧,就断了。”Natasha装作若无其事地随口说。

你们两个,逼彼此太紧,就神经病了。<---潜台词。

Steve用一种“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的眼神敬佩地看着她。

然后继续在手机里补看维尼熊。万能的Jarvis给他在手机里下了全套。

你们两个,已经神经病了。Natasha想。

 

“Bucky,我们可以一起去放风筝。”每晚的相见时间时,Steve说。

“不是Bucky。”Bucky说,“风筝?”他有些迷惑地想了想,很快想到了什么,“为什么要放那个长翅膀的人?”

Steve意识到Bucky指的是猎鹰……

“那去坐过山车?”他换了个话题。

“不要。会想吐。”Bucky毫不犹豫地说。说完后他意识到自己仿佛想起了什么,然而伸手去抓时,那段回忆又消散的无影无踪,再也找不见了。

冬日战士暴躁起来,死死捏住自己的拳头,转头消失在了夜色里。

 

DAY 11

冬兵没有露面。12点时,窗开了,Bucky熊坐在窗台上,安静地看着Steve。

Steve微笑,把Bucky熊放到了枕边。

 

DAY 12

11点半时有人从窗口跳了进来——不是Bucky,Steve已经熟悉了Bucky跳窗户的动作——他回过头,看到了自己复仇者联盟的队友,鹰眼。

“Clint!?”他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在这么晚的时间出现在他的公寓里。(从窗户进来这点倒是能想到。)

“队长!!!”鹰眼的制服上还带着尘土与血污,他应该是刚刚从任务赶回来,上前一步,给了Steve一个大大的拥抱。“你还好吗?我刚刚从北欧赶回来。抱歉之前没能帮上忙。”他关切地看着Steve。

Steve由衷地微笑:“谢谢,Clint,我很好。”

Clint舒出一口气,也笑了,下一刻,他已经跳到了上下铺的上铺上——他真的超级喜欢高高的地方:“累死我了队长,你这儿是上下铺啊,那正好,我今天就在你这里对付一晚上啦!”

——等等。Steve大脑这一瞬间绝对当机了。

“队长我跟你说呀,我这次的任务真是九死一生,但是多亏了我的牛逼的身手出色的箭术和卓越的智商,最后力挽狂澜……”Clint开始喋喋不休地说起来。

Steve小心翼翼地看了下时间。他绝对欢迎他的队友,只是……

“队长我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唉,我还记得我从前被洗脑的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很痛苦的,后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又难过得要死,那段时间多亏了Phil他——啊,多亏了Coulson探员一直关心我给我做心理疏导。”Clint继续喋喋不休地说起来。他还觉得自己跟Coulson是在秘密交往,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了。

“队长你放心,明天我搞定报告,就跟你一起去找Bucky!考验我口才的时候到了!我一定能说服他!!!”Clint恨不得拍着胸脯保证。但是他没有拍胸脯。因为他的手在抚摸着什么东西。

他的手在抚摸那只Bucky熊……他到底什么时候把Bucky熊拿到手里的!!!

“嘿Clint,”Steve不得不打断他,“你的手里——”

“手?手怎么了?噢~~队长你说这只熊啊!长得挺可爱的嘛。”Clint捏着熊的耳朵把熊拎起来晃来晃去。

“Clint把熊给我!”Steve的语气严肃了起来,他眼角扫了下时钟,居然已经就要午夜了。

“怎么了?队长你怎么这么宝贵这只熊啊?哈哈哈是你初恋情人送你的定情信物么?”Clint哈哈大笑,继续晃着。

下一个瞬间一个黑影闪过,Clint无比迅速地闪身紧跟一个滚地,全凭本能,空气中两道寒光劈空了,几根Bucky熊的毛毛从空中慢慢飘落,一个黑衣黑鞋黑斗篷黑眼圈的男人手里拿着Bucky熊,满眼杀气地盯着Clint。

鹰眼真的觉得刚刚这个男人是想杀了他。

“Bucky别这样!”Steve挡到Clint面前。

冬兵哼了一声,“不是Bucky。”他重复了这句已经重复过无数遍的话,把Bucky熊放回到了下铺的枕边,冰冷冷的如同尖刀一般的眼神扫过了Clint。“有点眼熟。”他自言自语地说,脸上尽是迷惑。

Steve皱起了眉。Natasha身上有伤口即是拜冬兵所赐,他不知道冬兵与Clint是否还有什么旧怨。

仿佛想到了什么,冬兵突然满脸的恍然大悟。“哦……那个叫什么愚蠢的小鸟的游戏。难怪眼熟。”他继续自言自语道。

这人又在说啥。Steve迷惑起来。“卧槽你是在说愤怒的小鸟么!根本没有愚蠢的小鸟这种东西啊!而且我为什么会像愤怒的小鸟!?”愤怒的Clint愤怒地大声叫道。

冬兵压根没理他,脸上显出一抹“我又想明白了一件事”的愉悦,看了Steve一眼,跳出窗口走了。

 

DAY 13

Steve正在房间专心致志地玩愤怒的小鸟——Jarvis甚至贴心地把这个游戏的图标设置成了鹰眼的头像——他听到了楼下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人在打什么人。

时近午夜,他毫不犹豫地拎上盾牌,跳出窗口。

然后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几秒钟之前他居然会担心Bucky被坏人群殴什么的。

“嘿,Bucky!”他忍不住叫道。

正在揍人的冬兵停下手回过头看他——幸亏他没用机械手臂,那个被揍的哥们看起来还有口气在。

“这是谁?”Steve问。

“不是Bucky,不认得你。”Bucky先把固定对白念完,然后回过头,冰冷的死神般的眼神扫过被揍的半死不活的哥们:“他偷你的摩托车。”

Steve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哽咽,什么话都说不出。

冬兵的眼神已经落到了旁边差点被偷的摩托车上:“有点眼熟。”他自言自语地说,歪着头想了半天,而后偷偷瞥了Steve一眼,下一瞬间突然以风骚的走位和闪电的速度跳上了摩托车,一路飞奔而去。

“他才是要偷你的车吧!为什么还打我!”偷车的哥们都要哭了。从他还能正常说话的情况看,冬兵还是很留手的。

善良的美国队长给他叫了救护车。

 

“有点眼熟。为什么想不起来。”Bucky躲在美队纪念馆的储物间里,看着摩托喃喃自语。

“快快,给我连个网,我给你下个极品摩托,你就知道为什么眼熟了!”佐拉赶紧趁热打铁敲边鼓。

“好吵。”Bucky皱着眉头说,机械手臂一拳揍了过去,佐拉的显示屏裂得更厉害了。

 

DAY 14

猎鹰拿了叠文件放到Steve桌上,“队长,最近所有和冬兵有关的资料都在这里。我绝对有理由相信他现在仍然留在华盛顿。”

Steve翻开了资料,扫过一页,又合上了文件夹。“Sam,man,”他思索着措辞,“我想我不需要再去找他了。”

猎鹰眨眨眼。又眨眨眼。“卧槽,冬兵正在跟你同居那事儿是真的!?”他尽量用平常的语气问出。

Steve呛到了:“嘿,没有!完全没有!”

猎鹰将信将疑:“鹰眼说他在你公寓里遇到了冬兵,两人打了三个小时,仍然是平手,冬兵累了就从窗户那里跳出去走了,我还以为他在吹牛。”

“他就是在吹牛啊!”厚道如美国队长也忍不住了。

“所以同居的部分是真的?”猎鹰的表情好像有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在他面前敞开了。

“没有!只是……我想Bucky他对我有印象,他只是需要时间想起来。”Steve温言说。

Sam犹豫了一下。“队长,恕我直言,冬兵手上沾了太多血,我不知道想起这一切之后,他会不会更痛苦。”

无坚不摧的美国队长眼中划过痛楚,再抬起眼时已经没有任何犹豫:“谢谢,Sam,我懂你的意思,只是,Bucky他是一个战士,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谁,一直都清楚自己的方向、自己到底要做的是什么,现在亦是如此,他需要找到自己。”美国队长无比坚定地说,“我会与他一起承担过去的一切。”

“所以同居的部分是真的。”猎鹰点点头。

 

Bucky还回了Steve的摩托车。

 

DAY 15

“可是我认得他。”冬兵带着哭腔惨兮兮地说。

“你弄死我行吗。”第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一遍。佐拉好想死啊。

“不行。”冬兵不假思索无比坚决地说。

“你到底干嘛每天都要去找他!!!”佐拉觉得自己离崩溃的边缘又近了一步。

“可是我认得他。”冬兵带着哭腔惨兮兮地说。他把头深深埋在手臂里,左手很冰冷,右手和左手一样的冰冷。只是,看到Steve Rogers,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会觉得一切都变得温暖,也变得柔和,仿佛眼睛和心上同时加了柔光的滤镜。

佐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只有疯了才能解释他浪费几乎等同于没有的内存来运算到底发生了什么。关键词:每天晚上去找他。青梅竹马。唤醒记忆。为了他辗转反侧。柔光滤镜。

运算结果:这就素爱呀。

佐拉死机了。

他重启回来之后觉得自己无语凝咽。

“为什么他这么熟悉……我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冬日战士揪着自己已经很洗剪吹造型的头发。“你说为什么!?”他充满杀气地看向了电脑君。

佐拉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运算结果。

见他不吭声,冬兵一拳又砸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要你这个废物电脑有什么用!”

佐拉又死机了。

 

DAY 16

“Sam,我有一个想法,你觉得可行吗?”Steve说,“或许,我可以多拿一些从前的照片给Bucky看,70年前的照片,说不准他会想起来得快一点。”

“好主意啊,”猎鹰点点头,“你可以给他讲解一本影集相册,一张一张,告诉他照片中的你们都发生了些什么。”

“我要去哪儿找那么多照片呢……”Steve想了想,“或许可以拜托Jarvis。”

“不用那么麻烦了吧,有现成的资源你不用。”Sam奇怪地说,提高了声音:“Coulson探员,美国队长找你!”

完全不知道Coulson是怎么做到的,但是30秒后,他脸不红气不喘地走到了美国队长身边,仿佛他刚刚就在美队的100米范围之内,他十分平静地说:“队长,你找我有事?”如果不是他的眼睛正在疯狂地闪着一种名为“疯狂”的光的话,他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

 

Coulson献上了他的美国队长珍藏影集。他的目光过于炙热,美国队长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搞个镭射眼的眼镜送给Coulson来装备上。

同时Steve突然觉得Coulson自己都可以开一个美国队长纪念馆了。

 

又一个午夜时分。

“Bucky,我找到了一份相册,里面有从前的我和你。”Steve说,坐在自己的下铺,膝盖上放着那本氤氲着时光与回忆的影集。

“不是Bucky,不认得你。”Bucky说,伸头去看相册。

美国队长将盾牌高高举起,脸上是一种集合了喜悦、胜利、疲倦、欣慰、坚定、不妥协等等太多的情绪。画面中的所有人都在欢呼。James Buchanan Barnes,那个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就站在美国队长的阴影里,眼睛追寻着美国队长仿佛那是世界上唯一的一道光,他在微笑,露出那种冬兵觉得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自己脸上的笑容。

“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冬兵说。或许他只是想自言自语,但是在Steve面前,他心中的所有所想都不自禁地以最自然的方式说了出来。

“Bucky,你需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过去的你很好,你不该失去那个自己。”Steve接近叹息地说。

冬兵只感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甚至不知为何的巨大的酸楚席卷而来。“可是我不是Bucky。”他说。说到最后一个词时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开口。

冬日战士消失在窗口中。Steve期待他可以带走一张或两张的照片(虽然Coulson知道了会很伤心的),但是冬兵没有。

 

“我只是在自言自语。”冬兵自言自语道,“为什么在他面前我会把自言自语说出来?只有在他面前会这样。”

“还有在我面前。”佐拉有气无力地说。“完全不想听你的自言自语好吗。会让我死机。”

冬兵冷冰冰地扫过佐拉一眼,眼神中不加修饰地写满了“从来没把你当人”的意思。“可是我认得他。”他带着哭腔惨兮兮地说。

佐拉再次死机,今天第21次。

 

DAY 17

“Bucky。”看到男人从窗口进来,Steve说道。

“不是Bucky,不要叫我Bucky!”冬兵冰冷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些不知由来的怒气。

“好。”美国队长出人意料地妥协了,甚至冬兵也没能想到这点,有种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有些迷惑地眨眨眼。

“好,不叫你Bucky了,Buck。”Steve微笑着说。

冬兵满脸都写着“你特么在逗我”。

Steve满脸都写着“BuckBuckBuck”。

愤怒的冬兵骑着美国队长的摩托呼啸而去。

 

DAY 18

九头蛇的残余最近很安静,这只能说明他们正在蓄力着一次大的,Steve、Sam或者Natasha都意识到了这点,所以遭遇伏击的时候他们表现得都很平静。

“Clint和Coulson马上到。”Natasha说,他们三人以一辆翻倒的大车为掩体,外面的火力压制很强。

透过玻璃的反光Steve看到一管重机枪对准了一群孩子。几乎没有犹豫,他飞出了手中的盾牌——机枪手被砸晕了,盾牌也躺在了远远的地方。

“有必要叫Stark研究个可召回的盾牌了。”Natasha说。情况不那么妙,这辆车要被打穿了,没有了盾牌的确少了些安全感。

下一刻,一样东西呼啸而来,Steve伸手接住——正是他的盾牌。

“哇噢,你室友来了。说真的,你们互接盾牌这手练了多久?”Sam说,悄悄露出头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局势。

黑衣黑鞋黑斗篷黑眼圈杀马特烟熏妆的男人捏碎了一个九头蛇的脖子,然后踩着一种特殊的难以琢磨的步调,不急不缓走向下一个人,子弹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Steve毫不犹豫,举着盾牌一路跑出,Bucky顺势借着盾牌掩护,带着死亡力量的左手直接将一柄重机枪的枪口捏弯。

盾牌掩护他向下一个人而去。

两个人默契得仿佛已经经历过太多战斗的搭档——他们本也如此。

“表演时间。没我们啥事儿了。”Natasha耸耸肩。Clint和Coulson也带着人到了,弓箭手在对面的一幢楼上一个一个远程解决着还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的反派们,而后突然冲Natasha打了个“看我的”的手势。

Natasha觉得自己有种“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九头蛇完全为数不多了,鹰眼突然大叫了一声“队长小心!!!”,而后一支走位飘忽速度却快得异常的箭以一种难以形容的角度擦着美队的肩膀而过,结果了美队后面一个本来就已经死得差不多的九头蛇。

Steve的制服被刮破了——鹰眼的箭头也都是特制的。然而伤口太浅,他看了眼,完全都没放在心上。

冬兵皱着眉看他的伤口,眼睛缓慢地移动到了楼顶天台上的弓箭手身上。和煦的阳光下Clint突然觉得心中一寒,冷得好像要开始下雪了。

“我没事。”Steve温言说,只是,下一刻,Coulson突然扑到了他的面前,大声叫道:“队长!!你受伤了!!!”

“没事没事,很快就好了。”Steve赶紧说。

“怎么会很快就好!!!你受伤了!!!你需要赶紧回去休息!!!”Coulson无比激动地说——说实在的,是不是有点太过激动了。

“可是我真的没事——”Steve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绝对有些什么事在发生!

“队长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猎鹰大呼小叫地冲了出来,他真的不会觉得自己的演技这时候有点太夸张了么,“那个谁,你,就是你,快快,送队长回去休息!”他指着冬兵说。

“就是啊!你还愣着干嘛!”Coulson也大叫道。

“这群白痴是在说我吗?”冬兵只是在心里想而已,不过这次他又把自言自语说出来了。

“我们回去吧。”Steve扫了眼周围,战斗已经结束了,有人在收拾战场,在事情脱离控制之前,他赶紧说,扯了扯冬兵还完好的手臂,“走了走了。”

冬兵有些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没有拒绝,跟在了Steve身后。

 

DAY 19

Steve在冬日战士的注视下醒来。令人闻风丧胆的最强杀手冬兵维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甚至眼睛都一眨不眨,从上铺探出头来,死死盯着Steve手臂上的伤口看,好像那里能开出朵花儿。

“Bucky……你醒了?”Steve眨眨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昨天晚上回到家已经很晚,他们对付地吃了点三明治就睡了——Bucky喝了他准备的睡前牛奶。

“不是Bucky,不认得你。”冬兵目不转睛地继续盯着伤口看,“已经就要好了。”

“你睡了几个小时?”Steve说,皱眉,脸上已经显出了美国队长的专属表情。

冬兵恍惚看到了一个穿着美国队长制服的人满脸严肃地对他说“Bucky你需要休息”,一个笑得过于灿烂、简直快要笑裂了的人笑着说“我好得很啊Steve”——那个人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

然而这个瞬间呼啸着一晃而过,待他伸手去抓,却再也找不见了。

Steve轻轻叹息了声,跳下床,“我去做早饭。”

“你的伤口好了。”Bucky说,眼睛重新回到Steve手臂的伤口上。

Steve侧头看了下,拜他惊人的四倍恢复速度所赐,的确已经好了,只留有一道不深的痕迹。

所以Bucky他真的只是遵循Coulson探员和猎鹰的说法送他这个伤员回家?

……话说他为什么要听Coulson或者猎鹰的?

Bucky以一种“终结了任务”的姿势跳下床转身想走,Steve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用刚刚“伤愈”的手,冬日战士明显犹豫又纠结了一下,然而他没有挣脱,神情很是别扭复杂。

“你受伤了,Bucky,你该留在这儿,我要照顾伤员。”Steve心平气和地说,握着冬兵的手臂将其举到两人的眼前看,机械臂上有几道划痕——这简直是完全不可避免的,冬兵可是把机械臂当成手刹在用!!!

他的心底有点小忐忑,Natasha说的对,他从来不是一个好的说谎者。

Bucky盯着自己的机械手臂看了三秒钟,然后好像默认了“会有‘不认识’的人来帮他修手臂”这个设定一样。

他。默。认。了。

然后他开始沉默地坐在餐桌旁边等早餐来。


评论(17)

热度(829)